齐建国:宏观经济总体已触底反弹 长期看不牢固


 发布时间:2020-09-30 17:59:55

共议中国经济未来。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9日在会见多国企业家代表时,回答了企业家关于中国经济的相关问题。外国媒体对此高度关注。李克强此次会见的企业家代表包括联合利华公司首席执行官保罗·伯尔曼、荷兰皇家帝斯曼集团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谢白曼、美国波士顿咨询公司总裁兼首席执行官李瑞麟、日本三菱集团董事长小岛顺彦、南非非洲彩虹矿业公司创始人及首席执行官帕特里斯·莫特赛、阿联酋阿布拉吉集团创始人及首席执行官艾瑞·纳维等。“中国不会发起货币战争。”德新社9日表示,李克强在回答企业家的问题时表示,人民币会继续贬值的说法是没有依据的。中国不会用人民币贬值来提高出口,或“搞一场货币战争”。“只要有比较充分的就业,与GDP同步增长的居民收入和不断改善的环境,这样的发展速度是我们能够接受的。

” 彭博社报道称,李克强总理表示,中国可以维持中高速增长,经济结构正向积极方向发展。他还强调,政府债务风险可控,总金额相当于GDP的20%,是“相对较低”的。日本时事通讯社称,李克强表示,中国不是世界经济的风险,而是成长的原动力。德国经济新闻网称,中国股市6月以来暴跌40%。中国国家队进行了抢险。李克强说,有关方面采取措施稳定市场,是为了防止风险的蔓延。现在可以说防范了系统性金融风险。《环球时报》记者在现场采访时注意到,参加此次论坛的多位外国经济界人士纷纷对中国经济的发展前景和未来发表看法。世界经济论坛创始人、主席克劳斯·施瓦布表示,“我仍然是中国经济的乐观派。”他认为,中国长期保持经济高速增长是不可持续的,这也是由中国的经济体量决定的。

他举例说,即使同一发展速度,在1万亿美元和10万亿美元基础上的增长是截然不同的。因此,中国的经济转型是必需的,即从生产主导型转向消费引导型,而且更少地依赖出口。施瓦布说,“我非常高兴地看到中国‘一带一路’战略的提出,以及亚投行的成立。这不是对现有国际机构的挑战,而恰恰是补充。”他说,亚欧地区有巨大的基础设施需求,中国能在这一地区的基础设施建设上发挥领导作用,是一件令人高兴的事。中国不仅为自己,而且为整个地区的发展尽力。“我希望看到火车连通中国和欧洲。” 波士顿咨询公司全球总裁兼首席执行官理查·莱塞表示,中国经济从投资驱动转向消费驱动时,需要适应更慢速的GDP增长率。“一次真正的改革是明年中国经济走上良好增长态势所必需的”。芝加哥大学经济学教授兰德尔·克罗兹纳表示,中国金融系统的结构大部分关注的是大型企业,而不是中小型企业和消费,应该为中国的中产阶级提供持续性的支撑。

中国可以借鉴美国的经济发展经验,让金融机构更关注中小型企业和消费。“金融系统的改革能促进消费,建立私人信用评分系统十分重要。” 理查·莱塞在谈及中国股市时提到,中国股市只占GDP的40%,而美国股市市值是其GDP的120%。因此中国股市的恐慌被过分放大。虽然没有人知道股市何时会稳定下来,但只要政府致力于创建稳固的平台、容忍更多的不确定性,鼓励更多资本流向最佳的创业点子和中小型企业,那么他们就会在未来更具全球竞争力。摩根大通亚太区主管京·乌尔里克表示,中国股市有自己的特点,它只有24岁,依然属于新兴市场。在中国,交易大多由散户贡献,金融机构只占很少一部分。当散户主导市场时,波动性相对其他国家就会异常猛烈。过去20多年,中国经济和股市的联系非常小。

由于股票市场对流动性异常敏感,所以当经济放缓时,央行同行放松货币政策刺激市场。他认为,中国股市在今年余下的时间必定会表现出稳定迹象。环球时报报道 驻外记者 陶短房 青木孙秀萍 记者 宋胜霞 陈青青 魏景麒。

工业和信息化部运行监测协调局与中国社会科学院工业经济研究所日前共同发布了《2011年中国工业经济运行夏季报告》。报告指出,受上游资源性产品价格大幅攀升影响,部分行业效益状况恶化。1-7月,石油加工行业主营收入利润率几乎为零,利润同比下降94.8%。报告指出,受政策调整和市场变化的影响,再加上能源原材料价格高位波动、用工成本上升、煤电油运等要素供应紧张以及利率汇率调整、企业融资困难等多重因素叠加,经济运行正处在变化的敏感期,不同行业、不同企业、不同地区对经济运行外部环境变化的反应也不尽一致,工业经济运行的不确定性增加。

——从行业和产业链上下游看,受上游资源性产品价格大幅攀升影响,部分行业效益状况恶化。1-7月,石油加工行业主营收入利润率几乎为零,利润同比下降94.8%;而上游石油和天然气开采业主营收入利润率高达36.04%,利润同比增长37.2%。火力发电行业主营收入利润率只有1.59%,利润同比下降37%,亏损面高达48.9%;而上游煤炭行业利润高达13.35%,利润同比增长32.6%。电子制造业利润同比下降1.5%,亏损企业亏损额同比上升73.8%,近四分之一企业亏损经营。

钢铁行业主营收入利润率只有2.4%,同比回落0.24个百分点,利润同比增长17.1%,亏损面高达20%,相当部分企业处在亏损边缘;而上游采矿业主营收入利润率高达12.55%,利润增长58.7%。上游行业利润大幅增长掩盖了下游行业盈利水平下滑。——从不同规模企业经营情况看,规模以上企业运行状况良好,但困难企业更加困难,小微型经营困难加剧。1-7月份,在31万户规模以上企业中,亏损企业户数为4万户,亏损面为12.7%,各月亏损面总体变化不大,但亏损企业亏损额增幅1-2月为22.2%,1-6月上升到41.6%,1-7月进一步上升到46.9%,困难企业亏损程度在逐月加重。

在今年外部运行环境总体偏紧的情况下,量大面广的规模以下小微型企业,由于自身抗风险能力较弱,消化成本空间有限,面临的困难更大。——从不同地区看,中西部增长态势明显快于东部。今年以来,东部地区努力克服生产成本大幅攀升、内外需增长趋缓等不利因素影响,生产、效益继续保持较快增长,但增速明显减缓。1-7月,东部地区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同比增长12.3%,其中一季度增长12.9%,二季度增长11.7%,7月份增长11.5%;北京、上海、浙江、广东增加值增速分别只有7.4%、9.1%、11.8%和12.9%,7月份进一步回落4.8%、4.3%、9.4%和10.8%。

外需不稳定是东部地区生产增速放缓的重要原因。从上半年数据分析,东部地区规模以上工业完成出口交货值同比增长17.1%,其中二季度增长15.5%,比一季度减缓3.6个百分点,出口影响销售增速回落0.6个百分点,考虑出口对上游相关行业产销的间接拉动,其影响程度超过1个百分点。从东部出口依存度最高的广东、上海、福建、浙江四省产销情况看,二季度四省规模以上工业销售产值增速比一季度分别减缓2.1个、5.7个、6.9个和2.6个百分点,出口分别影响其增速回落2.4个、2.2个、1.4个和0.3个百分点。

从效益情况看,1-7月份,东部地区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实现利润16709亿元,同比增长24.2%,主营收入利润率为5.59%,同比下降0.16个百分点,其中北京、上海、广东利润同比仅增长14%、0.8%和3.7%。中西部地区生产增势和盈利状况整体良好。1-7月,中、西部地区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同比分别增长18.1%和17.3%,其中一季度分别增长17.1%和16.6%,二季度分别增长18.2%和17.7%,7月份分别增长19.5%和16.7%。

中部地区规模以上工业实现利润6573亿元,同比增长38.2%,主营收入利润率为6.67%,同比基本持平,企业亏损面为9%,同比所缩小0.2个百分点,除山西、黑龙江亏损面在20%以上外,其他省份亏损面在3.5%-11%之间。西部地区规模以上工业实现利润4721亿元,同比增长37.7%,主营收入利润率为7.76%,同比提高0.05个百分点,企业亏损面为18.1%,同比扩大0.4个百分点,亏损企业亏损额同比上升62.7%,贵州、云南、陕西、甘肃、青海、宁夏、新疆等省区规模以上企业亏损面接近或超过四分之一。

报告称,受政策调整和市场变化的影响,再加上能源原材料价格高位波动、用工成本上升、煤电油运等要素供应紧张以及利率汇率调整、企业融资困难等多重因素叠加,经济运行正处在变化的敏感期,不同行业、不同企业、不同地区对经济运行外部环境变化的反应也不尽一致,工业经济运行的不确定性增加。报告指出,后几个月我国工业经济运行环境将更趋复杂,但总体上仍将处于可控范围。预计全年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同比增长13.5%左右。(中新网财经频道)。

经济 工业 建国

上一篇: 建设单位工期压缩不得超过30%

下一篇: 北京多家日料店停售三文鱼 消费者大量退订



发表评论:
相关推荐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琪花分类网 版权所有 0.732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