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绍明:依托物流信息优势 打造精益供应链


 发布时间:2020-10-01 09:36:18

在互联网的世界,2016年的网红非“共享单车“莫属。北上广深包括部分二线城市,共享单车大街小巷随处可见。单车的世界一片飘红,摩拜、ofo、优拜、小鸣、骑呗、小蓝等。比用户更跃跃欲试的是各路资本。有分析认为,供应链和资本将是两根竞争大战升级的导火索。2016年下半年,当“资本寒冬”这个描述从已经从耸人听闻的预言变成市场共识时,共享单车以黑马的姿态裹挟起资本的躁动,资本依旧热情如火。尤其是到了岁末年初,随着摩拜获得2.15亿美元D轮融资,ofo随即发表声明宣称已经准备好充足的弹药,可以应对各种竞争,优拜、小鸣、骑呗、小蓝等其余追赶者亦有十几家之多。极客公园创始人张鹏预计,战局升温只在朝夕。“此产业里面资本和资源会加剧向头部聚集,里面相对比较偏后参与者会被淘汰。” 政策导向暂时按下不表,其他的因素又有哪些有可能成为加速共享单车竞争淘汰过程的因素?有观点认为,由于所有品牌都主要依靠自己持有的单车,因为自行车产能不足造成的供应链吃紧,将是首先被考验的环节。一位共享单车品牌CEO表示,现在全国80%的自行车生产线上出产的,都是共享单车,但仍有部分新近入场的竞争者,订单根本来不及排单生产。

对此,张鹏认为上游供应短期内可能对各品牌扩张速度有影响,但长期来看并不是决定性因素。在短期之内,大家在争抢各个城市时会有一些竞争焦点,比如谁的车比较多,但从长期来看,归根结底在谁的效率更高,谁对数据的掌握、对于运营考虑的更多一些。无线趋势咨询CEO王越则认为,相比于供应量可能存在的一些不足,目前的一代共享单车还基本只是普通功能的自行车,想要达到智能出行的要求,供应链更迫切需要解决的是产品的智能化。“生产最大的问题可能在,第一代的阶段上相对而讲比之前大家熟悉的自行车好像没有太多进步,智能化不够。硬件上的升级还需一段时间,共享经济企业能创造的价值被限制在瓶颈里,导致无法产生更多的剩余价值来支撑往前走。” 此外,盈利前景仍然是共享单车长期发展必须要面对的问题。共享单车的盈利模式不外乎以下几种:第一是租赁过程中用户支付的骑车费用,这是目前最直接的收入方式;第二是用户在注册使用时缴纳的押金,为平台带来一部分沉淀费用,从而通过各种金融手段获得收益;第三是在规模足够大的情况下获得厂商投放的平台广告。从目前情况来看,每小时至多一元,少则几角的骑车费用比较微薄。但王越表示,相对于盈利资本更看重的是智能出行的前景。

“对资本的吸引力绝对非常大,这是一个方向,我们第一代的共享单车像早期的功能手机、固定电话,没有太多的应用,但是未来所谓的智能出行一种重要载体可能会出现在自行车上。” 对于互联网领域的新生事物来说,政策走向永远是需要考虑的一大变量。在共享单车迅速发展的这段时间,无固定地点取车造成的“乱停乱放”始终挑战者城市管理者的耐心底线。近日,深圳出台了全国第一个共享单车的管理办法。上海方面表示相关规则在加紧研究。不管最后是资本抑或是供应链,吹响了共享单车大战升级的号角,想要通过共享真正智能出行,政府部门的参与度都应当更大。

北京国家会议中心,中国外交部部长王毅(右)和商务部部长高虎城并肩步入新闻发布厅。当日,王毅和高虎城在这里举行记者会,介绍APEC第26届部长级会议有关情况。本报记者 陈剑摄 天津的穆玲玲和她的同事们忙活了近3年的事儿,被写进了11月8日发布的2014年北京APEC部长级会议的最终声明中。这份声明由103条文案组成,第23条说,同意在未来建立APEC的绿色供应链网络,以加强各经济体间在绿色供应链方面的能力建设和信息共享。这条声明还进一步确认说,已经在中国天津运行的“天津低碳发展与绿色供应链管理服务中心”将是APEC绿色供应链网络的第一个组织。穆玲玲正是天津这家机构的负责人,她也作为中国代表团成员参加了APEC会议。这个机构最早来源于中国环境与发展国际合作委员会在天津开展的绿色供应链管理政策示范项目,在近3年的时间内,他们不仅推进了天津市政府绿色采购的步伐,也在一些建筑和钢铁企业推广了绿色供应链的理念和实践,并且形成了一套可推广的经验,可以在APEC经济体内讨论和交流。

在过去一年APEC的多场高官会议中,他们都以自己的实践说服更多的经济体成员接纳绿色供应链的概念。对穆玲玲和她的同事来说,在政府和企业间推行绿色供应链是自己的本职工作,但对亚太地区来说,绿色供应网络的建立,有可能是形成APEC经济体之间贸易新规则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此次发布的部长级声明中有1/5的内容都与APEC经济体间未来的贸易路线图相关。在当天举行的若干场媒体吹风会上,不管是中国外交部部长王毅、商务部部长高虎城,还是美国国务卿克里、世界贸易组织(WTO)总干事罗伯托·阿泽维多,都对APEC部长级声明中提出的启动亚太自贸区建设和促进全球价值链和供应链合作,表示积极支持。而这些内容都是中国向会议提出的议题。在此前,也有多位专家表示,亚太自贸区建设的启动,全球价值链和供应链的合作将是此次北京APEC会议最值得期待的亮点。阿泽维多说,当下的WTO正面临困境。尽管去年12月,WTO成员打破长期僵局达成巴厘一揽子协议,但今年7月,错失了实施《贸易便利化协议》的关键谈判期,当下的僵局可以说是WTO面临的最严重的危机。

而APEC各经济体之间的磋商确实积极有效,可以说是对世界贸易进程的积极贡献。阿泽维多还特别强调,由中国提出的亚太自贸区和全球价值链如果能够成功实施完成,将是多边贸易体制非常重要的补充,和现有多边贸易体制是兼容的。阿泽维多认为,任何有利于贸易自由化、有助于多边贸易体制发展以及反对贸易保护主义的作法都是好作法,不管以什么样的形式开展,都是一件好事。亚太自贸区的概念并不是由中国最早提出,但一直没有被列入实质性的讨论中。过去一年,为了推动亚太地区的贸易与投资进行到新的阶段,中国开始在各经济体间积极斡旋。高虎城说,通过一年的共同努力和磋商,各方最终就亚太经合组织推动实现亚太自贸区北京路线图达成了共识。路线图明确了APEC推动亚太自贸区建设的指导原则和行动规划,将成为APEC历史上一项具有里程碑意义的成果文件。高虎城特别强调,如果在几天后的领导人非正式会议中被批准,那么意味着,亚太自贸区将在中国年实质性启动。他甚至比喻说,亚太自贸区的概念已经被孵化得太久,现在该破茧而出了。

在解读部长级声明中与贸易相关的内容时,高虎城还介绍说,会议批准了亚太经合组织促进全球价值链发展合作的战略蓝图,和亚太经合组织贸易增加值核算战略框架,决定共同营建有利于全球价值链发展的政策环境和核算体系,批准建立亚太示范电子口岸网络,在上海建立营运中心;建立亚太经合组织绿色供应链网络,在天津设立首个示范中心。代表工商界发声的太平洋地区经济理事会当天也呼吁,尽快建立亚太自贸区,以打破其他贸易协定造成的局限性。该机构的主席王英伟博士表示,目前在APEC各经济体间,有多个贸易协议。那些限制成员国数量的贸易协定肯定有其局限性,没有充分认识到其他经济体的消费增长和影响力,所以应该尽快建立覆盖面最广的亚太自由贸易区。在穆玲玲看来,随着绿色供应链网络的建成,APEC经济体成员间的贸易伙伴关系都会发生变化,特别能推进欠发达经济体的中小企业靠市场手段实现产业升级。

物流 安利 供应链

上一篇: 东北将建行政首长协调机制 解决协调发展问题

下一篇: 日元疲软或延续 对美元汇率恐回1998年价位



发表评论:
相关推荐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琪花分类网 版权所有 0.231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