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德水谈地方债务风险:不能只看债务不看资产


 发布时间:2021-01-14 00:17:25

在全国范围内全面推开营业税改征增值税(下称营改增),将建筑、房地产、金融、生活服务四大行业全部纳入营改增试点;7月1日起,全面实施以清费立税、从价计征为主要内容的资源税改革。改革前,增值税、营业税都是中国的主体税种,分别由中央与地方征收或者按比例共享。改革后,营业税逐渐退出历史舞台,增值税由中央与地方共享。资源税全面改革后,中央赋予地方适当的税政管理权,此次纳入改革的矿产资源税收入全部为地方财政收入。经历上述两项税改后,企业、市场与政府甚至中央与地方之间的关系面临调整。仅营改增一项,2016年全年减税规模就超过5000亿元人民币。中国正在用政府收入的“减法”,换取企业效益的“加法”和市场活力的“乘法”。中新社发 宋诚林 摄 中国财政部副部长史耀斌表示,营改增减轻了企业负担,增强了企业活力,一定程度上对冲了经济下行压力。

营改增还催生了新技术、新产业、新业态、新商业模式,为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和推动大众创业、万众创新拓展了更为广阔的空间,也为民营经济和小微企业营造更为宽松的发展环境。今年前三季度,中国战略性新兴产业同比增长10.8%,增速比规模以上工业高4.8个百分点。5月1日以来,四大行业新办户数逐月稳步增加,累计增加53万户,带动了就业创业。除营改增,资源税全面改革也让企业减负。资源税全面改革涉及129个税目,改革三个月总体减负21.12亿元,降幅22.47%,绝大部分税目负担下降,促进资源节约利用效应初步显现。“资源税从价计征后,市场价格下跌,企业税额也能随之减少。近两年中国钾肥市场低迷,我们企业因此每年少缴税近1亿元,尝到了改革的甜头。”青海盐湖工业股份有限公司财务负责人冯尚德介绍说,资源税全面改革后,公司税费负担明显下降。

营改增、资源税的全面改革,在理顺政府与企业分配关系的同时,也涉及中央与地方之间的税收分配。其中,营改增后中央与地方按照50:50分成。国家税务总局收入规划核算司巡视员王道树表示,这与以前中央与地方按照75:25分成相比,有利于刺激地方投资的积极性。两项税改实施已历时日。史耀斌表示,从税制运行实时监测情况看,营改增总体上取得良好效果,达到预期目的。26个细分行业全部实现总体税负只减不增的目标,税负下降14.8%。对于资源税全面改革的效果,国家税务总局税收科学研究所所长李万甫表示,在当前矿价普遍处于低位的情况下,资源税从价计征使绝大部分企业负担减轻,矿山企业、矿业协会普遍支持改革。改革后,资源禀赋好、价格高的多缴税,条件差、价格低的少缴税,这也有利于引导企业提高资源综合开发利用效率,避免采富弃贫、“只吃白菜心”的开采方式。

赵建华。

导致债台高筑,迪拜是当中的表表者。迪拜世界“爆煲”的影响尚未尽现,不排除会引发骨牌效应:其它国家陆续出现主权违约,触发第2波金融危机,甚至冲击发展中国家,流向新兴经济体的资金潮恐将中断。近年全力向新兴经济体放贷的欧美银行,财务状况也教人担心。据香港《文汇报》报道,迪拜近年房地产发展得火热,陷入债务危机后,若另一富裕酋长国阿布扎比拒绝出手相救,房地产项目随时烂尾,投资者损失不菲。但相比对投资者信心和环球金融体系的冲击,烂尾楼只属微不足道。投资者忧虑其它国家和金融机构隐藏的债务“炸弹”,例如负债累累的希腊及发展急速的英国。放贷机构或会“受惊”,囤积资金不外借,令全球经济进入新一轮信贷紧缩潮,阻碍复苏。美国银行分析师说:“在最恶劣情况下,不能排除会演变成一次重大的主权违约问题,冲击全球金融市场,情况就像2000年初阿根廷和1990年代俄罗斯金融危机。”曾指出欧洲经济体面对债务问题的英国研究员泰珀说:“迪拜危机显示我们面对的是偿付而非融资问题,而且并非新兴经济体独有。

” 迪拜事件揭示了各国应对全球衰退衍生的严重负债危机,当中包括日本和美国在内。泰珀说:“不论你是迪拜、希腊、西班牙、爱尔兰还是英国,你可以尽情印钞,但最后你需要偿还债项的利息。” 向迪拜世界借出巨额贷款的部分英国银行,前景也令人关注,好像苏格兰皇家银行便安排了23亿美元贷款,成为迪拜世界最大单一放贷银行。英国金融管理局已要求这些银行保证,它们在迪拜危机面对的潜在风险,不会危及其财政状况。当局也会密切注视最新情况。中东投资银行EFG-Hermes分析师伊克巴尔则指出,今次危机引起的最大问题,是投资者已对迪拜和阿联酋的房地产及基建计划信心尽失,未来集资将非常困难。美信贷威胁被唤醒 商业房产 -办公大楼、商场和其它商业房产方面的3.4万亿美元未偿付债务,足以威胁经济复苏。-穆迪商业房产价格指数由2007年高峰期下跌43%,跌至2002年以来低位。随价格下滑,拖欠债务个案增加,这个趋势或持续至2012年。

消费信贷 -银行资产负债表的另一威胁,是接近9亿美元未偿付信用卡债务。-据多项估计显示,这类债务约1/3由高风险次按借款人持有。地方政府债务 -总值3万亿美元的地方政府债务极少被拖欠,一旦发生将受注目。加州奥兰治县曾于1990年代违约,亚拉巴马州杰斐逊县去年几乎违约。-失业率上升和物业价格下跌,令地方政府税收减少,违约风险上升。更多楼按断供 -数百万美国楼房按揭面临断供危机。-近1,070万业主,相当于业主总数23%的物业变成负资产。主权债务 -即使迪拜政府拖欠债务,也只代表800亿美元债项,问题是迪拜并非唯一陷入财困的发行主权债券政府。-任何主权风险都会引起市场恐慌情绪。

资产 地方 债务

上一篇: 31省区市:一周经济最亮点

下一篇: 北京6款太阳能热水器“消极怠工” 已全市下架



发表评论:
相关推荐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琪花分类网 版权所有 0.202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