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区住户铲掉绿化带 窗户变大门


 发布时间:2021-01-14 02:36:35

“一个小区有两个业委会,小区管理相当混乱。”不久前,浦口江岸水城小区不少业主反映此事。记者经过多日走访调查,最终在有关部门配合下促成问题解决。突然出现两“东家”,物管很困惑 江岸水城小区位于浦口区沿江街道,有3680户居民。接到投诉后,记者来到该小区调查“两个业委会”一事。不少业主反映,这两个业委会都在小区会所办公。但当记者来到会所时,这两个业委会的办公室都大门紧锁,门口也都没挂业委会的牌子。不久,一中年男子跑过来,自称是小区“第二届业委会”主任李龙竹。“我们这个业委会是经过街道物管办监督、小区全体业主投票选出来的。另一个业委会是假的,是李鬼。”李龙竹说。“他们才是李鬼,我们才是合法的业委会。

”与此同时,又来了位老人,自称是小区“第三届业委会”主任刘德胜, 刘德胜拿出几份文字材料说,他是小区居民选出来的“业委会”主任。“第二届业委会”主任李龙竹已被他们罢免。出现两个“东家”,这让江岸水城小区的新康物业公司很困惑。“两个业委会都会来指导我们工作,我们也不知道该听谁的。”新康物业负责人说。刚开始,物业公司认为,小区有几个业委会与他们没关系,他们只要做好小区物管工作就行了。后来发现,问题没这么简单。“不久,‘第三届业委会’给我们发函,声明我们与‘第二届业委会’签订的物业服务合同作废,同时要求我们与他们签订新一年的物业合同。”新康物业负责人说,“我们的合同是与‘第二届业委会’签的,一签就是5年,合同期还没结束。

” 新康物业负责人表示,“第二届业委会”是经过正常渠道选出来的,在政府部门有备案,目前,他们仅能听“第二届业委会”的。“第一届业委会”内讧留隐患 要了解两个业委会的出现,还得从“第一届业委会”解散说起。“‘第一届业委会’解散,是其内部成员不团结引起的。”沿江街道物管办工作人员高如先说,2011年,“第一届业委会”成立后,内部便分成两派,相互拆台,工作无法展开。不久,又有5名业委会成员先后辞职;接着,无法收取物业费的名城物业公司撤出小区,无法掌控局面的“第一届业委会”主任开始甩手不干。“物管撤出后,小区管理陷入混乱,垃圾堆积如山。”沿江街道物管办负责人说,沿江街道和小区所在的复兴社区紧急介入,通过一系列合法程序,选出了“第二届业委会”,并由“第二届业委会”选聘了现在的物管公司。

但“第二届业委会”运转时间不长,以部分“第一届业委会”成员为代表的一些“热心业主”开始对“第二届业委会”的工作产生不满。他们利用手上掌握的“第一届业委会”的公章、组织机构代码证,发布告召开了一个“业主代表大会”,“罢免”了“第二届业委会”主任李龙竹,选出以刘德胜为主任的“第三届业委会”,同时宣布废除“第二届业委会”对外签订的一切物业合同。经做工作,两个业委会同意重选 两个业委会,究竟哪个合法?“当然是‘第二届业委会’。”沿江街道物管办工作人员搬出几箱材料说,这些资料都是“第二届业委会”选举时的全部原始资料。考虑到江岸水城小区情况的复杂性,选举结束后,他们一直把这些材料保存着。

“但‘第二届业委会’运转后,管理上出现许多问题。”刘德胜说,比如监控探头只有3个,小区安全隐患大,电梯不年检、门禁修了又坏等。更重要的是,“第二届业委会”与他们聘请的物业公司签订的“物管补充协议”,把小区第一年的停车费全部给了物管,不仅严重违法,也侵害了全体业主的利益。“因此,我们才要重新成立‘业委会’,罢免李龙竹。”刘德胜说。两个业委会僵持不下,已严重影响小区的管理、和谐,市、区、街道有关部门闻讯介入。经开导说服,刘德胜承认他们成立“第三届业委会”的做法不妥,但要求依法重新选举成立新的业委会,而且他本人不会参选。对此,李龙竹表示同意,并表态自己也不会参选。沿江街道物管办负责人表示,下一步,如有20%的业主对“第二届业委会”工作不满意,他们会全力配合,重新选举成立新的业委会。

市住建委/供图 分布在东城、西城等地18个区域 涉及住户约3299人 晨报讯(记者 王萍)原本用来做管理用房、配电室的地下室,却被打上隔断变成“单身公寓”。随着市住建委、首都综治办对违法群租普通地下室进行集中治理,首批18个需集中治理的重点区域将在9月底“清零”。昨天,北京晨报记者在列入名单的西城区朗琴园小区12号楼和奥博轩公寓地下室内看到,群租户已经搬空,隔断和私拉线缆正在被拆除(如图)。西城区已建立监督网格,确保辖区内不再出现地下室违法群租现象。此次两部门采用的是试点治理的方式,重点是违法群租问题比较严重的普通地下室。两部门公布了近期需要集中治理的18个群租普通地下室明细表,涉及住户约3299人,分布在东城、西城、朝阳、海淀、石景山、昌平、通州等区,这18处群租点9月底须整改、停业、拆除隔断,消除安全隐患。

昨天,记者在朗琴园小区12号楼地下室看到,大门上已经贴出通告,明确“接政府通知,本地下室不再出租”。走进地下室,虽然此时已经空无一人,但是还留下了明显的分隔痕迹,有的隔断中还留下了单人床、桌子等家具。被隔出的房间最大的只有几平米大小。西城区广外街道相关负责人说,这个地下室的所有权是该小区的开发商,原先的用途是公建,也就是用做管理用房、配电室等,但4年前开发商将其承包给个人,个人又将其打成隔断出租。分为33间房,每间月租金300元左右。上周,在当地相关部门的工作下,此处地下室被清空,租户们搬离。在位于红居南街7号的奥博轩公寓,虽然门口的招牌依然写着“单间出租”,但隔断房间的墙壁已经被凿穿,经营者也表示不再打隔断群租。

据介绍,这个阴暗的地下室原来的规划是作为商业,后来却被隔断成20多间出租屋,350平方米的地方最多的时候住了50多人。北京晨报记者了解到,近期广外街道已经整治群租点71处,共4000多间房,涉及住户5000多人。西城区已建立监督网格,确保辖区内不再出现地下室违法群租现象。

住户 小区 绿化带

上一篇: 房贷市场仍“喊渴” “降价”预判似在升温

下一篇: 聊城:传统老区依旧领跑楼市销量



发表评论:
相关推荐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琪花分类网 版权所有 0.216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