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首家“胶囊旅馆”等待开业 不对女性开放


 发布时间:2021-04-09 02:51:58

新的不动产登记有啥特点?小产权房会转正吗?26日,针对这些焦点问题,记者采访了省国土资源厅相关负责人等权威人士。会淘汰旧的房产证吗? 旧证仍有效,换新证不增加负担 在不动产登记过程中,如何保障权利人的合法权益?省国土资源厅不动产登记管理处负责人解读说,在不动产统一登记制度建立过程中,已经登记的各类不动产权利证书继续有效,这就意味着,原来的土地证、房产证、承包经营权证、林权证、海域证继续有效。该负责人说,新的统一的不动产登记证书将通过产权建立后的变更登记逐步替换,不会增加企业和社会负担。

市县不动产登记机构仍按原来的工作模式正常开展登记。原来的系统改造、权力交接、职责整合是一个复杂的过程,不会一蹴而就。不动产权利人已经依法享有的不动产权利,不因登记机构和登记程序的改变而受到影响。如果权利人不卖房子,权属不变,原有证书永远有效。权利人不主动去换新证,政府不会强迫去换。小产权房会“洗白”吗? 小产权房不会发证,不可能转正 省国土资源厅不动产登记管理处相关负责人明确回应说,小产权房不会发证,因为不动产登记是依法保护不动产所有人权利的法律行动,不可能登记任何不合法的产物。

针对由不动产统一登记制度引申出“小产权房将转正”的误读,国土资源部会同住建部于去年进行了小产权房问题专项治理,山东也推出了分类整治方案,对准备建设的小产权房坚决叫停,对在建项目依法拆除,对出售小产权房按照非法转让土地处理。北京大学房地产法研究中心主任楼建波告诉记者,处理小产权房涉及更高层面的公平问题。如果允许小产权房取得产权,对诚实守法的公民来讲是不公平的,也会影响政府公信力。会成反腐利器吗? 可以为反腐提供便利 省国土资源厅不动产登记管理处相关负责人介绍说,不动产登记条例原文的表述是:“当事人或者其代理人应当到不动产登记机构办公场所申请不动产登记”,且“申请人可以撤回登记申请”。

该负责人说,不动产登记条例没有强制要求登记不动产,所有人都必须登记不动产是认识误区。即便个人拥有多套房产,也可以自愿选择是否登记、如何登记。楼建波认为,不动产统一登记能促进反腐,为反腐提供便利。比如,原来可能要到各个部门去查,现在到一个地方就能查出来有关的信息。统一登记本身对反腐、对宏观调控而言,是一个整合信息的过程。本报记者 孟敏。

广州市国土房管局有关负责人介绍,广州市辖区3月份房价上涨的主要原因是中心城区高价楼盘成交量占总成交量的比例有较大幅度提高,即结构性上涨,拉动均价提升。该负责人称,广州一直以来积极贯彻国家房地产调控政策,取得较好成效,2012年房价同比2011年上涨4.8%,远低于同期人均可支配收入增长幅度,完成年度房价控制目标。该负责人指出,广州自去年下半年以来,商品住宅量价齐升,调控形势严峻。“但我们有决心有信心,坚决贯彻国家房地产调控精神,坚决采取措施,坚决完成今年房价控制目标。”郑佳欣。

前不久,中国之声报道了河南滑县政府强拆27家合法墙材企业,被指懒政怠政的新闻。报道播出后,引发社会广泛关注,其他媒体也都做了跟进报道。但媒体关注过后,多位企业负责人近日又反映称,当地政府后来又紧急召集他们,要求配合县电视台的录制,承认是他们自行拆除的。那么政府为什么要这么做?这些企业未来发展之路又该怎么走? 近日,遭强拆的10多家墙材企业,联名给记者发来情况说明,并盖有企业公章、按有法人代表手印,称不是自行拆除,而是当时遭到政府强拆和骗拆。一位被强拆的企业负责人杨子(化名)说:“让说谎话!让说拆是自己拆的,拆的时候通知了,现在是升级改造,让说我们现在正在进料,下一步就准备建设,但我没有这样说,我就按拆窑的事实说了。” 这位企业负责人告诉记者,他所在乡镇主要负责人前几天为此事多次登门造访。一个副县长带着电视台多次找到他要求他说谎,但是他拒绝采访。另一位企业负责人章文(化名)说,有的企业主迫于无奈,只能配合县里说谎话。但大多数的被拆企业负责人选择实事求是地向媒体反映:“实事求是,县里拆的就是县里拆的,绝对不是自己拆的。

” 滑县政府之前给记者发来的情况说明显示,在对这27家墙材企业拆除过程中,给他们讲清了上级政策,并在企业自行拆除过程中提供了服务,将经济损失损失降到最小。但在采访中,多位企业负责人否认县政府的说法。一位被拆企业的负责人说,自始至终,县政府从未正式召集过企业负责人座谈。他觉得县里没有诚意,没有座谈商量,现在不打官司就无法往下走。记者就此事向滑县政府以及涉及的乡镇主要负责人求证,但对方都没有接听电话。记者又向滑县县委宣传部相关负责人了解情况。当记者问及是否有乡镇领导或者镇长带着滑县电视台找窑主录节目,要求他们说是自愿拆除的时,宣传负责人表示他并没有听说这件事,别的不方便透露。为了证明是企业自行拆除,滑县县委宣传部向记者提供了多段视频资料,但国家土地督查济南局官方网站今年3月16日刊发了滑县违规窑厂整治工作成效的相关文章,文章中提到“滑县对28家不规范企业进行了强制拆除”。这些企业不能继续留存的理由是:批建不一。发改委核准批复的是隧道窑,而企业结合当地实际建成了轮窑。我们知道,由轮窑改建为隧道窑,是环保的大势所趋。

而让墙材企业走规模化、集约化道路,也是相关部门早就定下的大政方针。但在此过程中需要政府的积极引导和政策扶持,滑县政府是否尽到了应尽的责任? 在此次强拆的27家墙材企业中,多家位于滑县王庄乡的辖区。乡政府一位负责人透露,县里对墙材企业的监管和强拆,确实有责任:“滑县当时是在省直管县的过渡中间,所以手续弄的也不是很完备。我觉得他们建的是有些不符合产业政策,但也不能完全就是他们的责任。” 河南省发改委等部门多次发出通知,要求各地加快这一产业的优化升级。但记者了解到,自2009年这批企业建成投产后,滑县就未对其批建不一采取过任何措施,国土、环保部门都没有做出过任何处罚,更谈不上引导企业转型升级。媒体曝光后,当地政府也没有给这些企业限期整改的时间,而是一刀切,全部拆除。河南省住建厅墙改处副处长康增斌说:“滑县这个情况,具体的到底它是关的是什么?假如说是实心黏土砖的话,应该在08年以前都全部要关完的,到现在才关闭,应该说我们知道太晚了,我们得批评他。” 媒体曝光后,滑县纪委对监管不力的负责人进行了问责,包括县发改委、环保局、国土局、质监局以及多个乡镇的负责人,受到党内严重警告处分是问责最重的。

而对于这批企业来说,涉及的是生死存亡、倾家荡产。目前,这些企业目前大多已经陷入破产境地,债台高筑。强拆过后,滑县出台新政,要求新建墙材企业最低建设3条生产线,年生产1.8亿块标砖,新上墙材企业需缴纳1千万建设保证金。对于这一新政,多位企业负责人说,县里的新政,是一条走不通的死路。实际做法并没有按照文件来,拆了27家,指标给了15个,谁先交钱指标就给谁。如果强调建3条生产线,土地就没办法批。按照河南省政府的要求,地区主管的政府部门负有积极引导企业转型升级的责任,但在滑县有关部门为什么没有响应上级的政策,帮助企业渡过难关,反而“一刀切”?这些被拆除的企业未来又该怎么办?有关事情进展,中国之声将继续关注。

胶囊 旅馆 负责人

上一篇: 评论人士:有些人一辈子买不起商品房是正常的

下一篇: 雨季保养红木家具谨记“四注意”



发表评论:
相关推荐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琪花分类网 版权所有 0.200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