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临海小贩与城管冲突致肠穿孔 路人拍照遭强删


 发布时间:2020-09-22 18:59:52

呼格吉勒图宣判无罪后,新京报记者探访了涉案的3个家庭,呼格吉勒图家、女受害人杨某家以及自认“真凶”的赵志红家。18年的时光,让这三个破碎的家完全变了模样。呼格吉勒图宣判无罪后的第一天,妈妈尚爱云翻出了一件八成新的红毛衣,穿上,老人顿时显得精神很多。这是她最好的一件衣服,但因为颜色鲜艳,一直压在衣柜底下。从放衣柜的卧室,挪步到客厅,只见客厅的墙上贴有大幅的年画,客厅与厨房隔断的玻璃上,也留有大红福字的窗花。年画和窗花是今年春节时,尚爱云吩咐老伴去买的。今年是马年,老人希望儿子的冤案能够“马到成功”,得以昭雪。细细看,年画和窗花上都有这四个字。为了买这幅骏马图,李三仁在呼市走街串巷找了好久。

那种普通百姓人家里的平淡但又温馨的家庭气息,正在这个小家里“复苏”。过去的这个家里,愁云密布,老两口长吁短叹、眼泪流干、夜夜难眠。62岁的尚爱云很惬意地坐在最靠窗的沙发上,抬起脚,搁在暖气片上,身体舒服地窝在沙发里。李三仁看着妻子,一脸的轻松。他喊了声“点点”,一只毛发金黄的狐狸犬倏地从沙发底下钻出,摇头晃脑。老李给“点点”套上绳出门。大儿子昭格力图喜欢父亲去遛狗,他觉得这才是老人本应有的生活。尚爱云和记者聊起家常,这跟此前那个在镜头前一遍遍重复冤屈、祥林嫂一般的老人判若两人。聊到年轻时,尚爱云进到卧室,翻出了一本相册。打开,里面记录了尚爱云从小时候到大姑娘再到成家立业时的光景,尤其是她38岁时,这位爱美的女主人拍了一组明星照。

照片上,尚爱云烫着卷发,脸白皙微胖,穿着当时少见的V领女装,眉宇间透着滋润幸福。两相对比,判若两人,令人唏嘘。在距离呼格家四五个小时车程的兴和县,受害人杨某70多岁的母亲是另外一种“轻松”。记者以采风的名义造访,老人一边笑着和记者聊天,一边熟练地擀着饺子皮。她至今不知女儿受害,杨父力主隐瞒,不仅是杨家人,整村的乡亲都在帮着圆这个已经持续了18年的“谎言”。杨父肯定地告诉妻子,女儿被别人拐走了。但一转身,背着妻子,杨父眼眶顿时就红了。当年女儿出事后,因无钱安葬,加上不想带回家、担心妻子扛不住,杨父就按照当地配阴婚的习俗,将女儿“嫁给”了另一个刚过世的年轻人。至今,杨父不知女儿安葬何处,因而无处祭奠。

每年鬼节,杨父会到离家一百多米的十字路口给女儿烧纸,如果被老伴撞见,他就告诉她是在祭奠自己死去的父母。18年来,这家人尝遍人间冷暖。当年,杨某的未婚夫闻讯马上赶到杨家索要彩礼,因为没钱还,最后只能以牛羊相抵。其情其景让杨父心碎,老人悲诉:“连驴车都给我抢走了!” 杨家人不关心呼格案的进展,“没有意义,反正人都已经死了”。时间的流逝,对于谁是真凶,杨家人也懒得去追究。倒是有一点,杨某的大哥想不通:为何作为受害人,自始至终我们一分钱的赔偿都没有? 而在距离呼市百余公里外的凉城县,一处农家小院里,赵志红65岁的母亲也心存疑惑,她时常自责难解:“咋会有这么一个儿子呢?” 赵母把家收拾得干干净净,一圈金黄色的玉米围绕着小院,显示出主人的勤劳。

老人有三个孩子,赵志红排行老二,老大在外打工,最小的老三是个女孩,已经嫁往外地。赵志红已经被排除出这个家。即使逢年过节,一家人团聚时,这三个字都是敏感词,谁都不会提,“就当这个人已经不在了”。呼格吉勒图的无罪,让舆论开始关注赵家。赵父心烦不已,但赵母还是客气地、毫不设防地接待各路访客,但三两句说下来,老人的眼泪便开始往下掉。赵志红的作孽,伤害的不仅是那10条人命,也深深地伤害了他的父母亲,乃至整个家庭。“连儿子的最后一面,您都不想见?”记者问。赵母回答很干脆,文化程度有限的她,甚至用了一个成语。“不想,我跟他就‘既往不咎’了!” 赵妈妈摇着头,无限痛苦。本版摄影/新京报记者 郭铁流 周岗峰 本版采写/新京报记者 谷岳飞。

“人民城管与小摊贩又一次开战。据说十几人挑一个,城管赢了,小摊贩被打进医院……”上周五晚11点左右,网友“鱼较瘦”发微博称,有小贩被执法的城管打了,地点就在诺丁汉大学旁。网传是否属实?昨天,记者从多位围观者口中得知,确实有小贩与城管执法队员发生冲突一事。一次普通的城管执法,怎么会演变成众人口中的打人事件?记者试图联系宁波鄞州城管部门,但未能联系到相关负责人。今天,本报将继续关注此事。网曝鄞州城管与小贩起冲突 事发宁波诺丁汉大学后门,双方推拉中有一小贩受伤 伤者家属、围观学生直面记者讲述事情经过,但截至发稿时城管未公开回应 当事人回忆: 推拉中不记得哪方先动了手 冲突中受伤的小贩叫聂良建,29岁,河南人。与弟弟聂忠建长年在宁波诺丁汉大学后门附近摆摊,主营炒饭等。

上周五晚9点半,兄弟俩又去摆摊了,没想到当晚聂良建被送进了医院。昨天下午,在宁波明州医院,记者见到了病床上的聂良建。陪同的弟弟,回忆了当晚的事。“10点左右,来了六七辆城管车,我们赶紧收拾摊子闪人。哥哥推着手推车在前,车上摆着吃的;我骑着电动三轮车在后,车上放着煤气罐。结果逃跑不及,被城管车围住了。城管说了句‘钱拿走,别的东西放下’,我们当然不肯,他们就开始搬东西,还抢了煤气罐要往城管车上搬,双方开始推拉。”弟弟说,“我一把抢过煤气罐,嚷着‘你们要敢过来,就一起死’,还打开了煤气阀。其实我这么说只是为了威胁他们,并不会真的怎么样。没想到,围过来的城管越来越多,有二十来人。他们制伏住我,把我拉进了一辆车内,然后十多个人围住我哥。”弟弟说,当时哥俩情绪都很激动,推拉中究竟是哪方先动的手,也想不起来了。

围观学生: 十几个城管围住一个小贩 当晚究竟发生了什么?记者也联系上了围观学生,试图尽可能还原事件。听宁波诺丁汉大学学生讲,大学后门有约20家小摊贩,每晚9点半后都会出来摆摊。当晚10点不到,小王到后门买宵夜,突然听一小贩紧张地说“城管来了”,一回头,果然看到来了六七辆车。“小贩赶紧收摊走人,也有来不及逃跑的被城管堵个正着,那两兄弟就被围住了。”小王说,他看到其中一个拎着煤气罐的小贩被制伏后,就有十多个城管围住了另一个小贩。“我一激动,冲上去拉开城管。至于中间他们怎么打的,因为被围着我也没看清,但对方停手后,我就看到之前被围在里面的小贩,已经躺在地上了。”小王说。或许是见执法过程中有人倒下了,一部分摊贩围住了城管的车,双方一度僵持。约11点左右,城管陆续撤走了,留下四辆空车。

诺丁汉大学学生小郑,是在晚上10点20分左右到的现场。“现场大约围了百来号人,城管、摊贩、还有围观的学生。” 小郑说,之前也有城管队员来执法,但看小贩撤摊后,他们也就走了,第一次看到这样的冲突。事情发生后,很快就在同学间流传开来了,大家一致的观点是“整治市容秩序没错,但方式方法有问题,(如果有)打人肯定是不应该的”。医院初步诊断: 胸部有损伤 昨天,病床上的聂良建,已经休息了两天,看起来精神状态还不错。不过,左边额头和嘴角还有清晰的淤青。聂良建说,现场很乱,现在也想不起究竟是谁打了他,“反正脸上、肋骨、左腿都有伤。” 记者从医院急救中心了解到,聂忠建是上周五晚10点33分送到医院的。到院后,做了头颅和胸部CT等检查,初步诊断为胸部损伤、软组织损伤。具体的伤情,还要等复查后才知道。

截至记者昨晚发稿 仍未有官方回复 一次普通的城管执法,为何会演变成众人口中的打人事件?冲突前,双方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昨天,记者也试图联系鄞州区城管局,但因为是周末,记者未能联系到相关负责人。事发第二日,也就是上周六中午,也有围观者通过新浪微博,将此事反映给了@鄞州城管(鄞州区城市管理局官方微博)和@鄞州发布(宁波市鄞州区政府新闻发布官方微博),但截至昨日18点,两官方微博均未有任何回复。本报今日将继续关注。记者 周文丹。

城管 小贩 记者

上一篇: 福州一商家公然兜售窃听器 律师称涉及侵权(图)

下一篇: 重庆涪陵区委常委蔡勇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调查



发表评论:
相关推荐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琪花分类网 版权所有 0.239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