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湘潭校车落水致11死事故两名责任人被刑拘


 发布时间:2020-09-29 06:48:51

沪昆高速湖南境内邵怀段1309KM处,一辆装载危险化学品的小货车与一辆福建开往四川宜宾的大客车追尾后爆炸燃烧。截至目前,事故共造成5辆车烧毁,已确认43人遇难。初步调查结果显示,小货车非法改装运输乙醇(俗称酒精),非法营运是此次事故的原因之一。从目前已确认的情况来看,涉事车辆已涉嫌多项违法。这一特大交通事故不仅暴露出危险化学品在源头管理上的漏洞,亦凸显了运输车辆挂靠现象普遍但管控失灵的问题。非法运输危化品是主因 据初步调查,运输危险化学品的小货车为非法改装、伪装小客车非法营运。小货车装载的易燃品已确认为乙醇,共计6.52吨。追尾大客车后,乙醇全部漏到地上,瞬间爆燃。目前,车主已被控制。根据道路交通安全法的规定,机动车载运爆炸物品、易燃易爆化学物品等危险物品,应当经公安机关批准后,按指定的时间、路线、速度行驶,悬挂警示标志并采取必要的安全措施。小货车显然属于非法营运。湖南省高速交警支队有关负责人在现场表示,“为了逃避检查,车厢侧面还装了个门进行伪装。我们交警看不到里面的东西”。根据道路交通安全法第十六条规定,任何单位或者个人不得有下列行为:拼装机动车或者擅自改变机动车已登记的结构、构造或者特征。

“近年来发生的多起道路交通事故,都缘自非法运输危化品。”交通运输部管理干部学院教授张柱庭说。2011年7月22日,京珠高速公路河南省信阳市境内发生一起特别重大卧铺客车燃烧事故,造成41人死亡、6人受伤。经调查认定,直接原因是由山东威海交运集团客运二分公司负责日常管理的大型卧铺客车,违规运输15箱共300公斤偶氮二异庚腈,并堆放在客车舱后部,这些危化品在挤压、摩擦、发动机发热等综合因素作用下受热分解并发生爆燃。2009年1月5日,国家安全生产监督管理总局副局长孙华山在苏浙沪危险化学品道路运输安全监管联控机制推进会议上指出,目前,我国每年通过公路运输的危险化学品约有2亿吨、3000多个品种,我国危险品运输已占年货运总量的30%以上。在危险化学品生产、储存、运输、使用等环节引发的事故中,运输环节事故比率超过30%,而且有逐年增加的趋势。从源头上监管危化品 孙华山在提到非法运输危险化学品问题突出时指出,一些没有取得危险化学品道路运输资质的单位和个人,擅自从事危险化学品运输业务,或者有资质的运输单位将承运的危险化学品转包给其他没有资质的单位和个人运输,造成运输事故多发。张柱庭认为,运输事故多发,最根本的问题并不在于运输企业,而是危化品的生产商、销售商。

尽管危险化学品安全管理条例、道路交通安全法以及安全生产法对生产、销售商选择运输企业都有明确规定,但是,由于违法成本太低,使得生产商、销售商只管卖产品,而不管安全问题,对于运输介质的选择随意性很大,这是近年来交通安全事故发生的主要原因。张柱庭说,生产、销售商在选择托运人的时候,应该选择有资质的、符合条件的运输公司,因为他们对危险品的特性最清楚,也最懂包装、装载。“所以,要从根本上减少交通事故的发生,需要从源头上加大监管力量——安监部门管好危化品的生产储存,公安部门管好危化品的销售许可。”张柱庭说,同时,还需要多个部门共同管理、动态监管,这样才可以在每个环节上消灭隐患。客运线路承包模式需改革 在媒体报道中,“红眼客车”是这起事故发生的一个主要原因。而在张柱庭看来,大客车没有停车休息只是间接原因,在这背后有着更深层的原因。据报道,涉事客车上有两名司机,分别姓彭和贾,均为四川人,目前已经联系不上。莆田汽车运输股份有限公司安保部一名代姓工作人员证实,这条线路被承包给了一名四川人,但是对具体承包人的情况并不知情。按照交通管理部门的规定,长途客运线路必须由有运营资质的企业来运营,因此,一些客运企业在取得客运线路经营权后,往往通过承包、租赁等方式,擅自将客运线路交与其他单位或个人以企业名义进行经营(俗称承包挂靠),这在各地已成为普遍现象。

与公司化的统一管理相比,承包挂靠的弊端显而易见,即企业对相关客运车辆及其驾乘人员管理脱节,这也成为影响道路运输行业服务质量和安全的重要因素。张柱庭认为,客运线路承包挂靠的模式走到今天,到了需要改革的时候了,这种经营模式最大的弊端就是管理失灵。现在,需要对公司制和承包制的利弊进行分析,找到一个最佳的经营模式。(记者 廉颖婷)。

寇新红委托朋友石英武帮办车辆年审,不料石英武驾车时因操作失误造成3人死亡7人受伤,寇新红的丈夫孙志军作为事故车主也被告上法庭。近日,备受关注的“5·19”广州白云区京溪街撞人案民事赔偿部分在广州白云区人民法院一审宣判。一死者女儿索赔38万多 原告李媛媛是事故死者李×清的女儿。李媛媛诉称,2011年5月19日11时48分,被告石英武驾驶粤AJG9××号轿车在广州市白云区犀牛路68号对出路段由南往北起步行驶时,因操作不当,造成李×清等3人死亡、谢×良等7人受伤的重大道路交通事故。经交警部门认定,被告石英武承担事故的全部责任,潘×移等10名受害人均没有责任。事故中,被告石英武驾驶的轿车所有人为被告孙志军,该车已向被告保险公司投保了强制保险和商业险。李媛媛要求,判令被告保险公司在强制保险限额内赔偿110000元,并判决被告石英武、孙志军、寇新红连带赔偿272430.20元。

事故车主辩称无过错 庭审中,被告石英武辩称,原告诉讼请求的赔偿总额与事实不符。被告寇新红、孙志军是夫妻关系。经法庭审理查明,事故车辆登记在孙志军名下,但实际使用者为寇新红。寇新红、孙志军辩称,原告诉请他们承担连带赔偿责任的请求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因为事故车辆经鉴定制动系统、方向系统合格,石英武也持有合法有效的准驾车型为A2的机动车驾驶证,而且他们借用该车驾驶时并没有涉酒、涉毒。寇新红、孙志军认为,他们此前已为事故车辆按照相关规定购买了机动车强制保险和商业保险,本次事故是由于被告石英武未按照操作规范安全驾驶造成的,他们对于事故的发生没有任何过错。因此请求法院依法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被告保险公司辩称,同意在强制保险赔偿限额内对原告诉讼请求合理及有法律依据的损失承担赔偿责任。

由于本次事故造成3死7伤,请求法院协调强制保险的分配比例。保险公司称,本次事故发生后,公司强制保险的医疗费赔偿限额已全额赔付,并向3位死者家属分别支付了丧葬费,该部分费用应在实际赔偿中予以扣除。另外,保险公司对于原告主张的赔偿项目计算也持有异议。车主夫妇负连带责任 法院经审理查明,2011年5月19日11时48分,被告石英武因不熟悉粤AJG9××号自动挡轿车的操控技能,驾驶该车在广州市白云区犀牛路68号对出路段由南往北起步行驶时,因操作不当车辆失控碰撞到路边物体后,仍没有正确采取刹车措施(将油门当刹车),致使车辆由南往西向左进入犀牛路先后碰撞人、车及物体,造成李×清、汤×珠当场死亡,潘×移、谢×良、谢×新、尹×容、关×兴、黄×云、黄×君、张×馥受伤及车辆损坏,其中潘×移经送医院抢救无效于当天死亡。

法院认为,被告石英武对于事故车辆的驾驶系基于被告寇新红的委托而代为办理事故车辆的年审,双方基于委托事项的无偿办理实际形成帮工与被帮工关系。因此,在被告石英武对于本次交通事故的发生存在重大过错的情况下,作为被帮工人的被告寇新红应与被告石英武就事故造成的损失承担连带责任。被告孙志军作为事故车辆的登记车主以及被告寇新红的丈夫,基于夫妻共同债务的承责方式,其亦应与被告寇新红就本次事故造成的损失共同承担赔偿责任。法院指出,由于被告石英武所驾事故车辆已向被告保险公司投保了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被告保险公司应在投保的强制保险责任限额内先行承担法定赔偿责任。对于超出保险责任限额的损失部分,再由被告石英武、寇新红、孙志军承担连带赔偿责任。由于本次事故造成李×清死亡,作为李×清近亲属的原告起诉要求赔偿其因事故造成的死亡赔偿金、误工费、交通费损失,经法院查明合计为342168.90元。

法院称,事故发生后,汤×珠、潘×移的近亲属以及事故伤者谢×良、谢×新、黄×君已就本次事故造成的损失分别向本院提起民事诉讼,案件所涉及赔偿款项总额已超过保险限额,故赔偿款项就保险限额应按比例分配。由于原告上述项目的损失为342168.90元,其余案件的损失为1540828.76元(不含医疗费、后续治疗费以及财产损失,下同)。以此计算,原告上述项目的损失占其与其他案件原告损失总额的18.17%。实际赔付中,被告保险公司应在剩余死亡伤残赔偿限额48837.5元的限额内,赔偿原告上述项目损失8873.77元。对于超过保险限额的损失部分(即原告的死亡赔偿金、误工费、交通费等项目的部分损失333295.13元),由被告石英武、寇新红、孙志军连带赔偿。法院因此判决如下:中国平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广东分公司赔偿李媛媛死亡赔偿金、误工费、交通费,合计8873.77元;石英武赔偿李媛媛死亡赔偿金、误工费、交通费,合计333295.13元;寇新红、孙志军对本判决第二项承担连带赔偿责任,并相互负连带责任;驳回李媛媛的其他诉讼请求。

记者郑旭森、通讯员云法宣报道。

校车 湖南 事故

上一篇: 昆明:今年已查获涉案走私粮食3600余吨

下一篇: 乌鲁木齐三起特殊运毒案:快递物流成新途径



发表评论:
相关推荐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琪花分类网 版权所有 0.183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