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争夺卖早点摊位商户动刀子 三人被砍伤


 发布时间:2020-10-21 02:10:12

网友“五月不热疑清秋”在江西微博曝料称:赣州江先生的弟弟22日晚上8点左右点去单位加班途中被撞身亡 ,驾车者是当地工商局金副局长,可能是酒驾。5月26日,记者赶赴事发地兴国县进行采访,微博所指驾车者金声明回应称,当晚其从工商局办公楼出来散步,并没有驾车,他才是被撞者,而且是被摩托车从背后当场撞晕。目击者刘翠华:看到他们时,都躺在公路上 5月26日下午,记者来到位于兴国县江背镇的事故现场,目击者刘翠华向记者介绍说,当晚20时30分左右,她正和一群帮自己建房的师傅在一楼吃饭,突然听到公路上有车子摔倒在地的响声,便和几个师傅站在房子前向公路张望,只见一辆摩托车大灯亮着,车子前方有一个人(金某)一动不动地趴在公路边。刘翠华赶紧拨打了报警电话,同时上前去查看,发现趴着的金某有所反应,慢慢地爬起来,刘某赶紧上前去扶,这时才发现旁边还趴着另一个人(江某)。没过几分钟,刘翠华丈夫曾宪福(注:为江背镇卫生院医生)和江背派出所民警赶到,一起查看地上躺着的江某,经过检查发现江某已死亡。这期间,只见金某把死者江某的摩托车扶到了公路的一旁。

据另一目击者刘道龙(死者所在村村支书)回忆,当时他正在家里休息,接到邻村一干部电话告知本村有人在街上发生了车祸。21时许到达现场,看到地上躺着江某一个人,摩托车也不见了,于是跟交警一起在街上寻找,在工商局的地下室(车库)里发现金某和摩托车都在。死者江某家属质疑,为什么金某醒来第一时间不把江某送至医院抢救,而是把死者的摩托车从事故现场推走,藏在工商局车库里,是不是另有隐情想破坏现场? 当事人金某:步行散步,被摩托车从后方撞晕 5月26日下午,在兴国某医院住院部,记者采访了当事人兴国县工商局江背分局副局长金声明,据了解,金声明被诊断为“脑性裂伤”。金声明告诉记者称,当晚在局里吃过晚饭,因为值班,当时没有喝酒。在晚上20时左右,步行从工商局出来散步,在一个熟悉的农户家喝了一点酒后,(金声明称不记得喝了什么酒,喝了多少),继续往宁都方向散步,刚过桥头(一家幼儿园对面),后面突然撞上来一辆摩托车,直接把他撞晕,倒在地上。爬起来的时候晕晕乎乎,后面发生什么他也不记得了,最后还是交警把他送到医院治疗的。至于为什么会把死者江某的摩托车扶走,金声明称这辆车与自己摩托车很相似,以为是自己的。

针对网上博友的说法,金声明回应说:“当晚穿的衣服背面都还有摩托车轮胎印迹,不能说谁怎么样就能怎么样,一切以交警现场实地勘查、事故认定书为准。” 金某的主治医生廖振华告诉记者,金某当晚被送到医院时,精神状态很差,有嗜睡的症状,对于事故的记忆不是很详细。经诊断,金某右侧颚骨骨折,右额叶脑挫裂伤,脑中有少量积血。目前正在进一步检查治疗中。警方回应:已派专家核查了现场 事故目前正在调查中 5月26日下午,兴国县交警大队事故处理中队队长黄英奎告诉记者,已经请专家对车祸现场痕迹进行了调查,金声明的酒精度检测样本已送市里检测,事故目前正在进一步的调查中。记者王世龙。

“就为了一点噪声,至于动刀子不!”提起昨晚的纠纷,株洲河西铁路生活区的钟先生仍十分不解。当晚,小区楼上楼下两家人因为楼板间的一点噪音,大动干戈,以致70多岁的陈师傅头部受伤,鲜血直流。陈师傅说,晚饭后,他与老伴在家带孙儿,孙儿才2岁多,比较贪玩,将玩具丢来丢去,在地板上产生了一些噪音。没多久,4楼的住户就上楼来敲门。“以前也因为这个问题闹过矛盾。”让陈师傅怎么也没想到的是,这次楼下的女主人直接提着菜刀和木棍上来了。门一开,双方再次争吵了起来。打斗中,陈师傅头部不幸受伤,鲜血直流。在派出所,4楼女子承认,事发时自己的确带着木棍和菜刀到了5楼,陈师傅头部所伤为木棍所造成,并不是菜刀。

她说,自己之所以这样,是因为5楼住户经常制造一些噪音,这已严重影响到她的生活,对此她多次上楼理论,与对方发生争吵,但一直未引起对方重视。事发当晚,她实在忍无可忍,于是做出了这一举动。经救治,陈师傅已无大碍。目前警方正对此案展开调查。■三湘华声全媒体 记者 李永亮。

昨天上午8点左右,出租车司机夏卫良迎来了首位乘客,是一名穿着黑皮夹克的男子。行驶至嘉山路与凤台路交口时,黑衣男拿出一把明晃晃的折叠刀,意欲抢劫。夏师傅一边报警一边与黑衣男撕扯。黑衣男见形势不好,立马跑路。然而令人哭笑不得的是,不到10分钟后,黑衣男又带来一个胖子,要求夏师傅赔他被撕破的皮夹克。此时民警正好赶来,将两人抓个正着。遇险 首笔生意上来个“劫道”的 42岁的夏卫良师傅开出租车已经超过15年,昨天上午发生的事情给他十几年的出租车生涯添了一笔谈资,因为这实在有些像一部惊险的滑稽剧。清早8点钟左右,夏师傅开始一天的工作。很快,在三里街凤阳新村附近遇到了第一名乘客。男子穿着一件黑色皮夹克,身高约170公分,20多岁。

黑衣男子上来并没有什么异常,“先是说要到颍上路和固镇路那块,刚掉了个头又改到凤台路和嘉山路那边了。” 很快,车子行驶到临泉路与嘉山路交口的一个加油站旁边。黑衣男表示,就在这下了,要求夏师傅靠边。车子刚停稳,黑衣男就将手往口袋里掏。夏师傅哪知道,这不是付账,而是抢劫。黑衣男掏出一把银色的折叠刀,刀尖冲着夏师傅的侧面,冷冷说了一句,“把钱掏出来”。智斗 的哥制造混乱对方吓跑了 夏师傅顿时感到太阳穴边一阵凉风,心里非常害怕。虽然十分紧张,但他还是尽量让自己保持冷静。“你想干什么?年纪轻轻的干这事? ”夏师傅试图拖延时间,趁其不注意将车子慢慢向路中间移动。黑衣男完全将注意力集中在刀尖上,很“专业”地表示,就是想弄点钱花花,“还说反正出事也就是关个十五天……” 在相互对峙中,夏师傅已经悄悄将车子移动到快车道中央。

“我当时就想往人多的地方去,他肯定不敢动手……”果不其然,由于快车道被占据,后面的车辆开始狂摁喇叭,一时间道路秩序开始变乱。黑衣男也注意到事态已经朝公开化的趋势发展,心里明显开始打鼓。很快,他收起刀,拉开车门就往外跑。夏师傅这时也打开车门,一把抓住他的皮夹克。黑衣男用力挣脱,一溜烟向凤台路方向跑去。意外 歹徒折回头索赔被撕破的衣服 眼看追不上了,夏师傅又把车靠边,给哥哥夏卫国打电话。由于哥哥住得不远,很快骑着电动车来到嘉山路。其间,夏卫良也拨打了110。兄弟俩就在现场等着民警过来。过了一会,民警的电话来了,夏卫良在旁边接电话,告诉赶来的民警具体事发位置。就在此时,意外情况发生了,那个黑衣男又回来了,而且这次还带着一名胖胖的壮汉。

“上来就说我弟弟把他衣服给撕破了,要让我们赔他钱!”如此哭笑不得的要求让夏卫国很意外。不过他十分冷静,掏出香烟和那两人聊了起来,并使眼色让弟弟在电话中让民警赶紧过来。“我当时跟他们说,有什么要求可以好好谈谈,其实就是拖延时间。”黑衣男和胖子还挺“爱聊”,接了香烟,一副舍我其谁的架势。结果两分钟时间,香烟还没点上,民警突然出现在他们面前,将其擒获。擒获 两人目前已被警方控制 在瑶海区刑警三队,记者见到了夏卫良弟兄俩,他们正在做笔录。哥哥夏卫国也是出租车司机,两个人一白一晚相互轮班。开晚班的夏卫国说,其实弟弟这次处理此事的方法还是比较危险的,“因为白班很少遇到这种情况,还是没经验,万一争执的时候刀子上来了……”不过他也对黑衣男的行为感到不可理解,“哪有大白天就这么嚣张的,而且跑了又回来,真是不可思议。

”虽然耽误了一天的生意,但是人没有受到伤害,而且用自己冷静的方式将嫌疑人“留给”警方,出租车兄弟俩还是比较满意的。目前,两人仍在进一步处理之中。(丁祺 陶伟 马翔宇 余红霞 周梅)。

记者 师傅 目击者

上一篇: 福州警方破获涉爆案件10起 收缴炸药逾3600公斤

下一篇: 3人拉扯推倒受害者抢走包 未驾车不构成抢劫罪



发表评论:
相关推荐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琪花分类网 版权所有 0.270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