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驾未年检车事故死亡 儿子用虚假材料索赔被拘


 发布时间:2020-11-23 06:28:12

花了8.2万余元的医疗费。经司法鉴定,余先生的伤残等级为八级。交警部门认定,杜小姐驾驶车辆发生交通事故后“未保护事故现场,造成事故发生原因无法查清”,对事故负全部责任。虽然杜小姐为车投了保险,但事故发生后,保险公司以杜小姐属于“驾车逃离现场”,拒绝理赔。于是,余先生将杜小姐和保险公司一并告至法院。要求杜小姐承担全部责任,并要求保险公司在交强险和商业险范围内承担赔偿责任。杜小姐觉得自己“很冤枉”,自己是为了及时救人,用车将伤者送到医院,才导致未能保护现场。保险公司辩称,杜小姐属于驾车逃离事故现场的情形,根据保险合同相关条款的约定,商业险部分不予赔偿。法院审理认为,杜小姐在事故发生后用肇事车辆载受伤的余先生救治,意在救人,并非逃离。

虽然导致未保护事故现场,但是也及时保护了余先生的合法权益。这种情况并不属于机动车辆保险条款中所列之“在事故后驾驶肇事车辆逃离事故现场”的情形,因此,对保险公司的抗辩,法院不予采纳,保险公司不能因此免责。-法官说法- 提倡救人优先 就本案涉及的法律问题,记者采访了本案主审法官陈彤。保险公司援引相关保险条款,抗辩杜小姐在事故发生后离开,未保护现场,造成事故发生原因无法查清,属于保险条款中规定的“驾驶肇事车辆逃离事故现场,依其公司的机动车辆保险条款属保险人不负赔偿责任”的情形。陈彤认为,上述条款目的是为了惩戒当事人以恶意逃避责任为目的蓄意破坏现场,但本案中,杜小姐并无逃离现场故意,不属于此类情形。

所以,法院对保险公司的抗辩未予采纳。陈彤认为,机动车事故发生时,理应将人的生命与健康置于首要地位,使受害者获得及时送医救治,倡导珍惜生命、尊重人权的积极健康的社会风尚,而非为了规避保险拒赔风险或避免自己因破坏现场而承担全责,置受害人生死于不顾。本判决正是基于此种价值理念而作出。与此同时,在尊重生命的基础上,也应提醒驾车人注意相应方式方法,如确认对方当事人未受伤或伤情较轻,非紧急情况下应先行报警,以拍照、录像等方式自助保留现场证据,方便警方进行责任认定再离开现场。

车主被自己家的货车撞死,保险公司是否应当赔偿损失?法院的判例给出肯定的答案——要赔。意外事故 货车后退撞死司机 去年初,赵先生驾驶一辆货车在大理市上关镇倒车准备卸载砖块,赵先生停下车后,发动机未熄火,已拉手刹。他站在货车后方用撬杠撬动货箱内砖块时,货车向后倒退将赵先生挤压至车辆后面的墙上,造成赵先生当场死亡。经大理市公安局交警部门认定,赵先生负此次事故的全部责任。出事故前赵先生的货车在永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云南分公司大理营销服务(以下简称“永安财产保险部大理服务部”)买了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被保险人为赵先生。

为赔偿事宜,赵先生的家人将永安财产保险部大理服务部告上了法庭,要求对方赔偿赵先生各项损失共计46万元。庭审时,被告答辩称,赵先生是被保险人,保险公司根据交强险条款第五条的规定拒绝赔偿。法院判决 保险公司赔11万元 大理市法院审理认为,保险公司与赵先生在自愿的基础上签订的保险合同,属有效合同。合同受法律的保护,当事人均应严格履行自己的合同义务。本案双方当事人争议的焦点是:此次事故,保险公司是否应当承担保险赔偿责任。赵先生的家属主张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的规定,保险公司应承担保险赔偿责任,保险公司则主张赵先生属被保险人,按照交强险条款第五条的规定,保险公司不应承担责任。

大理市法院认为,车辆的投保人及司机均是被保险人,赵先生虽是投保人,但事故发生时其已离开被保险车辆,由于车辆向后退与身处车外的赵先生发生碰撞,此时,赵先生已属于此次交通事故的受害人,而不是事故发生当时的司机(被保险人);基于交强险购买上的强制性和赔偿上的强制性,决定了保险公司对受害第三者所承担的是法定的赔偿责任,即保险公司承担的是法定责任,而非合同责任。据此,大理市法院于近日作出一审判决,判令保险公司赔偿赵先生家人11万元。保险公司上诉后,被大理州中级人民法院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夏体雷 赵颖姝)。

保险公司 摩托车 材料

上一篇: 女子倒车夹死老公撞死自己 女儿看到意外全过程

下一篇: 广西北海原政府副秘书长孟荣展操控招投标被双开



发表评论:
相关推荐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琪花分类网 版权所有 0.156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