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急男子错上别家车 胆小女司机猛踩油门致追尾


 发布时间:2020-11-23 00:40:55

6日晚,宝安区发生因家庭纠纷导致三人身亡案件。微博称,9月6日晚,宝安区万丰派出所接到一男子报警,称其弟弟(长谷川某,男,39岁,日本籍)联系不上,可能发生了意外。接报后,民警立即赶往其位于宝安区沙井街道某小区的住处,发现该男子已死亡,同时在现场发现另有一女子及一男童也已死亡。警方立即展开调查。经警方初步调查,该案件因家庭纠纷引发,该男子于9月1日将其妻子杀死,并于6日将其儿子杀死后自杀身亡。该男子留有遗书,称因不堪忍受妻子家庭暴力,情绪失控杀死妻儿。(完)。

将其尸体抛到一垃圾场内,然后报案称其丈夫失踪,欲盖弥彰。桂林市警方13日通报,涉嫌故意伤害他人致死的韦女士已被警方刑事拘留。据介绍,9月1日下午,一韦姓女士来到桂林市公安局象山分局刑警二大队报案,称她丈夫谢某已失踪两天,请求警方帮忙寻找。据韦女士陈述,最后一次见到丈夫是8月30日上午8点30分左右,前一晚丈夫和同事在外喝醉了酒,凌晨2点多回到家后在卧室又哭又闹,吵闹声惊醒了熟睡中的孩子,韦女士将孩子送到保姆房间,自己去了另一间房睡觉。早上韦女士带着保姆和孩子出门时,看到丈夫在卧室洗手间洗漱,之后就再也没有见过丈夫,其手机也处于关机状态。民警在韦女士家中翻找谢某日常生活用品时发现,谢某没有出远门的迹象,既没有带换洗衣服,也没有带银行卡。在此过程中,民警意外发现韦女士已经搬了家。丈夫失踪,韦女士却在这时搬家,再回想起韦女士报案时的情形,警方觉得韦女士越来越可疑。据了解,韦女士和丈夫谢某在同一单位上班,都是中层干部。两人婚前都有婚史,并各有一个女儿,两人组建家庭后,两个女儿都去了国外读书,他们从福利院抱养了一个孩子一起生活。

在走访他们的邻居时,警方了解到,韦女士和谢某的关系并不是很好,夫妇俩经常吵架。还有邻居反映,8月29日半夜,他们家里传出过“乒乒乓乓”的敲打声。谢某的家人也证实谢某和妻子韦女士经常为了家庭琐事吵架。韦女士家的保姆在接受调查时向警方述说,当天早上出门时,其曾问过韦女士谢某酒醒了没有,韦女士告诉她说丈夫还在睡觉。这与之前韦女士说出门前丈夫在洗漱相矛盾。9月5日晚,警方对韦女士进行审讯,针对其之前所说话语中的各种漏洞展开心理攻势。9月6日上午,韦女士承认杀害丈夫的事实,并带着民警来到抛尸的地方指认丈夫尸体。据韦女士说,谢某经常醉酒,回到家中与她吵闹,有时还会动手打她。8月30日凌晨1点多,丈夫醉酒回到家后,两人又发生争吵,随后升级为打斗。打斗中她失手打伤丈夫的头部,因失血过多,丈夫倒地死亡。8月30日早,韦女士将保姆和孩子送到新房子居住。31日早,她将丈夫的尸体装进行李箱,驾车将丈夫尸体抛到一个垃圾场内,并用树枝盖好。(完)。

“已售罄”航班机票“黄牛党”可以弄到 加收几百至上千元不等;记者在白云机场亲证确有其事 在白云机场正规窗口买不到的机票,“黄牛党”可以帮你买到?想从广州回重庆过年的唐女士就遇到了这样的奇怪事。记者深入走访发现,“黄牛机票”来源神秘,已存在多年。唐女士的离奇遭遇 唐女士老家在重庆,在广州已生儿育女多年。由于丈夫要到重庆出差,4日晚上,唐女士帮忙在南方航空官方网站上订了一张次日的头等舱机票,花了将近3000元。5日早上,唐女士考虑到已经很久没回老家探亲,临时决定带上女儿,一家三口准备到白云机场补票。“先是去了南航的售票窗口,工作人员告诉我,机票已卖完”。

随后,唐女士又到了川航的售票窗口,同样被告知无票可买。经工作人员指引,唐女士来到候补区,打算碰碰运气,看是否有人临时退票。“在候补区,有陌生人主动靠了过来,询问了我的目的地”,随后,他称“有办法拿票”。“川航已经售罄的5日早上10时50分起飞的机票,他说可以搞到,但要多交1000元。”原价1000元左右的经济舱机票,票贩子一下提价近一倍。由于票贩要价太高,唐女士没有买“黄牛机票”。“我和女儿是可去可不去,但是如果别人真有急事,就肯定挨宰了!“唐女士回忆,更诡谲的是,就在票贩子搭讪期间,一名穿着机场工作制服的人在旁边揶揄,“票贩子占了那么多张票,却又卖不出去,活该!”她疑惑道,为何实名购买的机票会被票贩子囤积,而且机场工作人员明显知情,却为何不制止? 记者亲证票贩威力 白云机场是否真有“黄牛党”大行其道?8日下午,记者来到机场亲身体验“黄牛党”的威力。

下午2时许,记者来到白云机场出发大厅的E9窗口,该窗口的功能显示为“候补”区,有多人在排队退票。记者假意上前询问是否为退票处,一名守候在此的中年妇女立刻凑上前来搭讪。得知记者要购买去重庆的机票,她开始查手机,“南航最早是傍晚6点多的,我带你去国航,有下午4点多的,经济舱还有一个位置,时间正好来得及,就是费用稍微贵一点,1380元的经济舱,要收1800元。”记者表现出购票意愿,她立刻记下了记者的姓名和身份证号码,并打电话订票。短短几分钟,她已经打包票“搞定了”。看见记者怀疑的神色,黄牛贩子为了证明自己提供的票是可信的,亲自带记者领取登机牌,“拿到登机牌不会有假的,你还可以查票号,要是假的,你现在就可以把我送到派出所去。

” 闲聊中,她告诉记者,当天飞机票源比较充足,因此机票只加收400元费用,其中200元归“老板”;前几天票源紧张,差价会高一些,一张飞往重庆的机票要加收1000元。“这段时间飞往三亚、海口、湛江、张家界、桂林的机票都会加收很贵。刚刚卖出一个飞往三亚的,原价920元,我卖2000元。” 14时30分,记者来到自助取票机前查询,机上显示,记者已购买了航班号为CA9507、当日16时20分由广州飞往重庆的经济舱机票。此时,记者尚未付一分钱。警察表示没办法管 记者没有在自助取票机领取登机牌,来到中国国际航空公司服务窗口。

听说记者是通过黄牛党买票的,该工作人员帮记者开具登机牌后,竟直接将登机牌撕掉。“不要向这些人买票,去柜台买吧。”他瞄了一眼票贩子,提醒记者。值机主任撕掉登机牌的行为对记者出行并无影响,票贩子一通电话沟通之后,记者再次顺利地在该窗口领到了登机牌。随后,记者以各种借口放弃交易,票贩子先是要求按照票面价格的10%付退票费,后来因为航班延误,记者没有为这张“黄牛机票”支付任何费用。记者到派出所反映情况。“我可以派一个警员跟你去了解情况,但老实说,他们不是强买强卖,而是私自协商价格后自愿进行交易,这个我们公安管不了,只能问询然后放出来,没法造成什么实质性的打击。

”一位警察说:“大不了我们抓到她,罚她站半个小时,能给你消消气不?” 疑 团 机票来自何方? 到底这些神秘的机票从哪里流出的?这位毛姓票贩子以“很复杂”为由不作解释。在记者不断打探之下,她称这是“机组票”,并称“每辆飞机有两个座位是机组票,供机场内部人员使用,不对外销售”。记者询问各航空公司的售票窗口工作人员,他们表示对黄牛党一事并不知情。“现在机票是实名制,怎么会有黄牛党?”记者致电南航工作人员邹女士询问时,她如此反问。(记者梁爽、钟传芳)。

男子 女士 轿车

上一篇: 律师呼吁将呼格吉勒图案重审作为司法公开标杆

下一篇: 宝马驾驶员为二十元停车费暴打女收费员



发表评论:
相关推荐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琪花分类网 版权所有 0.305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