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州警方端掉三家族贩毒团伙 缴获毒品超18千克


 发布时间:2020-11-23 10:31:13

事发地是菜市场 当6名男子突然冲进菜市场时,人们还以为是便衣民警抓赌:这些人将正打着扑克的人扭住,有人被围堵,有人更被拍砖打伤,3名打牌的人最终被押入轿车带走。昨日午后1时,在泉州市洛江区行政服务中心隔壁的新南市场,发生一起绑人事件。事发约3小时后,洛江公安就解救了人质。至昨晚,警方仍在紧张地审讯中。参赌3人被抓走 大家还以为抓赌 在新南市场里,摊贩们互相熟识,关系好的几人不时凑在一起玩扑克。35岁的菜贩阿思是本地人,在洛江做生意有几年了。昨日午后1时,他也凑在一摊牌局旁下了注。当时市场内有多个牌局。不知何时,来了6名男子。“他们都很年轻,看着挺斯文的,大家都不认识”,阿思妻子杨女士说。50岁的老郭住在附近,事发时他前来买菜,也被逮住。一名摊贩阿民被追上后还挨了板砖。一阵混乱后,6名男子将阿思、阿民和老郭押入轿车带走。有人还以为,这是便衣民警来抓赌。有人记下了离去轿车的车牌号,“警方抓赌都会亮身份,也不会打人。

”随后,大家报警。近半小时后,被抓走的阿民独自返回了市场。他说,来抓人的人很有可能是绑匪。“我们3个人被控制在车后座,一上车,手机就都被收走了。”他说,轿车随后往泉州市区方向行驶了1000多米,绑人者将一部破旧的手机交还给他,将他撵下车。家属被索万余元 警方救回被绑者 见阿民返回,杨女士给丈夫打去电话。“电话倒是接了,支支吾吾的。” 怀疑阿思和老郭被绑架了,大家报了警。众人正在派出所做笔录,阿民接到阿思的电话,“说拿5000元去赎人。” 老郭的哥哥也正往新南市场赶,他给弟弟打电话,“对方提出要10000元放人。” 家属们再次向洛江公安分局报警。警方让家属以筹钱为借口,先稳住对方,以便营救。家属们之后不断接到催要赎金的电话。焦急地等到下午近4点,警方传来消息,事件已解决。杨女士等人赶到洛江公安分局,在门外匆匆见到阿思和老郭在警局内一闪而过,并无大碍,众人的心才放了下来。洛江公安证实确有此案,正对相关人员突审,预计将持续较长时间,暂时无法对外发布消息。

截至昨晚10时,阿思和老郭仍在配合警方调查。其家属称,无法通过手机联系到他们。(海峡都市报闽南版记者 涂传之 陈晓婷 田米 见习记者 李斐斐 文/图)。

无证司机开假牌车带朋友持猎枪去打猎,路上被交警拦下。8日,高速交警崇阳大队民警在隐水洞收费站查获一起非法持有枪支案。8日晚,高警崇阳大队民警在咸宁隐水洞收费站执勤,20时50分左右,号牌为鄂AH1L89的白色雪铁龙富康988轿车欲从收费站上高速公路,该车破旧且号牌字体模糊,民警疑为假牌车。民警让司机吴某出示身份证,核对后发现其系无证驾驶。民警控制驾驶员并检查该车。同车还有2人,均未下车为吴某求情,令民警生疑。细查后,在后备箱找到一支单管猎枪和4发子弹。吴某交代,他是通山县高坑村人,当晚约朋友去通山县黄沙铺镇打猎。目前,该车牌照确定是假牌,吴某因非法持有枪支已被通山县警方刑事拘留。(通讯员王羽枫)。

文三路上车水马龙,学军中学的学生刚刚晚自习下课。吴某,安徽人,42岁,曾坐过9年牢,2010年出来后工作不好找,在姐姐厂里干了段时间又遭遇亲情危机,交了个女朋友条件比自己好很多。他筹划了很久,想通过一起简单而完美的抢劫案“赚”到钱证明自己。那天晚上,他明明看到是一个女人独自钻进驾驶室,拉开后车门钻进后座,却发现旁边是女人的老公,前座是女人上高三的儿子,他彻底懵了。昨天,吴某受审,涉嫌罪名“抢劫”,而且可能会获重刑。

他为什么抢劫 吴某个子不高,面孔消瘦,脚上绿色的球鞋格外醒目。吴某有案底,2001年因盗窃罪被判15年有期徒刑,2010年假释出狱。社会上工作不大好找,吴某就到二姐的工厂帮忙,一度干得不错。但那个时候,他总感觉到“二哥老是无端指责我”,吴某想,二哥是不是觉得自己是来分钱的? 后来,吴某结识了一个女朋友,但是女友无论工作条件都比自己好。他想开个汽车美容店,找兄弟姐妹借了一圈钱,没有成功。庭上,吴某说觉得家人看不起他,而且“社会上也不欢迎自己这样的刑满释放人员”,所以他需要证明自己,用钱证明自己。

他为什么选择在学校门口动手 吴某不是激情犯罪(指临时起意),而是蓄谋已久。这是公诉人强调的一点。据说,吴某在今年2月份,也就是行动前的两个月,就已经买好了匕首和仿真枪。吴某的计划是劫持一个开车的女人,用凶器胁迫她开到偏僻处,交出银行卡说出密码,简单而完美。那天,吴某戴着假发,口袋里揣着他的凶器和胶带纸,租了辆车在市区里转悠,“其实我刚开始很犹豫,也没有具体目标,晚上8点多的时候,晃到了文三路上,看到这里停着很多车,就决定下手了”。

当时蒋女士来接上高三的儿子下课。其实当吴某把目标选定蒋女士时,她已经接到儿子,她的丰田车里,副驾驶室坐着儿子,后座坐着老公。只不过这一切,慌乱的吴某在昏暗的环境下都没有发现。正当蒋女士准备开车时,左侧后车门被一把拉开,一个男人一手拿枪一手持刀就这么钻了进来。当时的镜头是多么尴尬。之后,就是万分混乱了。他有三项加重情节 公诉人提出,吴某扎了蒋女士老公七八刀,妈妈和儿子在助战过程中都受了伤,后来吴某逃跑路上还砍伤了一个女学生。

吴某说当时他彻底懵了,“前面的年轻男子过来夺我的枪,旁边的中年男子又箍着我”,吴某说他只好拿着刀胡乱挥舞,根本记不得扎了几刀。庭上,吴某边说还边比划,末了,还把手放在牛仔裤上擦了几擦。当老公和儿子在车里与吴某搏斗,蒋女士跳出车外大叫“抢劫!抢劫”。学军校门口的保安抄起一根废弃钢管冲上去,保洁员宋师傅和两个市民逼上前去,两位在附近执勤的交警也加入了进来。吴某仓惶而逃,一路狂奔中,感觉撞上了人,“我当时真的很想死,就拿刀挥了挥,后来才看清是个女学生”。

受伤的人又增加了一个。公诉人说,吴某至少有三项加重情节,持械、致人重伤、累犯。而且那两名高三学生后来高考也因为心理上的不安全感而大受影响。吴某的辩护人京衡集团律师陆玉婷说,吴的性格有点倔,有点偏激。她曾代表吴某联系过受害人,想通过赔偿获取些许谅解(法律上,如果受害者出具谅解书能使法官在量刑时有所考虑),但受害人说,“不必了”。昨天法院没有当庭判决。按吴某的情节,至少十年以上,也很有可能是无期。

警方 毒品 吴某

上一篇: 记者微博质疑交警被指“乱吠”引争议

下一篇: 职业乞丐编造悲情博同情讨钱财 高铁列车上被查获



发表评论:
相关推荐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琪花分类网 版权所有 0.362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