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江中院引入合适成年人制度 保护精神病人诉讼权


 发布时间:2021-01-14 00:42:58

“全国各地自然条件、文化习俗差异大,集中统一休假很难发挥优势,建议实行分省分时带薪休假避免‘黄金粥’。”全国政协委员、民建中央常委钱学明说。“黄金粥”的拥挤,恰是因为带薪休息执行不力所致。而公务员和事业单位工作人员,由于其权利能够获得保障,灵活休假和个性安排不存在问题,并在实际中得到了很好的执行。而恰恰是数量占多数的其他群体的休假权未能获得保障,“带薪休假”还处于权利空白,从而使得灵活和个性出行的需求,被政策性挤压到了法定假日期间,并带来出行的拥挤。这也是为什么国外的法定假日不是很多的情况下,却很少出现中国式“黄金粥”的原因所在。同时,“黄金粥”的出现还有一个重要的因素,便是节日安排的统一性。比如五一、中秋、国庆和春节等假日,都有着独特的意义,而这样的节日安排,其本身是无法进行调剂,总不能让一部分人不休春节而调整到其他地方。

那么地方即便再灵活,也不可能对国家法定假日进行调整,而在带薪休假未能充分得到保障的情况下,分省分时就没有任何意义。而若是带薪休假得到了很好的执行,每个人都可以充分自由的安排,那么分省分时就没有存在的必要,反倒会对个人的权利形成限制。比如一个人原本可以根据季节的变化,结果自身爱好、工作实际等,在一年内自由的安排休假方式,结果却可能因为分省分时而错过时间。在这种情况下,分省分时反倒会成为一种羁绊。再从可操作性来看,分省分时也存在着很大技术性难题。这其间除了利益之争外,如何调整彼此之间的关系,谁在前面谁在后面,谁在旺季谁在淡季,如何让分省分时更加科学,面临着很多的障碍与挑战。同时,按照简政放权的要求,休假是每个人的自由权利,其有不受干扰的权利。分省分时的实施反倒会形成权利干预,这样的结果恐怕是提议者和赞成者所未能预料到的。

分省分时休假避“黄金粥”看似初衷良好,实则并不合理,其忽略了几个关键前提,一是“黄金粥”的产生根源,不是休假制度安排不合理,而是权利保障机制执行不到位。二是政府的有形之手不能干预太多,虽然“黄金粥”是个社会管理问题,但根本上还是市场供需问题。三是存在着实施的技术性障碍,导致其根本不具有可操作性,即便勉强实施,也可能成为摆设。同时应当看到,随着交通拥堵的升级和集中出行带来的种种问题,很多人的休假方式已然发生了变化,更加注重个性化和随意化,这样的改变何尝不是一种进步?由此而论,分省分时的提议未免有些末本倒置。(堂吉伟德)。

郑州市金水区法院审理一起未成年人犯罪案件,邀请金水区妇联工作人员以“合适成年人”的身份到庭参加诉讼。据悉,这是我省法院首次邀请合适成年人参加诉讼。“合适成年人”制度是新刑事诉讼法的一个创新,是指公安机关、人民检察院、人民法院讯问、审判涉罪未成年人,在其法定代理人不能到场或者不宜在场时,依法通知符合一定条件的成年代表到场,代为行使法定代理人的部分诉讼权利,维护涉罪未成年人合法权利,并履行沟通、抚慰、教育等职责。8月7日,未成年人豆某在网吧趁人不备将他人价值2100元的手机盗走;9月初,豆某在某酒店内盗取他人包内2600元现金。

金水区法院审理认为,被告人豆某非法占有秘密窃取他人数额较大财务,已经构成盗窃罪,但由于豆某未满18周岁,应当从轻或者减轻处罚。当天的庭审中,被告人豆某的法定代理人无法到场,法院邀请金水区妇联代表时军作为“合适成年人”参与诉讼。时军首先与豆某进行庭前沟通、谈心;在庭审中,适时替豆某辩护,并参与到法庭教育环节对豆某进行法制教育。庭后,主审法官告诉记者,审理未成年人案件,“合适成年人”一般会在学校、单位或基层组织等机构中选取具有丰富社会工作经验,而非公检法在职人士来担任。

(记者 谢建晓 实习生 张美龄)。

省十二届人大常委会第五次会议昨日分组审议《广东省信访条例(草案)》。不少省人大常委会组成人员在会上指出,信访立法应当以维护信访人的权利为出发点,既规范信访人的无序行为,也充分保护信访群众的权益,规范国家机关及其工作人员接待群众的行为,强调人民群众的主体地位,防止走到对立面。观点 立法的出发点应是维护信访人的权益 “疏导教育”、“说服教育”、“以警告、训诫或者制止”、“责令围观人员离开现场”……条例草案中的这些用语引起了参加分组审议的部分省人大常委会组成人员对立法出发点的关注。不少常委会组成人员指出,信访立法在很多人看来是规范上访群众的行为、规范信访秩序,这种思路是有偏差。

信访不等于闹事,群众向党委政府提出积极的建议,比如推进改革开放、建设和谐社会等,也属于信访范围。省法院在评估条例草案专家建议稿中也指出,“法制的归法制,信访的归信访”这个提法值得斟酌。法制和信访没有矛盾,只是说过去解决信访问题时存在非法制化的情况。我们立法的出发点,应该是维护信访人的权益,而不能去限制或者说制止这方面的权利。有常委会组成人员表示,信访条例首先要体现群众路线,信访是党和政府联系群众的一个重要渠道,渠道通了问题就很好办了。另外,还要规范信访工作、规范国家机关及其工作人员接待群众的行为,强调人民群众的主体地位。争议 信访是不是一种补充救济制度 条例草案明确了信访制度的功能应当以政治参与、表达沟通、权力监督功能为主,权利补充救济功能为辅。

但在审议和评估过程中,是否明确“权利补充救济”的功能定位存在不同的看法。省人大常委会委员朱穗生在昨日的分组审议时指出,定位表述中“维护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合法权益的补充救济制度”这个提法应该斟酌,他不赞成把信访作为一项救济制度,因为目前国家的救济制度很多,还是要回归到信访本身的功能定位上,那就是党和政府联系群众的桥梁。“就立法宗旨来看,我不认同将信访作为纠纷解决和权利救济的手段,因为信访没有权利救济的功能。”省人大常委会立法咨询专家曾学智说,信访过程中反映的问题很多是历史问题、社会问题,甚至是很复杂的问题,需要我们全盘考虑、适当解决,但不等于是信访条例可以解决的问题。

而省人大常委会立法咨询专家吴军辉则指出,从信访制度的历史来看,大部分集体信访都是维权,绝不是说纯粹地为了政治参与,纯粹地为了监督谁而来搞信访,大部分都是为了维权。它客观上确实是一个权利救济的途径。同时,现在是矛盾集中显现的时期,在这种现实情况下,如果不能通过补充性的权利救济途径为群众解决问题提供出口,对整个社会来说是个不稳定因素。(记者 辛均庆 通讯员 任宣)。

江中 成年人 权利

上一篇: 评论:严防“四风”借春节反弹

下一篇: 昆明警方销毁5万余仿真枪及管制刀具



发表评论:
相关推荐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琪花分类网 版权所有 0.241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