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襄州玉米地现女尸 死者因借钱不还被害


 发布时间:2021-01-14 00:18:57

湖北襄阳市襄州区伙牌镇一块玉米地里惊现一具女尸。警方通过走访、协查通报等,远赴广东省澄海市抓获犯罪嫌疑人张某某。30日,襄阳市襄州区刑警大队警方通报,张某某已被押解回湖北襄阳。12月9日上午,襄州区伙牌镇尹张村1组村民张某到该组四干渠附近的玉米地内采摘野菊花时,发现一具高度腐败的女尸,迅速报警。接警后,襄阳市公安局分管刑侦工作副局长陈勇等迅速带领市、区两级公安机关侦查人员赶到现场。经现场勘查,发现死者年龄在25岁左右,胸腹部等处有伤,死亡时间在45天左右。迅速成立市、区两级侦查专班。12月10日,侦查专班围绕现场开展访问,并印刷协查通告一万余份。先后在襄阳市区及周边县市的商场、集贸市场、旅店、网吧等人员密集场所广为张贴。同时,在襄阳电视台、楚天都市报等媒体刊播寻尸启事。12月16日,湖北省公安厅将此案列为省厅督办案件。

12月25日,经多方查找,确定死者系张霞(化名,女,27岁,宜城市刘猴镇石河村2组人),2009年与襄州区朱集镇袁湾村袁某结婚,双方育有一子,平时在汉江路汽修厂上班。11月1日,张霞骑电动自行车到樊城区新华市场三楼帮别人卖衣服,晚上6时失去联系,生前与一个自称张明的男子关系暧昧。经过连夜对张霞生前交往信息进行调查,查明与其暧昧的男子张明,真实姓名为张某某(35岁,张家集镇张集村10组人,在广东打工)。经查,案发期间张某某返回过襄阳,并在襄阳新华市场附近活动,张某某具有重大作案嫌疑。专案民警连夜赶往广东汕头,在汕头、澄海两地公安机关的大力配合下,于26日晚10时在澄海市澄华区振兴路一玩具厂内将张某某抓获。经突审,张某某因借债与张霞发生纠纷将张霞杀害的犯罪事实供认不讳。

专班民警根据其供述在其行李箱内找到了张霞生前佩戴的黄金项链和戒指。经查,张某某于1996年因偷牛被判刑5年。据张某某供述,今年3月在襄阳市王寨一茶馆打麻将认识张霞,此后两人联系便密切。张霞曾向张某某借45000元钱。10月22日,张某某从广东打工回家,多次找张霞还钱,张霞拒绝还钱。11月1日,张某某约张霞一起到朋友家吃饭,张霞赴约。俩人租了一辆车从201国道路口下车,张某某掏出从市区买的匕首,先把张霞脖子上划一刀,又在其腹部连捅3刀,然后扔到杂草丛生的玉米地田梗边。张某某拿了张霞的项链、戒指和手机,第二天离开襄阳。目前,案件还在进一步审理中。(完)。

近日,家住枞阳县汤沟镇的小伙子朱平来到枞阳法院汤沟法庭,起诉与妻子张霞离婚,原因是妻子经常透支信用卡,而卡债却要自己帮助偿还,妻子的行为令其失望。原告朱平和被告张霞都是1990后出生,两人在江苏常熟打工时相识并于2013年春节结婚。张霞平时喜欢购物,去年在银行办理了一张可以透支五千元的信用卡,这使得张霞的购物欲更加膨胀,为此家里多次收到银行的催款单。朱平多次劝说妻子购物要节制,日后在城里买套房子居住。妻子张霞非但不听,反为信用卡的还款问题发生争吵。办案法官及时联系到张霞并通知到庭应诉,张霞对丈夫起诉离婚感到惊讶和不安。6日,经过法官的调解,张霞主动向朱平作出保证,以后会控制刷卡消费,不再胡乱花钱,朱平这才同意撤诉。信用卡付款虽方便快捷,但是对待刷卡消费的行为仍须谨慎,切莫冲动消费。(文中人为化名)。

在大连开发区三院的手术室门口,内蒙古来连务工的张霞(化名)已经等了4个多小时,就在昨日上午,在大连湾街道大房身村委会附近,她19岁的儿子小鹏(化名)被一男子砍伤。经医生诊断,小鹏的头部、肩膀等处中了六七刀。小鹏曾把手机抵押给严某。(视频截图)严某在接受电视台采访时称自己喝了不少酒。男子突然向小鹏连砍数刀 据现场围观的群众介绍,当他们发现小鹏时,警察和120已经赶到了现场。一位围观者告诉记者,据说是小鹏欠了砍人的男子800多块钱,估计是一直没还钱,所以男子才抡刀将小鹏砍伤。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目击者告诉记者,砍人者姓严(音),小鹏管严某借钱后不久,曾把自己的手机抵押给严某,严某还上门讨过几次债务,小鹏一直没有还钱。后来严某把小鹏的手机给弄丢了,小鹏听说后告诉严某,这款手机花了1700多元,所以扣除他借的830元,让严某再还给自己900元。而严某却表示,他可以给小鹏重新买个手机,但小鹏表示手机卡丢了也得额外赔钱。“今天早上他俩在村委会附近一直争吵,后来严某回家拿了一把菜刀对小鹏砍了好几下。当时正好被严某的弟弟看到,才将他抱住。”该目击者告诉记者,严某当天喝了一斤多白酒,在砍人时嘴里还吐着酒气。

10多分钟后,警察和120相继赶到了现场,严某被警方带走,小鹏则被送往了大连开发区三院。小鹏瞒着母亲管别人借钱 接到记者电话时,小鹏的妈妈张霞的情绪一直很激动,此时的她已经在医院的手术室外面等了4个小时。事发前,她曾看到儿子跟严某出去了,没想到一会儿工夫,她的一个老乡跑回来告诉她,小鹏被砍了。“现在儿子还在抢救中,也不知道是个什么情况。”张霞告诉记者,她是内蒙古人,自从她和丈夫离婚后,她便独自带着儿子来到大连生活。此前,张霞一直在大连一家服装厂工作,后来因为身体原因,张霞便辞了职,于是家里的全部经济来源便落到了小鹏身上,而小鹏也同样来到了这家服装厂打工。“前段时间我回了趟内蒙古,因为我还有个女儿在那边,正好赶上她放暑假了,我准备接她过来玩玩。”在张霞走之前,特地给小鹏留了一些生活费。但未承想,小鹏竟然瞒着她又管严某借了一些钱,此人正是砍人的男子。“上周我回来后,小鹏也没有告诉我借钱的事儿,可能是怕我说他,直到上周三儿子被打以后,我才知道他借了钱。”张霞告诉记者,当时严某曾带着一个人来家里找过小鹏,小鹏跟他们出去后不久回来时脸上都被打破了。

在张霞的逼问下,小鹏这才跟张霞说了实情。“小鹏跟我说,在我回内蒙古的那几天,曾管严某借了330元钱,并跟他讲等我回来后就还他,后来小鹏就把自己的手机抵押在他们那了。”张霞说。(《半岛晨报》、海力网记者 齐书勤) 疑问 砍人者曾让小鹏多还钱? 张霞告诉记者,小鹏跟她说,他管严某只借了330元钱,但严某却让他还830元,还写了一张欠条。“严某说我以前向他借过500元,加上我借的330元,一共是830元,但我之前没管他借过钱啊。”张霞表示,自己和严某都是来连的务工者,都是住在大房身村,虽然认识但彼此并不熟悉。当被记者问及既然他已经在上周回到了大连,而且在上周三目睹了一次儿子被打后,为何仍没有还钱,张霞并没有讲。伤情 小鹏挨了6刀,现仍昏迷中 昨日下午4时30分许,在经过了4个多小时的手术治疗后,小鹏终于从手术室被推了出来。“据医生讲,他现在还在昏迷中,只有一点点意识。”张霞告诉记者,事发后她曾数了一下小鹏的伤口,其中后脑挨了4刀,肩膀和脖子各挨了1刀,后脑受伤最为严重,已经能看见骨头了。“我本来想带着儿子回老家,让他去当兵,都已经买好了10号的车票,没想到突然发生了这样的事。

”目前警方已经介入,具体情况正在调查当中。

张霞 襄阳 襄州

上一篇: 最高法出台司法解释 明确四种上下班途中工伤情形

下一篇: 官员强奸幼女案被害人律师获评云南最具影响力律师



发表评论:
相关推荐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琪花分类网 版权所有 0.150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