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建新规保障残疾人就业和无障碍设施配套建设


 发布时间:2021-04-09 01:04:23

前不久提请十一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二十二次会议初次审议的刑事诉讼法修正案草案,规定了刑事和解制度。在分组审议时,是否应当规定这一制度,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的意见不尽相同。现行刑事诉讼法对自诉案件的和解作了规定。为有利于化解矛盾纠纷,刑诉法修正案草案适当扩大和解程序的适用范围:因民间纠纷引起,涉嫌侵犯人身权利民主权利、侵犯财产犯罪,可能判处三年有期徒刑以下刑罚的故意犯罪案件,以及除渎职犯罪以外的可能判处七年有期徒刑以下刑罚的过失犯罪案件。但是,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在五年以内曾经故意犯罪的,不适用这一程序。对于当事人之间达成和解协议的案件,人民法院、人民检察院和公安机关可以依法从宽处理。“对于刑事和解,总感觉有花钱买平安的嫌疑。”刘振伟委员说,是否要这样规定,会不会影响刑事司法的严肃性、权威性,建议再作研究。丛斌委员说,实践当中确有这样的情况,公诉案件中的加害人花一些钱,被害人不再告了,侦查机关就不移送起诉了,实际上这种做法是严重的违法行为。“调解公民之间的纠纷是民法的功能,不是刑法的功能。

”丛斌委员指出,刑法的功能就是打击犯罪、保护社会主义社会关系。而调解民间的矛盾和纠纷是民法调整的范围,在这里把民法的调整内容加进去了,这是第一个不合适。第二个不合适是,当事人和解就可以从宽处罚,与刑法基本立法原则相违背。因为检察院是代表国家提起公诉,这个时候要说和解的话,应该是国家和被告人和解,被害人及其代理人不是庭审主要诉讼主体,他们和解了就可以对抗国家法律的尊严,有损国家法律的威信。刑法第四章、第五章规定的犯罪,是侵犯公民人身权利民主权利和侵犯财产的犯罪,从保障人权的角度看,这些是很严重的犯罪,通过当事人和解就不起诉了或者从宽处理不合适。而且从宽处理的“宽”不好掌握,无形当中给法官一个更大的自由裁量权。丛斌委员强调,刑事诉讼法不能与刑法的基本原则相违背。刑法并没有规定公诉案件的当事人之间和解就可以从宽处理,刑事诉讼法不能把实体法的内容也规定了,这样会造成程序法和实体法调整的范围界限不清。“如果真想设置这样的法律制度,也应该先修改刑法,然后刑诉法再设定相应的程序。

”丛斌委员说,社会主义法律制度,必须体现社会主义的基本特征,就是消除两级分化,缩小贫富差距,如果有钱的人通过用钱来逃避应该受到的刑法惩罚,那么困难群体怎样保护?为什么不能用加大惩罚的措施来保障被害人的合法权益呢?比如作这样的规定:“加害人有条件赔偿被害人的损失而拒不履行的,应加重处罚或从重处罚。” 沈春耀委员则认为,刑事和解程序是一个非常好的制度。过去,刑事和解只限于自诉案件,公诉案件没有和解程序。在公诉案件中可以搞和解,应该说是一个很有新意的举措,是恢复性司法理念的具体体现。沈春耀委员还建议,将“可能判处三年有期徒刑以下刑罚的”可以和解,把“三年”改为“五年”。他的理由是,按照这一规定的范围,刑法第四章是关于侵犯公民人身权利民主权利的犯罪,第五章是关于侵犯财产权利的犯罪,可能判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的公诉案件有4种犯罪,其中属于因民间纠纷引起的只有刑法第二百六十一条,这一条是对于年老、年幼、患病或者其他没有独立生活能力的人,负有扶养义务而拒绝扶养,情节恶劣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

“这种情况还是把它规定为可以和解比较好。”沈春耀说。(记者陈丽平)。

“未婚妈妈”和“小三”会面临经济处罚?武汉日前公布《武汉市人口与计划生育管理若干规定》征求修改建议,其中一些规定被外界认为是向“未婚妈妈”和“小三”开罚。武汉市卫计委2日独家回应称,新规中没有明确提到“小三”和“未婚妈妈”,此次修改是为适应社会新形势、加强计生执法力量。正在征求市民和社会公众意见的《武汉市人口与计划生育管理若干规定》(以下简称《规定》),第二十六条规定,未婚生育且不能提供对方有效证明的、或明知他人有配偶而与其生育子女的之一的,当事人应依照《湖北省人口与计划生育条例》缴纳社会抚养费。

2009年施行的《湖北省人口与计划生育条例》中规定,重婚生育、有配偶与他人生育的,按所在县(市、区)上一年度居民年人均可支配收入的3倍分别征收社会抚养费。统计显示,武汉市城市居民2012年人均可支配收入约2.7万元。也就是说,按照条例,“未婚妈妈”或“小三”可能面临8万元左右的罚单。武汉市卫计委法规处人士说,《规定》中引起热议的“第二十六条”是新增内容,也是对《湖北省人口与计划生育条例》中涉及违法生育规定的重申和细化。这位人士称,为适应社会变化,武汉市《计划生育管理办法》自1990年实施以来,在1994年、1999年、2004年和2010年经历了四次修订。

为适应社会新变化,从2011年开始,武汉市卫计委启动《规定》的修改工作。据介绍,新版《规定》最大进步是“人性化”,全篇没有任何“强制终止妊娠”“必须绝育”等字眼。“这只是一个征求意见稿,还要通过武汉市人大审议,最终以正式规定为准。”这位武汉市卫计委人士说。按武汉新规,“未婚妈妈”、“小三”生育后都将面临缴纳社会抚养费的问题。就此条规定,记者采访了相关专家。●新规可操作性不强 记者:如何解读这条罚款规定? 尚重生(武汉大学社会学专家):规定的出发点是好的,是维护计划生育权威的体现,从计划生育的有效性来看,有一定道理。

但这个规定很难操作,“明知他人有配偶”,这个“明知”是什么情况?有的是知道但隐瞒,有的确实是女方被欺骗了等。而且男女双方一起生孩子,其具体情况很复杂,涉及感情、传统文化等各个领域。这就需要法律的刚性和执法的灵活,应出台相应的司法解释。●对未婚生育的男方如何约束 记者:有人质疑“未婚妈妈”是道德问题,用法规处罚无必要也无依据。你怎么看? 尚重生:出轨、小三等是道德问题,但“未婚妈妈”生了小孩,小孩需占用社会公共资源,这不是简单的道德问题,而是社会问题。记者:这条新规没有涉及对男方的处罚问题。

尚重生:生孩子不可能是女方一方面的事情,那造成未婚妈妈生育的男子该怎么约束,有没有相应的处罚措施呢?3倍缴纳社会抚养费,对于经济状况较差、未婚生育的,她没有钱缴纳社会抚养费,怎么办?而对于一些富人来说,他们有钱罚。当然也看男方愿不愿意出钱,这中间也会造成一定的社会问题。所以,法规出台也要考虑执法成本、个人成本,考虑有利维护社会稳定。另外社会抚养费的去向,如何管理也是很大的一个问题。记者:一些人担心罚款新规会导致堕胎或者弃婴现象增加。尚重生:这些现象增加是必然的。另外,如果未婚妈妈处境比较困难,她得知要罚款,可能会选择逃跑、藏匿、躲避,还有可能造成的弊端就是卖孩子。

@兔主席:关于未婚妈妈,中国人和西方态度确实有别,有文化因素,中国人认为正常情况下不太可能出现未婚妈妈,想不出什么理由,推断未婚妈妈很可能是小三,按经验一刀切;此种人又有道德负罪,还假定有人抚养,因此,社会对这些女性及其子女缺乏同情;西方人性和婚姻态度比较开放,年轻未婚妈妈很多。@小墨花园:本来未婚妈妈们就是弱势群体,应该受到社会的关爱,而不是让大家觉得做未婚妈妈很可耻,这样只会造成更多婴儿被抛弃。@小楼昨夜听秋雨的围脖:我不赞成未婚先孕的行为,但不能否认未婚妈妈也应享有生育权。

我反对第三者行为,但道德规范不是可以简单的通过法律手段来约束的。法律法规是惩恶,扬善靠的是思想教育,身体力行,请政府官员从自身做起为民众树立榜样。罚款只能让政府涉嫌敛钱的嫌疑,并不能制止富人包养小三并生育婚外子女。@雾满拦江:小三倒也罢了,感觉罚未婚妈妈太没天理,你凭什么剥夺女性的生育权?如果有女生不想嫁人,但只想生个宝宝,凭什么不可以?你又凭什么罚人家款? 统计显示,武汉市城市居民2012年人均可支配收入约2.7万元。按照条例,“未婚妈妈”或“小三”可能面临8万元左右的罚单。

残疾人 设施 规定

上一篇: 聂树斌案律师递申请要求鉴定枪决照

下一篇: 女子深夜回家被电动车撞倒 肇事者劫财还想劫色



发表评论:
相关推荐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琪花分类网 版权所有 0.552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