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制办就《特许律师执业考核条例》征求意见


 发布时间:2021-04-14 02:40:41

备受关注的“唐慧女儿案”,最高法院昨日依法裁定不核准周军辉、秦星两名主犯死刑,将案件发回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重新审判。永州少女被迫卖淫,因为“上访妈妈”唐慧的不断“申冤”,造成了很大的社会影响。但是,由于唐慧的一再受挫,且遭到饱受诟病的劳教处分,该案的恶劣程度在舆论场中似乎也在加剧。对弱者不幸的同情,有时甚至可以超越案件的事实本身,由怒火来充当判官。唐慧始终极力要求判处涉案的数名被告死刑,她的诉求引来不少舆论支持,形成社会效应。这是发自受害人母亲的强烈要求,某种程度上也是社会对罪犯情绪的一种典型代表。站在当事者的立场出发,悲伤与愤然实乃人之常情,若是至亲之人遭受如此不法伤害,皆是不可承受之痛。

尽管如此,司法仍要客观、中立,不能受之影响。问题在于,一听说不核准死刑,很多人本能认为是轻判,感到不满意。也就是说,“民愤”没能得到纾解。长久以来,社会也流行着一种朴素的正义观,即认为对作奸犯科之徒“不杀不足以平民愤”。善恶明辨,疾恶如仇,对违法犯罪者施以最高刑罚,仿佛就迎来正义。在很多有重大负面影响的社会案件中,故事的结局是犯罪者被重判,死刑往往旗帜鲜明地宣扬,似乎这成为一种完满结局。我们对最高法的裁定无权、也无能力质疑。但是,司法有无建立权威、专业、公平正义的社会印象,值得深思。人们是否相信,不核准死刑是一种审慎、严谨的司法判断,这是一个人心问题。

唯有“死刑”是没有回旋余地的,一切惩罚手段到此为止,于是再无争议,所以很多时候人们只相信“死刑”,或者说只迷信重刑主义。人人心中都有一杆秤,也许在大是大非上没有异议,但同样的情节在不同人看来,罪恶程度恐怕不尽相同;将心比心或许不难,但当事者与旁观者显然还是难以仅凭个人情感与认识达成一致。惟其如此,一个社会的公平法器寄托在独立的司法机关。但是,司法也要依靠时间,以一个又一个的案件,让法的精神向社会渗透,让人们即便咬牙切齿,也仍然相信一些看似“轻判”的案件于法有据,是法制精神的体现,从内心里仍然信服、接受。唐慧案的终点并非案犯被判死刑,而是得到罪刑相当的惩罚。

是不是罪刑相当,这是一个专业判断,司法有没有秉公断案,则是一种社会印象。一个有良好社会信任感的司法系统,能够让一切看似无法理解的裁断,都做到人人信服、无话可说。只有所有经过严格司法程序和基本原则裁量的结果,都是经得起推敲的“合格品”,这样,在面对一个法律的最终判决时,即使有人不能完全理解,抑或持有不同看法,也自然愿意信服与接受这个结果,并坚信我们的司法不会辜负人人心中的正义良知。要让公众放心地将维护公平正义的重任交给司法,从另一个角度上看,也是对司法在每一起案件中的表现提出更高期望,让司法尽一切可能塑造出令人绝对信任的印象。

生产企业资金紧张拖欠工人工资是常见的劳资纠纷,也因涉及面广而常常引发大型的群体事件。台山市三合镇一家铝制品厂就是因为拖欠工人工资引发数百名员工就工资问题多次上访和聚集讨薪。台山三合司法所及时介入事件,安抚被欠薪工人情绪,居中调停,避免了事态的扩大。在司法所的调停下,数百名工人拿到了被拖欠的工资及经济补偿金。事件背景: 2013年1月,台山市三合镇的一家铝制品厂因资金运转困难,拖欠了该厂600多名员工的工资和社保费。从去年4月份开始,数百名工人就工资和社保问题多次上访。7月份,在该公司全面停产之后,员工们认为讨薪无望,情绪更加激动,又数次大规模聚集讨薪。

但企业一再表示厂方资金困难,暂无能力支付员工的工资。调解经过: “我们辛苦工作了大半年,眼看就要过年了,我们都等着工资过年,现在工厂停水停电了,我们的工资还拿不拿得到?”一名员工代表质问道。7月份,台山三合镇某铝制品厂大批员工聚集讨薪,面对厂方人员,讨薪的员工情绪十分激动。“不是公司有意欠薪,而是目前资金实在是周转困难,发不出工资来。”厂方代表无奈地解释。“我们不管,工资发不出我们就不走!”“冲进去把东西拿去卖!”工人们的情绪越来越激动,眼看一次激烈的冲突就要爆发。这时台山司法所所长陈坚锋走到人群的中间,尽力安抚讨薪工人的情绪,由于陈坚锋在当地群众中有一定的威望,群情激昂的人群情绪渐渐地稳定下来。

“政府已经想方设法,希望能尽快解决工人工资问题。我们也想尽快帮你们解决问题,但是你们在这里集体上访,我们很难开展工作的,你们不能采取过激的行为,配合我们的工作,这样才是维护自己合法权益的最好方法。”陈坚锋大声地说。此前,陈坚锋经过走访调查,确定该公司共拖欠工厂员工工资和社保费一千多万元。员工代表也透露出商量的语气:“我们也是不得已才走这一步,那我们要怎么配合才能拿回工资?” 见局面有所缓和,陈坚锋抓紧时机做进一步解释工作:“目前你们单位欠下的外债十分巨大,按普通程序支付你们的工资可能性十分小。

因此通过法律途径维权才是最可行的途径。我们将帮你们申请劳动仲裁,等仲裁裁定你们的工资额后再协助你们申请法院强制执行。” 聚集的讨薪员工都得到了满意的答复,心甘情愿地离去。最后,在三合司法所的协助下,该厂有392名员工办理了集体劳动争议仲裁申请。今年1月份,包括以个人名义申请劳动仲裁的两名员工在内的394名员工顺利地领到460多万元被拖欠的工资及经济补偿金,另外两百多名员工仍在走司法程序讨薪。◎记者点评 劳动者想拿到应有的劳动报酬,这种急切的心情是可以理解的。当遇上劳动纠纷时,切记一切都要在法律的框架下进行,切莫采取过激的方式维权,否则不但难以保障自身的权益,还可能会导致其他违法行为。

应该先与用人单位协商,协商不成再向劳动仲裁委员会申请劳动仲裁。另外,在入职时也应当多一个心眼,要求和用人单位签订劳动合同,约定清楚有关工资、工时等主要权利义务条款,未雨绸缪,这样在发生劳动争议时才能有效地维护自身权益。(记者 全泽超 通讯员 罗永元)。

律师 执业 司法

上一篇: 海口侦破9千万元农产品走私大案 货源来自东南亚

下一篇: 小贼入室偷5元被刑拘 警察:不管多少都要被追责



发表评论:
相关推荐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琪花分类网 版权所有 0.786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