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电信诈骗高发 大学生成主要受害者


 发布时间:2021-05-04 11:51:43

山西省晋中市公安局郭家堡派出所53岁的社区民警张茂春总是要打开微信群和QQ群,和辖区内的民众聊一聊。家长里短中,每个家庭的状况都让老张了然于心。作为一名扎根基层二十多年的老民警,这种工作方式在以往是张茂春不敢想象的。以前了解辖区民众最有效的办法是“入户”,徒步挨家挨户的敲门谈心,老张的这项工作曾坚持了十余年。“随着网络社交平台逐步深入人心,越来越多的人喜欢用这种方式与人沟通。作为一名社区民警,我也建立了辖区民众的微信群和QQ群。”行伍出身、53岁的张茂春近日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他拜身边的年轻人为师,一点一滴学习操作手机软件,如今已成为一个“老网络达人”。在张茂春看来,网络社交平台成了警民之间加强联系的新“纽带”。民众有事可以随时在群里沟通,紧急时甚至可作为报警渠道。闲暇时,老张会给大家发送治安提示信息,聊天中可以掌握每个家庭的近况。网络的便捷性一定程度上也缓解了张茂春需要用脚步“丈量”的入户调查的辛苦。在晋城市,网上网下结合、进实体家和虚拟家相结合的途径,成为当地警方开展动态化、信息化群众工作的新方式;在晋中市,“晋中公安”已经成为微博中的“金字招牌”,当地网友的大小事都愿意和这个政务微博沟通;在太原市,每周一期的“网络问政”以在线答疑的方式受到网友追捧。

2015年2月,在2014年山西政务微博榜单中,“平安太原”、“山西公安”、“晋中公安”等警方官方微博获得山西五大政务微博影响力奖。同时,由普通基层民警、派出所或县市公安机关开通的微信群、QQ群也已“遍地开花”,发挥着不可忽视的作用。就在2014年12月2日,通过警民网络接力,一名在微博上发帖要割腕自杀的少年被成功解救。在当今中国,政务信息公开、透明的执政理念下,大量由职能部门开设的微博、微信出现在网络社交平台,而中国各级公安机关开设的相关账号、群组成为其中重要一环,公布信息、释疑解难、了解民意,让网民深切体会到警察群体的亲切感。同时,“有困难网上也能找警察”逐渐深入民心。“网络社交平台在一定程度上消除了警民之间的隔阂,使双方的沟通更便捷、更直接。”张茂春说,作为一名有二十多年工作经验的社区民警,这个平台在新时期警民关系之间发挥的“纽带”作用让他深有所感。(完)。

许多人说,女孩子最珍贵的是贞操。可是最近,一名自称是安徽某大学学生的女孩,却为了钱,通过短信方式向陌生人求助,声称谁愿意帮助她,能给她两万元钱,她就愿意献出自己的初夜来回报,这种方式表面看起来好像是感激,但仔细想一想,这不就是卖淫行为吗? 那么,这个所谓的女大学生的真实意图究竟是什么?她真的缺钱缺疯了,要靠出卖初夜来挣钱吗?还是另有所图?记者进行了深入调查。市民报料 收到一条颇为诱惑的短信 最近,市民赵先生收到一条短信,看过短信后,手心冒出冷汗,这是一个“女大学生”发来的颇具诱惑的信息。令他不解的是,对方还知道他的名字,发短信者自称是安徽工业大学的女大学生,名叫王欣。

她说因为家庭困难,很难完成大学学业,希望赵先生能帮助她,而作为回报,她将献出自己的“第一次”,“如果哥哥能帮我一些钱,从未交过男朋友的我愿意献出一生最宝贵的第一次作为报答,希望哥哥能帮帮我,成全我学业!王欣期待哥哥的回音!” 看完短信,赵先生对此感觉非常可疑,将此情况反映给记者。记者探访 初次见面女子不感羞涩开口就要钱 为了了解所谓女大学生看似让人同情的遭遇背后,到底有着怎样的真相,在记者陪同下,赵先生在约定好的南京火车南站,见到了自称从安徽合肥赶来的王欣。然而虽是初次见面,但王欣却并不感到羞涩,一开口就要钱,并说她急着要回去上课。

“我下午还要回去的,我上午课不上可以,下午课必须要上的。要不同学也有想法。我的意思是,我见到钱才答应你,而且还要现金。”“求助”者王欣说。赵先生表示,如果王欣可以提供出学生证,证明自己大学生的身份,再说清家庭贫困的原由,他可以无偿为她提供上学所需的资金,并不要求她任何回报。“你学生证带了吗?”“带了!”“能不能给我看看?”“不可以,不给你看。”“不给我看,我怎么能相信你。”赵先生与王欣简单对话后发现,这名王欣在一再追问下有点不高兴了。看到赵先生执意要她提供学生证,才决定帮助她,王欣赶忙找借口离开了,途中她还通过电话,向一个“神秘人”汇报了情况,“通过我和他聊的,这个人不靠谱,我在排队买票,回去再和你说……” 警方介入 “女大学生”露出骗人尾巴 种种迹象表明,这个自称王欣的“女大学生”,很可能是一个卖淫团伙的成员,根本不是所谓的女大学生。

随后,记者把掌握的情况通知了警方。很快,南京火车南站派出所的民警赶来,将正准备坐火车返回合肥的王欣拦下。可在派出所里,无论民警问什么问题,王欣都是一副无所谓的样子,丝毫没有普通女孩此时应该有的紧张和恐惧,“干什么都随便,关就关呗,随便!” 民警问她是在安徽合肥哪边上大学,她回绝民警追问。调查中,民警在王欣的包里发现了一个学生证和一张身份证,学生证上显示的是合肥某大学相关信息,专业是旅游,但身份证上无论姓名还是照片都与学生证完全不符。另外,在王欣的手机中,民警竟然发现了400多条群发短信,其中,大多数内容都与赵先生收到的信息完全相同。

在铁证面前,王欣终于承认自己冒充女大学生,以出卖初夜来骗钱的事实。“你400多条信息是群发的吗?”民警问道。“群发的,给我回信息我就聊,不回就不聊了,我没有钱,没办法,我跟你们介绍的东西,短信上面写的,还有照片全部都是假的。”王欣说。在400多条短信中,民警还发现了几张淫秽色情的裸照。王欣说,这些裸照并不是所有人都会收到,只有在聊天后,被她认为是“优质客户”的人,她才会发送裸照,作为进一步的诱饵。原来,王欣信息上发的裸照不是她本人的,是在网上搜的,她称,“我不可能发自己的,客人要什么照片我都在网上搜。学生证上面那张照片是我的真实照片。

” 深入调查 “女大学生”卖初夜骗局背后有黑手 随着民警询问的深入,王欣终于交代,她所做的这一切都是由一个叫“龙哥”的人指使的,而在“龙哥”手下,像她这样的女孩还有很多。“你现在所做的一切,都是你龙哥指使你的?”南京火车南站派出所民警问。“嗯,他手上像我这样的小妹有不少,我和他是在网上认识的,就见过几面,我连他真实的名字叫什么都不知道。最高的一笔,他们给我汇了3000块钱,是高淳的一个人。”王欣说,她所有的骗人短信都是这个“龙哥”统一编发的,在和受骗人聊天时,她每收到一条短息、也都要第一时间转发给“龙哥”,然后由“龙哥”来决定如何回复。

“拿到钱回去怎么分成?”民警问。“一般都是对半分,两万的话给他一万,一万给5000元,不管多少钱,就是一半分。”王欣说,这个“龙哥”在合肥的势力很大,她以前也曾想过摆脱“龙哥”的控制,但是却没能成功,“他手里有我爸妈电话号码,有我个人信息。他这些信息哪里来的,我也不知道,但是他对我简直是了如指掌,我不敢提出过分的要求。”王欣说。目前,警方已经根据掌握的线索对所谓的“龙哥”展开调查。-律师观点 这种行为已经构成了卖淫 那么,如果有男子真的相信了王欣的求助,并给了她钱,发生了性关系,这种行为是否算嫖娼卖淫?那位所谓“龙哥”的行为又该受到怎样制裁呢? 和忠律师事务所律师霍国平认为,如果是陌生人,给了所谓的帮助她的钱,又与其发生了性关系,一般认定为嫖娼卖淫,就将受到治安处罚,那个龙哥的行为,也涉嫌了组织卖淫罪。

网络 大学生 群体

上一篇: 安监总局要求不得以行政处罚代替刑事处罚

下一篇: 犯职务侵占罪多为小人物 天天摸钱易受刺激兜里揣



发表评论:
相关推荐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琪花分类网 版权所有 0.499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