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某等涉嫌强奸案庭审结束 四律师做有罪辩护


 发布时间:2021-05-15 19:18:48

并通过官方微博进行图文直播。据公诉机关指控,时小雨在担任莆田市副市长、福州市副市长期间,先后多次收受他人贿赂共计人民币230万元、港币30万元。当天上午8时35分,审判长宣布开庭。该案由南平市中级人民法院刑二庭伍景鹰担任审判长,与审判员陈秀钦、郑福晋三人组成合议庭,书记员曾倩颖担任法庭记录。南平市人民检察院指派检察员李佐汉、检察员胡敬春、代理检察员林巧妍出庭支持公诉。与此同时,福建谨而信律师事务所朱柏涛律师、钟永元律师出庭为被告人时小雨进行辩护。根据指控,2005年至2010年,被告人时小雨在担任莆田市人民政府副市长、福州市人民政府副市长期间,利用分管土地、建设、规划的职务便利,为他人在国有土地使用权出让、商品房项目开发与规划等方面谋取利益,个人或伙同姚丽艳非法收受他人贿赂款共计人民币230万元、港币30万元。被告人时小雨对公诉人讯问的受贿事实表示异议。对莆田德信房地产有限公司、莆田德信电子有限公司负责人的行贿和莆田立丰房地产有限公司、莆田立丰鞋业有限公司负责人的行贿表示有接受过,但因为工作繁忙没有时间退还,所以在退休之后才予以退还,并否认了四笔受贿事实。被告人时小雨还对其和姚丽艳的情人关系不予认可,辩称仅是朋友关系,有男女关系。

目前,审判长已宣布休庭,将于下午两点四十五分继续开庭。据介绍,被告人时小雨,男,汉族,1953年7月23日出生,江苏省苏州市人,大学文化,福州市人民政府原副市长(副厅级)。2014年3月,福建省纪委对福州市原副市长时小雨涉嫌严重违纪问题进行立案调查;6月,福建省纪委将其涉嫌犯罪问题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完)。

原本夫妻双双同在国企工作,同时还经营其他生意,家庭幸福,生活无忧,但因为替小舅子在家中保管20公斤冰毒,近日庄某甲被珠海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12年。经法院审理查明:案发前,被告人范树林以其珠海市范氏贸易有限公司为据点,雇请范某波、林某城等多人长期从事贩卖毒品活动。其间,被告人范树林将部分毒品交由其姐夫庄某甲保管,部分毒赃交由其弟弟范某民保管。去年2月18日,受被告人范树林的指使,被告人范某波、林某城携带毒资到陆丰市购买冰毒。当日,范某波购得25千克的冰毒后,将毒品放在林某城驾驶的车上,后范某波、林某林驾驶另一辆车在前面探路,被告人林某城、黄某生驾车在后面跟随。

当日19时许,公安机关在上冲检查站将林某城、黄某生人赃并获。同时,公安机关抓获范树林,查获毒品一批、手枪子弹22发、现金若干。公安机关还在范氏贸易有限公司抓获被告人范某波、林某林等多名被告,查获冰毒1袋、手枪子弹3发、现金若干。公安机关在庄某甲单位将其抓获。庄某甲的供述称自己代被告人范树林保管的冰毒约20千克。而事发前,庄某甲夫妇均为珠海一国企员工,同时还经营其他生意,家庭幸福,生活无忧。本院审理认为被告人范树林的上述行为构成贩卖、运输毒品罪和非法持有弹药罪。

范树林作为贩毒团伙的头目,是组织者,也是贩毒团伙犯罪的主要获利者,应对全部毒品负责。被告人范树林犯贩卖、运输毒品罪,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犯非法持有弹药罪,判处拘役三个月,决定执行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被告人庄某甲犯贩卖毒品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二年,并处罚金人民币四万元。该团伙其他成员分别被判死缓或有期徒刑。

如果对案件的定性和判决有足够的逻辑支撑,如果能够在法律的专业知识与大众的朴素正义观之间搭建起顺畅的沟通桥梁,也就更容易增强司法结论的可接受性和权威性。备受社会关注的大兴摔死女童案昨日公开开庭审理,涉嫌摔女童的被告人韩磊被控故意杀人罪。庭审中,检方建议对韩磊判处死刑,但韩磊说并不知道是婴儿车,不知道里面有个孩子。该案自披露以来,便招致舆论对被告人的强烈谴责,摔死女童的残酷事实早已让舆论对其“定了罪”。在这样的舆情环境中,被告人的辩解不仅显得苍白无力,而且令网民发出诸多难以容忍的责骂。这样的情绪值得理解,但回归到法律理性层面,无论被告人提出多么荒唐的理由,都是法律赋予其自我辩护的正当权利。我们不能因为犯罪行为的恶,而剥夺被告人辩解的机会。对于司法机关而言,给予并尊重被告人辩护的权利,乃是最基本的理性。至于是否采纳,则依赖于法官的审裁。法律只能根据客观的证据作出合乎逻辑的推理。法官在本案中的责任就在于:从控辩双方的对抗中发现真实信息,在客观的证据认定基础上重构案件的法律事实,并严格按照定罪的法治规则进行合乎逻辑的判断和裁定。

这样说并不是要为谁辩护,而是基于一种担忧:如果司法裁判不注重说理性,法官在判决书中根据证据还原事实的能力不够,依据法律规范进行推理适用的逻辑性不强,那么公众就看不出判决是基于什么样的逻辑作出的。在舆论的压力下,法院不能忽略判决的逻辑性,即便不采纳被告人看似荒唐的辩解,也应当说明理由。倘若判决呈现出的是一种事实与结论割裂的状况,司法结论便容易滑入亲近舆论的指摘,也很难赢得社会理性的认同。我们或许应当追问类似犯罪的根源,但司法机关无需探寻被告人当街摔童的戾气从何而来,法官的职责在于判定有罪还是无罪、罪轻还是罪重。如果对案件的定性和判决有足够的逻辑支撑,如果能够在法律的专业知识与大众的朴素正义观之间搭建起顺畅的沟通桥梁,也就更容易增强司法结论的可接受性和权威性。正是在这一点上,无论该案最终判决如何,我们关心的不光是作为结果的具体罪名和刑罚,我们更应关注法官在裁判中所能还原出一个什么样的事实图景,构建起一个什么样的说理性逻辑路线。只有这样的判决,才能让被告人心服口服,也才能在社会大众面前赢得权威。(傅达林)。

被告人 辩护人 被害人

上一篇: 男子嫌收废品利润太薄 给地磅装干扰器牟利

下一篇: 岳阳两农民冒充联合国官员到监狱“提人”被识破



发表评论:
相关推荐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琪花分类网 版权所有 0.209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