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旬老汉微信寻艳遇 妻子捉奸推门哈哈大笑(图)


 发布时间:2021-05-04 01:45:23

却因不懂法,一时冲动做出了糊涂事,反成了被告。近日,兵团车排子垦区人民法院审结了一起强奸案引发的绑架案,被告张明被判处有期徒刑5年;其余4名被告分获有期徒刑2-3年,并处缓刑。2011年7月26日,身在甘肃老家的张明突然接到妻子赵丽的电话,得知妻子被自己的朋友郑军强奸了。恼羞成怒的他纠集其大姐张红、大姐夫马涛、小姐夫罗强,驾驶一辆皮卡车赶赴新疆,并打算将郑军“押解”回甘肃法院起诉。赶到新疆后,张明等人设法将郑军骗出来,并用事先准备好的钢管对郑军进行殴打,随后用麻绳将郑军强行捆绑在皮卡车上,一路“押”往甘肃。途经哈密时,张明等人提出要郑军拿出10万元私了强奸赵丽的事。经过一番讨价还价,双方同意郑军给张明等人6万元了结此事。之后,张明等人电话联系到郑军的妻子,要求郑军的妻子把6万元赔款打到指定的银行账户。接到电话后,郑军的妻子担心丈夫安危,立即向公安机关报案。在得知郑军妻子报案后,张明等人为逃避责任,胁迫郑军签订协议,“自愿”私了强奸赵丽一事。随后,张明等人被公安机关抓获。法庭查明,张明、罗强、张红、马涛在甘肃家中预谋将在新疆的郑军带到甘肃的法院起诉。

四人到达新疆后,又将预谋告诉了赵丽,因此赵丽对此是明知并且同意的。在将郑军强行拖进皮卡车时,五人都同时参与,并共同对郑军进行了殴打。到达哈密时,五人提出向郑军索要10万元,并打电话威胁郑军的妻子。郑军妻子因担心郑军安危,便同意了五人的非法要求。因此,法庭认为,五被告此时的犯罪意图已由非法拘禁转化为绑架,行为完全符合绑架罪的构成。所以辩护人的辩解意见不能成立,法院不予采纳。最终法院作出以上判决。(完)。

丈夫染上赌博恶习债台高筑,为躲债选择离家出走。妻子在等待4年后起诉要求离婚。近日,通州法院受理了此案。李女士称,她与马先生经人介绍相识,结婚后不久生育一女。2010年左右,马先生因交友不慎,染上了赌博恶习,家中积蓄很快输得一干二净。不仅如此,马先生还找各种借口向亲戚朋友借债赌博,致使负债累累。面对咄咄逼人的追债人,马先生选择了逃避,他抛下结婚刚3年的妻子和两岁多的女儿,离家出走,音讯全无,如同人间蒸发。李女士称,马先生离家后,其公婆对她产生偏见,婆媳关系异常紧张,争吵不断。

她因孤立无援,倍感焦虑,在经过激烈的思想斗争后,无奈将女儿留给公婆照料,自己回到外地娘家。李女士说,在马先生离家出走的4年多里,她尝试通过各种途径联系马先生,却始终无法取得任何线索。法院受理此案后,尝试通过相关途径联系马先生,包括联系马先生父母及马先生户口所在地的村委会和派出所,但均未找到马先生。目前,此案还在进一步审理中。

在去年的一年中,香坊区法援中心驻香坊法院人民调解办公室共受理20件离婚案子,其中不乏一些让律师“哭笑不得”的离婚案。据人民调解办公室综合科张科长表示,在这些案件中都已调解为主,但感情破裂无法修复,或恶意失踪下落不明的,最终也会被判离婚。俗话说:宁拆十座庙,不悔一桩婚,只要有一方还想珍惜这段婚姻就都有挽救的机会。强势妻子想给娃改姓 入赘男离婚保“尊严” 刘某是个“富家女”,从小衣食无忧,性格强势,而丈夫周某则是从辽宁来哈打工的打工仔,父母都是农民。两人结婚时的一切都是刘家出的,刘家还出资购房,让周某的父母都来了哈市,周某在别人眼中自然成了“上门女婿”。

孩子出生后,周某认为孩子随父姓是天经地义;而刘某却强调,“你是“入赘”到刘家的,孩子得姓刘,说其他的都没用。”二人为此吵个不停。有时,周某吵烦了就找朋友打通宵麻将,或者喝得烂醉,而这让刘某觉得周某不负责任,不照顾孩子。去年11月,周某找到香坊区法援中心律师想要结束这段婚姻。但刘某坚持不离婚,她称自己对周某是有感情的,只是自己的性格太强势,以后会尽量改正,也不会再要求更改孩子姓氏了。面对妻子的“悔悟”,周某撤销了离婚诉讼。妻子长期偷服避孕药 感觉被骗丈夫要离婚 赵某和妻子王某2011年结婚,婚后一直没有孩子,两人到几家医院做检查均显示身体健康,但王某的肚子却一直“没动静”,这让双方的父母都很着急。

2013年6月,赵某在收拾房间的时候,竟意外在垃圾桶里发现了一瓶避孕药。面对丈夫的诘问,王某称,两人结婚前彼此约定,要孩子得等双方都想的时候才可以,“你现在跟你父母催我生孩子,就是不尊重我。”赵某则认为夫妻相互尊重的前提应该信任、诚实。双方为此冷战了大半年,赵某一气之下准备起诉离婚。律师认为,《婚姻法》规定,公民有权利选择生育与不生育,不生育也不应当受到歧视。王某既然暂时不想生育赵某也不应强求,双方应该多沟通,并相互理解。通过调解,赵某也表示自己确实只顾长辈而忽略了妻子,最终打消了离婚的念头。

妻子婚后投奔前男友 娘家人帮她瞒了半年 35岁的贾某家住香坊区东升村,经人介绍,他认识了同村女孩儿李某,贾某对李某一见钟情,但李某对贾某却始终不温不火。2012年2月,恋爱两个月之后,贾某带着三万块钱和两套首饰到李某家提亲。在双方父母的说和下,李某和贾某婚事定下来了。结婚一周之后,李某称要回娘家看看,贾某同意了。但当贾某去李家接妻子时,却得知妻子并没回娘家,电话也打不通,他只好报了警。同年7月,贾某从朋友处得知,李某说她在广州跟她的前男友在一起,因为他生病了,身边没人照顾。

之后李某又叮嘱朋友不要告诉他丈夫,就当自己失踪了。贾某没想到自己的妻子竟因为前男友而玩儿“失踪”,于是决定起诉离婚。根据相关婚姻法规规定,李某的行为已构成恶意失踪,法院判决二人离婚。事后,贾某得知李某的家里人一早就知道女儿的下落,是故意帮李某隐瞒的,刘家随后将彩礼如数归还。(据新晚报) (文中当事人均为化名)。

妻子 骗钱 美梦

上一篇: 安监总局要求不得以行政处罚代替刑事处罚

下一篇: 犯职务侵占罪多为小人物 天天摸钱易受刺激兜里揣



发表评论:
相关推荐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琪花分类网 版权所有 0.646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