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企业职工平均工资将普涨8.5%


 发布时间:2020-10-01 02:21:44

作为深圳第一支柱产业以及深圳经济增长的潜在新动力,高新企业成为深圳地区多家银行信贷倾斜的重点。证券时报记者在近日举办的2013年度深圳金博会上了解到,多家银行通过加入政府贴息的知识产权质押贷款的模式,与政府指定的担保公司合作,突破深圳南山区高新企业的融资难题。也有的银行通过自主研发高新企业信贷产品,支持高新技术企业发展,甚至有银行酝酿推出针对高新企业的组合信贷产品。两种模式支持高新企业 长期以来,高新技术企业由于“轻资产、缺少抵押物”的特点,从银行获得贷款难度较大。对高新技术企业而言,最有价值资产不外乎企业获得认证的专利证书,但由于知识产权质押贷款存在价值评估难、处置难等难题,商业银行此前较少涉足此类贷款。记者在金博会上了解到,随着深圳市南山科技局采用贴息方式加大力度支持高新企业的知识产权质押贷款,目前涉足高新企业贷款主要有“政府贴息+担保机构合作”以及银行独立发放信用贷款两种模式。招行就选择了其中两家指定合作担保公司合作发放知识产权质押贷款,分别是深圳市中小企业信用融资担保集团有限公司、高新投融资担保有限公司。

企业贷款资质的审核主要由合作担保公司完成,银行负责发放贷款。不同银行、不同合作担保公司担保费率不一。政府在补贴担保费的同时,还规定合作银行的贷款利率在同期限基准利率基础上上浮范围不超过25%。以目前1年期贷款基准利率6%为例,加上担保费率,企业的融资成本为8.5%~9.25%。除与政府及相关机构合作外,华夏银行、中行等也自主研发了针对高新企业的信用贷款。据了解,华夏银行面向深圳南山科技园园区内具有《高新技术企业认定证书》的企业推出了高新技术企业信用贷款,贷款额度最高可达200万元。深圳中行两种模式并用。企业除了可选择“政府贴息+担保模式”外,也可选择无担保无抵押的模式,后者贷款利率需在基准利率基础上上浮35%~40%左右,对应1年期贷款利率为8.1%~8.4%。农行深圳分行则在酝酿针对高新企业推出组合产品,涵盖高新企业成长的各个阶段。“该产品正在总行审核过程中,如果审核通过的话,明年年初即将推出。”农行深圳分行一人士称。

光大银行虽然尚未针对高新企业推出贷款产品,但该行工作人员透露,该行已将高新企业列为深圳分行重点倾斜支持对象。无抵押无担保品种 成热点 虽然针对高新企业推出专属贷款产品的银行数量不多,但不少银行尚有其他无抵押无担保的贷款品种适用于高新企业。“我们即将推广的一款税易贷的产品属于无抵押无担保产品,贷款金额为最近3年平均纳税额的3倍,具体贷款金额不会超过光大银行对企业流动资金需求的测算金额,融资综合成本低于10%。”光大银行一位工作人员称。对于发展到一定阶段,已有股权投资机构投资入股的高新企业,兴业银行等银行则提供投联贷及类似信贷产品,既包括无抵押无担保的信用贷款,也提供股权质押、股权投资机构担保或股权投资机构回购股权等担保模式。在今年的金博会上,无抵押、无担保的贷款品种成为融资企业咨询的热点。但对高新企业而言更需面对的现实是,随着年底临近,银行贷款额度用尽,企业获得无担保无抵押贷款恐怕需要等到明年年初。“我们已经没什么贷款额度了,连信用卡贷款都控制新增了,现在申请无抵押无担保的贷款年内获批的希望渺茫,申请抵押贷款可能希望更大。

”某股份制银行工作人员称。唐曜华。

筹资总额不超过44亿元。其中上交所3家,深交所中小板3家、创业板3家。上交所3家企业为:新东方新材料股份有限公司、上海翔港包装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江苏洛凯机电股份有限公司。深交所中小板3家企业是:广州金逸影视传媒股份有限公司、惠州市华阳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宇环数控机床股份有限公司。深交所创业板3家企业是:聚灿光电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江苏精研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无锡威唐工业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最近中国的企业债有点儿窝心。周一佳兆业刚刚因为不能支付两笔债券的500万美元利息,成了中国首家债券违约的房地产企业;周二,保定天威就宣称无法兑付本年的8550万元利息,成为国内首家在境内债市违约的国企。两起违约接踵而至,让人们不由担心,房地产企业违约是否印证房地产颓势开始拖累经济;国企都开始违约了,是否经济的强刺激措施有必要即刻上马。但出乎意料的是,国际市场对于中国企业债市的违约却给出正面积极的评价,不再托底的事实,证明了市场的真实性,也表明中国发展市场经济体制的信心。摩根大通的市场策略师们曾经这样描述中国企业发债附加的隐性担保:“(中国企业)长期以来一直有一堵无法穿越的墙,那就是中国政府站在这些企业后面挺它们。”现在,包括国企在内的企业没有获得政府托底,它们的违约反被看做中国市场经济走向成熟的信号。尽管国有企业占据发债的主力地位,但此前国内债市只出现过民营企业的违约。同样不可否认的是,中国经济的增速换挡增加了债务违约的风险,于是政府通过稳增长和调结构政策,维护失业率和金融的稳定状态。

另一方面,中国企业债务总额高达14.2万亿美元,超过了美国13.1万亿美元。正因为如此,政府依旧放弃为其托底,表现出对于经济发展的信心:公司违约给债券持有者造成了损失,但这绝不会成为压垮中国经济的最后一根稻草。相反从某种程度上说,违约事件释放出信号,中国经济正在从新兴市场向成熟经济体迈进,政治作为隐性担保的高墙,不再密不透风。穿过这堵高墙的风,既是风险的“风”,也是春风的“风”。已经发生的企业债违约恐怕也不会是第一波,但中国垃圾债券风险高企,也让市场和投资者们开始正视和理性权衡金融风险。对于国内债券市场的发展,信用债市场有望走向正常化。与美国债市相比,中国债市的企业违约风险不能得到有效估算,美国存在大量的实质性违约,通过计算可以得出不同等级债券的真实违约概率;而中国长期缺乏公募债违约,其信用风险不是基于客观违约率,而是带有很强的主观成分。接受违约,也是客观对待风险概率的开始。对于投资者而言,已经发生的违约给他们上了昂贵的一课。政府的支持不再是密不透风的坚挺高墙,李克强总理不断强调要简政放权,让市场力量发挥更大作用。

政策因素逐渐转向中立之后,投资者将逐渐学会依据企业的盈利状况和市场,去判断投资环境,逐渐冷落信用状况疲软的企业,要求在债券选择上获得更高的风险溢价。种种迹象说明,政府正在尝试放手,谋求市场主导的甜头,政府不再会出面为企业收拾残局,隐性担保的高墙怕是靠不住了。

企业 平均工资 北京

上一篇: 高仓位将成新常态 新政或促股票型基金变身

下一篇: 浙商银行不良贷款“双升” IPO之路还有多远?



发表评论:
相关推荐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琪花分类网 版权所有 0.445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