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财长称欧债危机已度过最糟糕时期


 发布时间:2020-09-21 01:48:51

范荣 希腊公投结果日前出炉,欧盟援助方案被否决。希腊总理齐普拉斯称这是民主战胜了恐惧,不少民众也上街集会庆祝“胜利”。可是,投是投完了,钱该怎么还?危机依然在蔓延,现在希腊国内银行关门、财政崩溃、信用扫地,国家处于破产边缘,这一切显然并没有那么“乐观”。最近,一位77岁的希腊老人聚焦了不少世界目光,他连跑四家银行,都没能取出老两口120欧元的退休金,最后情绪崩溃,坐地痛哭,称自己无法眼睁睁看着国家陷入如此不幸。这一场景经世界媒体传播,引起许多观者感慨,原本日子不错的希腊,何以崩溃至此?总的来看,希腊债务危机发展到今天这个地步,并不意外,它本就是欧债危机的肇始之一,而这些年来,也并未在国家治理上拿出有效举措。

低财富产出与高社会福利的鸿沟不断加深,庞大的债务规模已经不起国际环境的一丁点风吹草动。老人的眼泪,是对自己生活保障的担忧,但又何尝不是对国家发展前景的担忧呢? 经济全球化有没有风险?毫无疑问是有的。此番希腊债务危机,更将这“黑暗的前景”直观地展现在世人面前。放眼寰球、回顾历史,这样的“黑暗”从未停止,不论是拉美金融危机、亚洲金融危机,还是美国次贷危机,都在不断提醒我们,在全球化浪潮中,世界各国经济联系日益紧密,金融往来更加频繁,系统性的金融风险也在无形中被放大,任何局部问题都有可能引发金融海啸,将一国经济瞬间摧毁。泰国曾经相当繁荣,金融危机却让这个国家至今政局动荡、经济停滞。

曾扬言能“买下美国”的日本,更是在金融危机后陷入“失去的十年”。前事不忘,后事之师。希腊债务危机是一面镜子,照出了教训,也照出了启示。与希腊相比,我国是一个发展中大国,人口众多、国情复杂,发展中的问题更多。随着改革进入攻坚期和深水区,需要解决的问题格外艰巨,都是难啃的硬骨头,再加之经济发展进入新常态,发展方式和产业结构都在经历深刻的变革和调整。这样的大前提下,我们的政策举措决不能在根本性问题上出现颠覆性错误,一旦出现就无法挽回、无法弥补。对中国经济问题和挑战,要保持清醒认识,对外部环境可能带来的冲击高度关注,采取稳妥应对措施,防患于未然。

既要防止陷入“中等收入陷阱”,又要加强金融风险意识,筑起牢固的防火墙,避免希腊式悲剧。居安思危,更要未雨绸缪。在中国深度融入全球经济体系的今天,努力办好自己的事,我们才能在面对潜在的风险时“任凭风浪起,稳坐钓鱼台 ”。

瑞士银行日前表示,预计未来3个月欧元兑美元将跌至1.20美元,而此前预期为1.30美元。瑞银此举反映出,欧元区主权债务危机可能会恶化,且经济增长放缓已致使市场反映出欧洲央行(European Central Bank)将着手降息的预期。除欧债危机外,目前投资者也聚焦英国央行(Bank of England)的QE2方面。市场普遍预计英国央行为支持经济增长将采取更多注资行动。瑞士银行也越来越不看好英镑走势,该行预计未来3个月英镑将兑1.40美元,此前预期为1.51美元。

国际黄金价格于12日周三涨至半年以来的最高点,专家表示,金价上涨与交易量增加有关,而交易量的增加又源自投资者对克里米亚危机升级的担忧。报道称,3月12日早晨,每盎司(约合31.1克)黄金的价格上涨12.90美元(约合人民币79.29元),总价达到1362.24美元(约合人民币8372.71元),这是自2013年9月末以来的最高价格。据悉,目前黄金受到广大投资者的欢迎,被称作“安全的港湾”。

一张沙发、一杯水,没有话筒和音响,没有嘉宾介绍和领导致辞。昨天在一间小小的会议室里,两位享誉世界的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欧元之父”罗伯特·蒙代尔,奥斯卡获奖影片《美丽心灵》主人公的原型、博弈论大师约翰·纳什,与媒体记者展开了面对面交流。此次北京之行的首次露面虽然刻意低调,但两位大师和记者沟通的议题却紧扣当前世界经济热点——欧债危机、人民币汇率、理想货币。说中国操纵汇率没道理 近段时间以来,石油等大宗商品和黄金、白银持续下跌,美元汇率、美股也处在下行通道。“种种迹象表明,现在全球可能正在陷入自2008年以来第二轮经济危机。”蒙代尔说,在未来两三年,全球需要一个大的转变,才能扭转目前疲软的状况。蒙代尔说,人民币是世界第三大货币,建议人民币同世界两大货币美元和欧元保持比较稳定的状态,这三者之间稳定平衡的汇率会让所有国家受益,并将让全世界经济保持稳定。美国有议员主张把中国列入“汇率操纵国”,蒙代尔认为这一说法是完全没有道理的。

“2005年,中国允许人民币升值,2008年人民币对欧元升值了30%。”他认为,中国劳动力的工资水平比较低,但良好的培训使生产力比较高,中国的国际收支盈余比较大,这使得一些人士认为人民币被低估。欧债危机不能责怪欧元 国际金融危机爆发以来,社会上对中国购买美国国债的行为常有不同声音。蒙代尔对此是什么态度呢? “我要是外汇的管理者,我肯定要购买美国国债。”蒙代尔说,到目前为止,美国国债还从未出现违约,投资国债是一种稳妥的投资行为。除了美国,蒙代尔认为还可以购买德国国债。欧债危机爆发后,有舆论将原因归咎为欧元。纳什昨天就举例说,“希腊加入欧元区前用德拉克马,如果它继续沿用这一货币,通过将货币贬值就有希望走出危机,但目前只能通过借款。”作为欧元创始人,蒙代尔认为,欧元还没有到崩溃的时候,欧债危机不能怪欧元。针对近期发生的欧债危机,蒙代尔表示,目前欧洲的现状是,南部国家比北部国家要落后一些。

这些南部国家由于大量扩大福利开支,导致政府承担了巨额债务。如果解决不好,对于欧洲乃至世界来说将会是一场噩梦,但不能“逼着”中国来购买欧债。蒙代尔解释,这是因为欧洲有能力自己解决危机。“意大利的债务包袱太高,其他国家如西班牙、葡萄牙等国的债务,法国和德国的资金就能解决。”针对未来,蒙代尔认为欧洲各国可以将资金集中到一个银行,购买出现债务危机的国家的债券,另外还可以实施紧缩的财政政策等。

德国 经济 危机

上一篇: 四川民间金融“灾后重建”:从源头提高百姓风险防范意识

下一篇: 保监会规范险资投资集合信托



发表评论:
相关推荐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琪花分类网 版权所有 0.260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