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首相与央行总裁拟下周商讨日元升值对策


 发布时间:2020-10-19 19:49:05

摩根大通发布了最新数据,预计中国今年全年经济增长7.4%,在一、二季度经济数据整体较市场预期相对较差的基础上,预计三、四季度经济环比增长速度会逐渐恢复。“下半年,信贷政策和货币政策方面的重点是,在信贷增速回落的情况下如何恢复信贷传导机制有效性,判断下半年信贷增速会下滑,尤其是社会融资规模明显低于上半年。”摩根大通首席中国经济学家朱海斌表示。三季度GDP将同比增7.4%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朱海斌还指出,中国目前面临的主要金融风险包括企业的高负债、地方融资平台和影子银行。从今年下半年看,中国整体经济形势还是比较严峻。

摩根大通的预测三季度是7.4%,但四季度会进一步下滑到7%。摩根大通认为,下半年进一步下滑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去年的基数效应,去年第四季度有非常强环比的反弹,从环比来看,下半年会比上半年略好一些,环比速度会从7%以下回到7%以上。摩根大通认为,一、二季度中国经济增长较预期稍差一些有几点主要原因。一是数据不是很强,如七月汇丰PMI指数持续几个月都低于50%的中位线;从实际的经济运行来看,制造业投资增速几年持续下滑,工业企业利润等数据波动也比较大,产能过剩的现象跟投资效益下滑比较突出。二是因人民币跨境套利行为,导致一季度出口虚高,随后外管局打击后数据下降明显,下半年出口形势仍不容乐观。

三是六月末的“钱荒”表明货币政策宽松的可能性被中国央行彻底否决,银行间市场利率从六月到达高点以后,现在慢慢回到一个正常水平,但整体来说,也引发下半年对宏观经济的担忧。而下半年经济环比增速有一定恢复的主要原因,是基础设施投资跟房地产投资这方面增速基本还是比较稳定的;从二季度来看,零售消费稍微恢复到13%以上的水平,下半年这个趋势还会持续,所以下半年零售消费也是在13%~14%;一季度,社会融资规模当时创历史新高,它要反映到实体经济一般需要二到三个季度的时间,有一部分在下半年还是会反映到实体经济中。中国经济从这一轮经济下滑来看,不仅有周期性的因素,更重要的是从中长期增速来看,经济结构是结构性下滑的通道。

摩根大通预计,到下一个五年计划,中国经济的平均增速大概在6.5%左右。朱海斌指出,中短期来看,有几个要着重解决的问题,一是产能过剩和投资效益下滑;二是人民币升值,人民币升值对二季度的出口是比较重要的影响因素。从下半年看,人民币应该摆脱了上半年一直单边升值的趋势,从目前市场情况看,现在是让人民币重新恢复双向波动的一个比较好的时机,不排除短期之内可能会出现人民币小幅贬值的状况。六月的“钱荒”表明,目前中国的金融体系存在资金套利的行为,尤其是借短放长,在各个市场上赚利差的行为。“钱荒”之后,市场非常关注中国目前面临哪些金融风险。

地方债症结在于财政软约束 摩根大通认为,目前对于金融体系的风险问题比两年之前更加担忧。此外,摩根大通认为,目前最主要的金融体系风险是企业的高负债水平、地方融资平台和影子银行。企业负债在过去几年上升非常快,从2008年到2012年大概上升了30多个百分点,目前占GDP125%左右。近日,审计署官网发布消息称,根据国务院要求,审计署将组织全国审计机关对政府性债务进行审计。朱海斌认为,地方政府债务的问题,归根到底还是在于地方政府财政软约束的问题,从中长期来说,要解决这个问题关键在于财政改革方面能够走多元,怎么建立对地方政府尤其是财政支出方面的考核和监督机制。

在前期的“钱荒”中,影子银行受到明显关注,但它主要还是流动性配置的问题,主要是借短放长、期限错配的风险。朱海斌认为,影子银行的风险不仅仅是流动性风险,更重要是有没有违约风险。

从目前看,日本央行货币政策的进一步宽松已经箭在弦上。根据日本央行新管理层最近对货币政策的相关阐述,笔者判断日本央行将在4月4日推出新的量化宽松政策,具体内容可能包括:延长资产购买计划中可购买国债的最高期限;提前实施原定明年初开始的无限期资产购买计划,并可能提高每月资产购买的限额;在货币政策方面进一步强化2%的通胀目标并将其与零利率政策的退出相结合。日本央行人事及政策的转变,对首相安倍晋三及其经济政策是有力的支持。从目前看,安倍经济学是否可以提振日本经济仍有待观察,但是它给市场带来的冲击却立竿见影。首先,作为超常规货币政策的一部分,日本央行在过去半年大幅拉低了日元的汇率;其次,日本股市在过去的五、六个月内大涨47%,日经指数由去年十月的8500点升至三月中的12500点左右。

日元贬值是否会引起区域内甚至全球范围的汇率战,笔者认为,从中国的角度看,日元贬值对中国出口的直接影响并不大。中国对日本的出口仅占中国总出口的7.5%左右,其重要性远远低于美国和欧元区(各占17%左右)。此外,日本和中国在出口产品结构上交集较小,很少在第三国市场上进行直接竞争。因此,尽管日元在过去五六个月内贬值超过20%,但对中国出口的影响相对甚微。至于日元贬值是否会导致汇率战,很大程度上决定于日元进一步贬值的幅度和速度。就现在的情况判断,出现日元进一步大幅贬值和汇率战升级的可能性不大。去年十月份以来日元的大幅贬值有其基本面的因素,主要归因于日元之前被高估。日元的高估造成日本外贸的恶化。从去年下半年以来,日本出现持续半年的贸易逆差,在去年11月和12月甚至出现月度经常账户逆差。

这也是为何日元最近出现大幅贬值,但并未造成其它国家竞争型贬值的主要原因。日元在今年不太可能出现进一步大幅度的贬值。市场普遍认为,目前日元的汇率水平相对更加接近均衡汇率水平。而随着日元在过去五六个月内的显著贬值,在经过一段时滞后,可以改善日本的贸易余额和海外投资收益,从而改善日本的经常项目,这有助于削弱日元进一步贬值的动力。从整体上看,日本超常规的货币政策和财政政策无疑给日本经济带来一些变化,但这一政策可能带来的副作用也很明显。对日本国内经济而言,2%的通胀目标最终是否能够达成仍有很大的疑问。即使日本可以成功结束通缩,进入适度通胀时期,这意味着政府发债的成本也将大幅上升。此外,通胀一旦上升,有可能造成日元无序下跌。作为日本国债市场上最主要持有者的国内投资者,是否会对国债失去信心和投资兴趣,导致国债市场崩盘,也是日本政府可能会面临的一个难题。

对国际金融市场而言,日本央行持续加大量化宽松政策的力度,意味着发达国家央行的量化宽松政策在近期仍将持续。充裕的资金和发达国家经济复苏的相对疲软,有可能导致资本进一步向新兴市场流动,使得近期内新兴市场资产价格进一步上升。而一旦将来发达国家退出量化宽松政策,其所带来的资本流出的风险可能会导致新兴市场国家甚至全球金融市场的大幅调整。这一风险是新兴市场国家包括中国在内,未来一两年所应重点关注的问题。

日元 经济 日本首相

上一篇: 机构:经济新常态下需要人民币币值稳定

下一篇: 华融资产管理入股天津矿产资源交易所



发表评论:
相关推荐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琪花分类网 版权所有 0.193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