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维持现行货币宽松政策 暂不实施新一轮宽松


 发布时间:2021-04-15 12:40:02

(记者温源)中国人民银行相关负责人表示,央行数字货币研究团队将积极攻关数字货币的关键技术,研究数字货币的多场景应用,争取早日推出央行发行的数字货币。当前,全球范围内支付方式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数字货币的发展正在对中央银行的货币发行和货币政策带来新的机遇和挑战。人民银行从2014年起就成立了专门的数字货币研究团队,对数字货币发行和业务运行框架、数字货币的关键技术、数字货币发行流通环境、数字货币面临的法律问题等进行深入研究,已取得阶段性成果。央行相关负责人表示,货币可以降低传统纸币发行、流通的高昂成本,提升经济交易活动的便利性和透明度,减少洗钱、逃漏税等违法犯罪行为,提升央行对货币供给和货币流通的控制力,更好地支持经济和社会发展,助力普惠金融的全面实现。

最近三年,全球经济政策经历了重大变化。2008年金融海啸席卷全球时,采取经济刺激政策,成为各国应对金融危机的一致主张。一年后,随着危机逐渐缓解,实施退出战略,政策趋向紧缩,成为不少国家的选择。但在2011年,复杂的国际经济环境正迫使世界主要经济体政策开始新的转向。转向的大背景,就是世界经济的主要挑战正在发生易位,即从债务危机和通货膨胀易位给经济“二次衰退”。尽管在易位过程中,可能一种甚至多种挑战交叉并存,给经济带来更严峻的考验。可以说,现在的世界经济,左边是冰山,右边是火焰。在何去何从之间,一些国家经济政策开始掉头,或在为是否掉头做准备。比如土耳其、巴西央行上月已先后降息;在发达经济体方面,美联储第三轮量化宽松政策呼之欲出,欧洲央行也暗示会根据经济局势的变化适时调整政策。

当然,不同类型的国家,挑战也很不相同。从表面看,在主要发达经济体,当前最急迫的任务,似乎仍是债务危机。在美国和欧洲一些国家,债务危机使得扩张性财政政策难以为继,为避免陷入更严重的信心危机,这些国家不得不削减赤字。而在新兴经济体,应对通胀成了政府的头号任务,央行不得不采取各种措施收紧流动性。但偏紧的财政和货币政策,让本已就低迷的经济更加不振,债务危机更严重打击民众信心。按照一些西方经济学家的看法,这种趋势如果继续,尽管世界经济不大可能陷入“大萧条”,但却可能陷入“第二次大收缩”。对此,各方人士纷纷开出药方。新任IMF总裁拉加德宣称,各国政府必须实施新刺激方案,“刹车踩得太急会伤害经济复苏”。

英国工党领袖米利班德则呼应说,世界各国首脑应抛弃目前普遍实行的财政紧缩政策,转而致力于一项“全球增长计划”。要避免陷入“第二次大收缩”,作为西方经济领头羊的美国和德国,在处理因西方问题导致的危机方面要承担特殊责任。对德国这样的债务风险较小的国家,可能确实需要采取扩张的政策,帮助欧洲国家度过债务难关,并促使整个欧洲经济向好发展。德国需要让渡自身利益,但也需要把握好度,防范救人不成反殃及自身。美国的情况可能较为特殊。考虑到美元作为全球主要储备货币的特殊地位,尽管美国赤字已经高悬,但美国仍有刺激经济的余力。这就要求美国朝野两党抛弃政治斗争,采取一些针对性的刺激经济增进就业的有效措施。

当然,美国在扶持自身经济的同时,也须考虑其政策对其他国家的负面影响,否则,其他国家经济因此不振,美国又焉能独好? 对新兴经济体和欧洲国家来说,当前的首要任务,则是迅速解决当前主要挑战,并为可能政策调整预备空间。对前者而言,应采取各种措施尽快控制通胀上扬,实施经济软着陆;对后者而言,应迅速削减主权债务、恢复市场信心。一旦外部经济环境突然恶化,这些国家即可腾出手来采取新的刺激政策。在过去三年,不少国家领导人描述莫测经济前景时,最常用的句式就是“巨轮正行驶在未知海域”。两年过去了,海域依然未知,风向或已改变。面对即将袭来的更猛烈的风浪,各国决策者须备有更富有弹性的应对措施,否则,多重挑战同时袭来,“第二次大收缩”未必就只是假设。

昨日瑞银证券首席中国经济学家汪涛表示,今年两会给出的最大政策信号是政策会松绑,她表示,今年宏观经济的总体特征是,增长在“减速”,改革在“提速”,政策会“松绑”。汪涛表示,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将GDP增长目标下调到7%,但经济下行的压力仍然非常大,这是政府的预期管理目标,也是给市场,给经济实体的预期,但瑞银的预期6.8%略低于此。汪涛认为实现7%左右的GDP增长的目标,还是有非常大的挑战,需要宏观政策放松来支持,而且也需要加速一些改革措施来支持。经济面临下行的压力,主要还是来自于房地产行业深度调整对整个经济体带来的下行压力,会对整个产业链,比如说矿山、大宗商品、钢铁、水泥、建筑、机械、化工、家电等行业都带来负面的影响。

汪涛表示,从宏观角度来看,两会释放的最大信号是政策会松绑。包括货币政策、财政政策、房地产有关的政策,货币政策应该比去年略有放松。汪涛认为,今年需要货币政策大力放松,才能保持货币政策的中性,避免被动收紧货币政策。因为一是最近两三个季度以来,已经出现了资本外流的现象,这种外流使得国内的流动性被动收缩,央行需要采取流动性管理的手段,比如长期借贷便利,中期借贷便利,以及降准等来抵消流动性收缩的影响,保持一定的适度。二是随着通胀下行,尤其是PPI下降非常明显,实际利率是在上升,需要央行用降息来使得实际利率不要过快上升。

今年初的降息、降准只是局部冲消,保持中性尚还艰难,并没有真正形成货币政策的宽松。所以将来宽松的取向,放松的取向还会继续。汪涛判断,如果今年保持实际利率不上升的话,今年应该降息4次,100个基点,但是从目前来看,央行动作有点迟缓,所以今年应该会降两到三次,就是50到75个基点。此外,今年可能需要三到四次降准,才能勉强保持流动性的平稳,估计央行可能会采取综合的手段,降准可能是两到三次,另外也会用中期借贷便利和常备借贷便利的手段去注入流动性,保持货币信贷政策中性的增长。在目前的情况下,货币政策必须放松,才能够避免紧缩,如果货币信贷政策要去支持增长的话,可能放松的力度还要更大一点。

房地产政策方面,瑞银认为今年晚一些时候,可能政府会降低按揭贷款首付的比例,比如说第一套首付应该可以从30%降到20%,二套首付也可以适度降低。

货币 政策 新一轮

上一篇: 各方发力NFC支付 未来两年行业或迎爆发期

下一篇: 再有五家银行发行同业存单 总额不超150亿



发表评论:
相关推荐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琪花分类网 版权所有 1.080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