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国家迅速崛起 推动全球经济再平衡


 发布时间:2021-05-04 07:43:31

全球金融危机以来,发达国家竭力维持岌岌可危的政府债务循环,走上了债务货币化道路。然而,债务货币化大大稀释债权人利益,导致长期财富分配失衡。长期债务货币化势必严重侵蚀债权人资产和金融权益。因此,新兴债权国家如何“抱团取暖”,深化彼此间的金融合作、防止陷入发达国家的债务陷阱意义非常重大。金砖国家早已成为新兴经济体“群体性崛起”的代名词。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2011年统计,按购买力平价(PPP)计算,最近5年世界经济增长的70%来自新兴市场和发展中国家,其中金砖四国占有相当大的比重。随着2010年南非作为正式成员加入“金砖国家”阵营,2010年5国的国内生产总值占世界经济总量的18%,贸易额占世界的15%。金砖国家大都经历了资源驱动型和出口驱动型增长模式:中国号称“世界工厂”,印度被誉为“世界办公室”,巴西号称“世界原料基地”,俄罗斯被称为“世界加油站”。各国发展模式的趋同性大都受制于发达国家为主导的全球产业分工和金融分工,往往成为发达国家在全球资源配置结构中的廉价生产基地和资源供应地,难以获得在资源、市场、利润方面的公平利益分配。

目前,新兴市场经济体的对外资产余额超过对外债务余额,大都成为对外净债权国;发达经济体的对外债务余额超过对外资产余额,几乎都是对外净债务国。从外汇储备余额来看,2011年末,所有经济体的外汇储备合计10.62万亿美元,其中金砖五国外储占全球的75%,仅中国外汇储备就占全球的1/3,俄罗斯外汇储备占比接近7%,印度占全球份额超过或接近4%,巴西占比也在2%以上。然而,作为债权国的新兴经济体大都面临着负财富效应、货币错配,对外金融资产与负债不对称等不成熟债权国的种种困境。近10年来,全球经济与贸易重心正在由“西”向“东”发生转移,全球制造业中心已逐步从发达国家转向新兴市场国家,但货币金融中心仍在发达国家,这也决定了财富的分配权仍然掌握在发达国家手中。新兴经济体金融财富在全球占比明显低于GDP的占比。金砖国家大都金融市场不发达,金融体系比较脆弱,在对外交易中长期依赖储备货币进行计价、结算、借贷和投资,货币错配带来的汇率和资产风险不可避免,风险将越来越多地由新兴市场国家承担。由于新兴市场货币大都盯住美元,货币政策的自主性严重被削弱。

特别是近两年美日欧联手量化宽松,不但进一步推高新兴经济体外储规模,加剧输入型通胀的风险,也使经济与金融安全越来越被美国债务风险所累,各国在“美元陷阱”中越陷越深。因此,作为全球货币锚的美元超发直接导致债权人资产大幅缩水,债权人权益被严重“稀释”而陷入财富管理困境之中。从金融发展阶段看,各国金融市场发展仍有待成熟。美欧金融市场是以直接融资为主,而金砖国家仍主要依赖于银行贷款等间接融资渠道。因此,加快国内金融体系建设、促进金融部门有序开放、逐步推动本币可兑换进程是提升各国国际金融实力的重要途径,也是深化彼此金融合作的基础,具体改革应着眼于以下几个方面。首先,加快国内金融改革,扩大金融市场对外开放和金砖国家间的投资,逐步推动本币可兑换进程。推动金融开放和本币的可兑换要从本国实际出发,不能因国际压力而贸然取消资本管制,开放金融市场。金砖国家在贸易、投融资上有较强互补性,具备合作的基础。通过加强金融机构“走出去”,取消特定产业和市场的投资限制,推动金砖国家之间互相投资,是其合作的题中之义。同时,需完善风险防范能力,降低双边或多边投资风险。

其次,进一步推进本币“走出去”,实现多层次货币合作。可探讨将人民币、巴西雷亚尔、俄罗斯卢布等纳入国际储备货币的可行路径;加强双边或多边货币互换,适度扩大双边货币互换的范围,提高双边贸易便利程度;考虑将目前仅限于双边的本币贸易结算扩大到多边机制下,以中俄货币互相挂牌为契机,扩大本币结算范围,在独联体内建立金融货币区域;可以金砖五国金融机构在中国设立的人民币结算账户为基础,通过金融合作框架内的倡议或宣传进一步推进贸易本币结算。此外,可以允许贸易项下的主权货币的相互投资。在贸易项下的资金流动开放以后,可以相互允许各自的企业到对方国家的股票市场和债券市场发行股票和债券,共同建立新兴经济体债券市场。最后,为逐步摆脱美元体系的依赖,各国需要提高本币在全球外汇市场中的交易份额。根据国际清算银行统计,2010年全球汇市日均成交量已经达到4万亿美元,较2007年增长20%。然而,金砖国家所占比重微乎其微,其中中国、巴西比重几乎为零,俄罗斯和印度汇市平均交易量占世界比重也仅为1%。金砖国家货币要想成为全球主要储备货币的道路还很漫长,但从短期看,积极推动各国货币的市场交易应该是扩大金融开放、逐步摆脱美元依赖、进而促进国际货币体系改革的关键一环。

张茉楠。

野村控股公司计划将明年4月进公司的新员工中一部分人的月起薪定为54.2万日元(约合人民币4.3万元)。这样一来,仅基本工资部分就达到年薪650万日元,若加上根据业绩获得的奖金,进公司第一年的年收入就能一跃同大企业管理层相媲美。野村此举意在笼络可征战全球金融市场的优秀人才,从而加强公司的竞争力。在就业市场处于“超冰河期”的现在,证券业龙头此番破格高薪之举,势必将引发很大反响。高额起薪的对象是预定明年4月进入公司的600人中被安排在投行、市场交易、信息技术等业务部门的约40人。

这些人被称为“全球型员工”,必须具备其负责领域的极高专业性及优秀的语言能力,英语能力“TOEIC”考试成绩须在860分以上。另一方面,野村对这些人将不发放加班费和房贴等其他补贴,他们在业绩方面也将背负较大压力。野村解释称“从整体来看其薪资并非高得离奇。”。

国家 全球 经济

上一篇: 大宗交易平均折价率攀至7.78%

下一篇: 欧洲央行本周有望“放水” 机构纷纷看跌欧元



发表评论:
相关推荐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琪花分类网 版权所有 1.118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