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海军在西太平洋海域举行远海实兵对抗演习


 发布时间:2020-10-22 11:06:50

F-35成为当前亚太地区最热销的机型。尽管美国军工巨头洛克希德·马丁公司的F-35第五代战机不断暴露出各种问题,但亚太地区对这种战机的求购欲望有增无减。美国《防务新闻》10日称,很大程度上这是因为该地区担心随着“中国军力增加、解放军歼-20和歼-31隐形战机的崛起和中国继续推进主导近海和突破第一岛链进入太平洋的计划”,美国将逐步丧失对亚太的安全掌控。报道引用美国防务人士的话称,“中国已经变成F-35最伟大的销售员”。《防务新闻》称,东亚对第五代战机的兴趣来自于解放军“好斗”的姿态,以及隐形战机与航母计划的高速发展。报道描述说,西方观察家曾一致认定,中国至少需要十年时间才能推出隐形战机。但2011年和2012年,两种中国隐形战机相继亮相。华盛顿智库还认为,中国航母舰载机面临多重困难,曾宣称辽宁舰上的歼-15战机不过是模型,飞行甲板上的痕迹是涂上去的,目的是欺骗西方分析家。

但他们又错了。2012年底,中国公开了歼-15从航母起飞的视频。截至去年年底,歼-15在辽宁舰上已起降超过100次。报道称,鉴于解放军海空力量的高速发展,本周开幕的新加坡航展上,所有参观者都关心两个问题:如何升级已有的F-16战机或购买F-35战机。澳大利亚、日本、新加坡、韩国乃至台湾都有采购F-35战机的计划。“毫无疑问,中国是它们意欲购买或升级战机的头号理由”。美国国防和航空市场分析企业蒂尔集团副总裁理查德·阿布拉菲亚说:“中国已变成洛克希德·马丁公司有史以来最伟大的推销员。” 报道宣称,澳大利亚一度准备减少F-35战机订单,但现在该国政府正对这个项目表现出日益增强的兴趣。F-35项目国际公关经理埃里克·施纳贝尔表示,澳大利亚首批两架F-35正在美国得克萨斯州沃思堡组装,预计将于今年交付。澳大利亚希望用F-35接替现役F/A-18“大黄蜂”战斗攻击机和F-111战斗轰炸机。

澳方已承诺将再购买12架F-35。施纳贝尔说:“澳政府致力于采购多达100架飞机。” 亚太地区另一个F-35采购大国是日本。2011年日本决定选择F-35替换上世纪60年代服役的老式战机,计划到2021年前购买28-42架F-35。根据日美达成的军销协议,日本承诺以每架1.24亿美元的价格购买首批F-35。值得一提的是,日本计划在本国国内组装38架F-35。有分析认为,随着五角大楼军费削减,美军工企业也被迫将目光投向海外市场。在亚太地区把中国塑造为可怕的假想敌,无疑能极大促进美国武器出口。事实上,近来的亚太纷争背后都能找到美国的身影。(侯涛)。

社评:阻止美空袭叙利亚为上,拆其台次之 美国方面宣称掌握了叙利亚政府军使用化学武器屠杀平民的证据,克里国务卿高调指责巴沙尔政权“道德败坏”,这被广泛认为是美英等北约国家即将空袭叙利亚的信号。中东局势来到新战争有可能爆发的严重关头,最大胆的分析认为,空袭在一周之内就可能发生。尽管美国的所谓“证据”不是联合国承认的,而且美国此前有用虚假“证据”发动伊战的前科,但如果它下决心绕开联合国实施这次打击,谁也拦不住它。但这将是一次色厉内荏的空袭,扔向叙利亚的炸弹缺少政治的力量,它很可能是冷战后美国最勉强的空中打击行动。当年空袭南联盟的明确目标是塞尔维亚从科索沃撤出军队,华盛顿做到了。西方空袭利比亚是要帮助反对派击垮军事上占优势、但孤立无援的卡扎菲政府军。

如果美国有说的出口的清晰政治目标,它就可以向巴沙尔发最后通牒。但它显然没有,用“道德败坏”做借口发动战争,第一眼看上去是盲目和轻率的。这次空袭如果发生,必将遭到比以往历次都更激烈的反对和抵抗。巴沙尔政权已在西方打压和反对派攻击中坚持了两年多,证明了它存在的合理性。巴沙尔政权不像卡扎菲那么孤立,俄罗斯、伊朗都是它的坚定支持者,加上“阿拉伯之春”在埃及严重受挫,这个政权不在精神上被空袭摧垮的可能性很高。美国在世界上的影响力大不如它发动南联盟空袭时的上世纪末,俄罗斯、中国反对诉诸武力的态度将更加坚决。尽管两国都不会直接同西方对抗,但俄罗斯国力与当年相比得到充分恢复,中国影响力上升了一个级别,两国反对空袭叙利亚的声音必将更受世界重视,这会给美英构建支持空袭的阵营增加困难。

美国最希望的大概还是通过空袭拉叙利亚反对派一把,后者在近一个时期的军事行动中节节败退。空袭肯定能起到这方面的一定作用,但彻底扭转叙利亚战场局势决不会像在利比亚那样容易。对卡扎菲的空袭持续了很久,因为它有联合国设立“禁飞区”的授权。空袭叙利亚是非法的,它长期持续将困难重重。世界反对外部军事干预的力量应当联合起来,尽可能阻止美英等国对叙利亚发动空袭。如果阻止不了,就应当公开支持叙利亚政府进行抵抗。俄罗斯、伊朗有必要考虑提供直接军事援助,中国等其他国家则应给予声援。只要叙利亚政府精神上不垮,美国实现其目标就相当困难。由于俄罗斯在叙利亚的特殊利益,它一直是外围反对军事干预叙利亚的一杆大旗。伊朗则同叙利亚是唇亡齿寒的关系。

如果西方搞掉巴沙尔政权,俄、伊失分无疑最大。两国事实上没有退路,而且只有它们坚决,别的国家才可能不患得患失。中国不可能在叙问题上扛大旗,但中国的态度一定要比以往任何一次西方空袭小国时更加鲜明。在西方逐渐把中国锁定为“最大潜在威胁”的时候,这样做对中国的战略好处将大于同西方增加摩擦的风险。中国无法通过叙利亚危机改变同西方的战略关系,但却可以通过它巩固另一些国家对中国的信任。迄今为止美国考量对小国的军事打击比冷战刚结束时还是有了更多犹豫,外界需要把华盛顿不断往知难而退的位置上推。这对新兴国家的战略安全很重要。

海军 远海 中国

上一篇: 中国海军第二十七批护航编队访问摩洛哥

下一篇: 中日就重启海上联络机制达共识 安倍称“很好”



发表评论:
相关推荐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琪花分类网 版权所有 0.371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