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装备说明书是英文 火箭军正营职博士排长熬夜翻译


 发布时间:2020-10-24 14:35:57

黑河森警让新战士摆脱心理“亚健康” 为努力营造宽松和谐的环境,及时疏导和缓解新战士的心理压力,使他们保持愉悦的心情和充沛的精力。武警黑龙江森林总队黑河支队在新战士中广泛开展心理健康讲座,通过板报宣传、班长谈心、学习心理卫生知识帮助新战士掌握一般的心理学知识和心理保健方法。同时支队还开设心理门诊和发放心理咨询热线卡等方式帮助新战士调节心理,疏导思想。这个支队还充分发挥“三互”小组的作用,培养心理疏导骨干,及时发现和分析新战士心理异常表现,主动靠上去,做工作,形成相互理解、相互支持、相互信任的良好氛围。使得新战士们走出了心理“亚健康”的状态,在警营更好的成长成才,更好的立足岗位,完成任务。(张新国、王友恒)。

如果不是戴着眼镜,你很难将“博士夫妻”孙宏伟、刘艳慧从官兵中找出来。他们确实普通:大众化的长相,且已看不出高学历人才的那股书卷气。“我们没啥传奇经历,一直都是平平淡淡。”面对记者,这对北空导弹某团的“博士夫妻”有些拘谨,“该说些什么呢?” “不过,我们倒真是感到很幸运。幸运有机会来到部队,幸运所学能有用武之地,幸运有那么多人关心着我们。”夫妻俩满脸坦诚,转而夹杂着感激,“当然,还幸运我俩能待在一起。”望着他们相视一笑的默契,记者心头不禁一动。于是,和“博士夫妻”的话题,就从“幸运”开始了。我们庆幸:军营基层舞台,让我们心潮逐浪 “我们差一点就和军营无缘。”说起从军经历,“博士夫妻”由衷感谢多年前的“阴差阳错”。那年高考,孙宏伟、刘艳慧的分数线尽管都高出重点大学提档线几十分,但因为填错志愿,双双被调剂到导弹学院成为“并轨生”。看着别人穿着军装神气的样子,他们羡慕不已。当得知考取本校研究生可以入伍时,他们就开始改变命运的“冲刺”,最终顺利穿上军装。

共同的境遇,加上来自共同的省份——山东,让他们相识、相知、相恋,也让他们相互勉励,又一起考取本校博士生。2007年,俩人博士毕业。孙宏伟对刘艳慧说,当兵不摸兵器有啥意思?咱们去作战部队吧。看着孙宏伟眼睛里写满向往,刘艳慧的激情顿时被点燃。就这样,他们主动申请,一竿子扎到驻守内蒙古边防的北空导弹某团,并且一待就是7年。“我们真的很幸运,一来就踏上了部队装备建设迅猛发展的好时代。”孙宏伟指着阵地上的一些装备说,我们毕业那年,正值武器装备更新换代时期,它们就是和我俩前后脚来这里“报到”的。好马配好鞍,让“博士夫妻”裂变似地成长。在这个舞台上,夫妻俩的风采尽情挥洒。有一年,新装备第一次遂行实弹打靶任务。临射击前突发故障,专家轮番上阵,故障均未排除。“让我试试。”面对此景,孙宏伟主动请缨,很快判明是兵器高频箱出现问题,并且手到病除,实现实弹打靶“满堂红”。这些年,“博士夫妻”攻克的新装备技术难题有十几项,有的还获得了军队科技进步奖,每项都直接转化为部队战斗力。

“虽然我们调整一个参数、维修一个部件、搞出一个小革新,看上去微不足道,但这些都是部队急需,直接关系作战成败,作用不可限量。”夫妻俩有些兴奋地告诉记者,“看着自己的努力直接转化为战斗力,这种成就感,在别的地方很难体会到。” 我们感动:有爱的地方,在哪里都被幸福包围 采访“博士夫妻”的第二天,驻地刮起沙尘暴。天空一片昏黄,风裹着沙粒、枯叶一阵紧似一阵,吹得人无法喘息。“这还是‘小儿科’呢,有一次刮大风,我和战友是头裹塑料袋,爬到阵地上去的。”孙宏伟告诉记者。“这么恶劣的气候条件,难道你们就没想过换换地方?”记者脱口而出。其实,有这样“想法”的,不光是记者,还有孙宏伟的父母、同学。孙宏伟和刘艳慧每次探亲,总把部队描绘得多好多好,他们生活得多么多么开心。终于去年冬天,父母来到部队,坚持要到孙宏伟所在营看看。当父亲踩着半尺厚的积雪,一步步走向营区时,脸色越来越沉。当晚,老父亲一夜未眠。“要说换个环境好点的地方,我们其实真有不少机会。”刘艳慧默算了一下,将头扭向孙宏伟,“应该有十多次吧。

”近些年,随着“博士夫妻”崭露头角,一些地处大城市的科研院所、机关纷纷抛来“橄榄枝”。“我俩都是平常人,要说没心动过,那是假话。可我们不能走,也舍不得走。”孙宏伟说出了缘由:那年毕业刚到师里报到,师领导就对我们的成长发展进行规划,特意放到导弹团锻炼;到团里时,官兵敲锣打鼓列队欢迎我们,团领导当场给了一套常委房的钥匙;刚开始,我们生活不适应,工作上也打不开局面,战友们不仅没有嘲笑我们,还纷纷伸出援手。正是这些来自师团领导和官兵的关爱,让夫妻俩在收获感动的同时,很快融入这个战斗集体。他们约定,一定不辜负大家期望,迅速将高学历转化为高能力,早日把新装备弄懂吃透,争做技术带头人。我们感恩:愿把最闪亮时光,付诸强军梦想 去年,“博士夫妻”破天荒看了场电影——《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关于“青春如何度过”的话题,也引起他俩热烈讨论。“现在,青春是用来奋斗的;将来,青春是用来回忆的。”孙宏伟说,“我们俩把这句话当成‘座右铭’了。” 营长金肖飞告诉记者,“这两口子一对学习狂,一双兵器痴。

”据说,孙宏伟熟记上千个开关的位置,却总忘记俩人的生日和结婚纪念日;学数学出身的刘艳慧,常弄不清楚家里有多少存款。俩人在一起,兵器是主要话题,碰到和兵器相关的,就来劲。有阵子孙宏伟参加空军工程大学培训,得知有位同学在附近某型导弹部队当营长,就热情地去看他。结果见面没聊几句,就催促同学拿兵器技术资料,还让找个懂兵器的连长来。看着孙宏伟一边翻看,一边提问题,一边做笔记,同学哭笑不得:“你是来看我的,还是来学兵器的?” “他俩不光‘痴’,还很‘倔’呢。”士官技师张清彬说,他最佩服的是“博士夫妻”的较真劲。有次装备出现故障,正值隆冬,孙宏伟二话不说,爬上冰冷的兵器开始检修。手冻僵了,就放到胸口衣服里暖一会儿。张清彬穿着大衣、防寒靴都冻得直跺脚,孙宏伟却直到将故障排除,都没喊一声“冷”。也正是这股“较真劲儿”,使孙宏伟迅速成为全师天线收发专业的“首席专家”,先后多次圆满执行重大军事任务;刘艳慧编写的《兵器装备故障汇编》成为团里专用教材,研发出《新武器装备全程信息管理系统》在全团投入使用。

夫妻俩联手完成的《兵器使用维护细则》《装备质量评估标准》《兵器操作规范》等一系列资料,为新装备维护保障建立起严格细致的标准。“我俩的梦想是能成为席吉虎那样的人。”孙宏伟告诉记者,去年,他们听了兄弟部队“模范科技干部”席吉虎的报告后,更加坚定了方向:不仅要成为地空导弹武器系统的顶级专家,还要培养出大批专家型人才。(记者 李建文 特约记者 刘 泉 杨丹谱)。

金广智 战士 博士

上一篇: 总政:官兵要践行三严三实要求 追求健康交友方式

下一篇: 盘点“火力-2015青铜峡”系列演习五大亮点



发表评论:
相关推荐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琪花分类网 版权所有 0.185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