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媒:安倍参观抗战纪念馆后双方与过去一刀两断


 发布时间:2021-02-24 01:05:47

安倍政府改宪的目的实为成为“能够战斗的国家”。文章称,随着2014年度日本预算案的成立,日本国会的讨论焦点正转移到涉及解禁集体自卫权的改宪一事上。说到改宪,就不得不提到安倍政府所谓的“积极和平主义”。按照挪威政治学者约翰 加尔通的定义,不仅没有战争,因贫困、压榨、歧视而造成的暴力都不复存在,这样的状态才可称为“积极和平主义”。然而,《成为能够战斗的国家——安倍政府的真面目》一书的作者斉藤贵男却指出,“安倍政府在涉及深化美日同盟发言的情况下,所表达的内容却与‘积极和平主义’不符”。在2013年12月制定的日本“国家安全保障战略”中,安倍在所谓“积极和平主义”的外衣下,实际强调的是强化美日同盟和增强日本自卫队。斉藤贵男指出:“构建和美国一样的日常性战时体制才是日本政府的目标。” 文章称,如果日本想成为能够战斗的国家,自然就会在《宪法》中设立“开战规定”。如果不设立“开战规定”的话,那么究竟想策划什么样的“战争”呢?斉藤贵男引用日本独协大学法学部教授谷关彰一的论述作出了说明。

“一旦发生危机,美军将会出动。即会有美军行使武力的情况发生,也会有国际法上定义的战争‘开战’的情况发生。但是,无论哪种情况,日本国防军都是作为美军的后方支援,所以在日本国防军行使武力后,就很可能演变为‘没有开战宣言的战争’。” 也就是说,通过改宪,“开战宣言”将由美国承担,日本国防军只作为后方支援,为美军提供补给、运输、武力行使等。这就是日本的“新战争”构想。文章最后指出,如果安倍政府执意推进改宪,那么日本很可能像谷关彰一所描述的那样,成为“能够战斗的国家”。(实习编译:毛洁 审稿:王欢)。

日本政府有关人士17日透露,首相安倍晋三基本决定4月下旬访问印度尼西亚出席亚非会议(又称万隆会议)60周年纪念峰会。安倍希望届时通过演说及同与会国家的双边会谈来介绍战后日本作为和平国家走过的历程,从而为今夏发表战后70周年谈话铺路。据政府相关人士称,安倍打算在4月21~23日访问印尼,有关该日程的协调工作正在展开。安倍计划于22日向各国首脑发表演说,并在访问期间与菲律宾等个别国家的首脑举行会谈。安倍将在演说和会谈中强调日本的战后70年历程、和平主义理念及对国际社会的贡献。他还将介绍日本为改善与中韩等亚洲各国间关系所做出的努力。着眼于4月底开始的长假期间访美等计划,安倍希望在发表战后70周年谈话前加深国际社会的理解。另一方面,印尼总统佐科•维多多将于本月22日首次访日,并于23日与安倍举行会谈。有意见认为,安倍将向佐科正式传达访问印尼的意向,并就促成万隆会议成功举办交换意见。万隆会议是史上首次有色人种的洲际会议,召开于1955年,29个国家参加了会议。

日本执政党议员表示,日本正考虑成立一个可能类似英国军情六处的海外情报机构。70年前,二战结束后,获胜的同盟国解散了日本令人生畏的军事情报机构。新的对外情报机构将成为安倍晋三首相正在建立的安全框架不可缺少的组成部分。安倍目前正寻求放松战后和平宪法对日本自卫队海外作战能力的限制。2015年早些时候,被“伊斯兰国”扣为人质的2名日本人在叙利亚遇害,此事表明日本政府严重依赖友邦提供的情报。自那以来,有关四分五裂的日本情报界需要改头换面的看法日益流行。安倍已成立类似美国的国家安全会议,并制定了严厉的国家保密法。目前,安倍正致力于制定相关法律,以解除不得行使集体自卫权的禁令。日本拓殖大学教授川上高司说:“要成为‘正常国家’,情报机构至关重要。”日本保守派认为,宪法的束缚限制了日本的自卫能力,日本要成为“正常国家”就必须摆脱这些束缚。

自民党议员岩屋毅最近在接受路透社记者采访时说,如果自民党和政府断定需要新成立一家情报机构,2016年可能启动相关立法程序。岩屋毅说:“在这样一个不知道日本人会在何时何地面临生命危险的年代……我们需要搜集更多的海外情报。”岩屋毅是研究这一问题的小组负责人。最近在国会被问及成立新情报机构的想法时,安倍说,政府希望在努力提升日本情报能力之际研究这一问题。日本现有的约4400名情报人员分散在各下属部门。有专家表示,各情报部门不愿分享情报,各自为政。(编译/金进龙)。

同时也受到了日本民众的强烈抗议。香港中评社12月10日发表评论文章称,在日本《国家安全保障会议法案》和《特定秘密保护法案》的规定下,日本的和平宪法其实已经被架空。文章指出,安倍需要认识到,日本不是他一个人的,他不能一手遮天,日本民众有权利发声,日本政府也不能因此重返军国主义老路。据资料显示,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力推的《特定秘密保护法案》将防卫、外交、反间谍和反恐四个领域特别需要保密的情报指定为“特定秘密”,并在附表中列举了武器、弹药和飞机数量与性能等“特定秘密”内容。除暗号等7项重要内容外,保密期限不得超过60年。日本国家公务员泄密将被处以10年以下有期徒刑,合谋者和教唆者将被处以5年以下有期徒刑。文章指出,表面上来看,这个法案似乎是对日本国家公务员行为上的一种更严格的规制,但若和日本和平宪法比较起来,则会发现,“新保密法”与宪法中的很多规定都站在对立层面。例如,日本和平宪法第21条规定“保障集会、结社、言论、出版及其他一切表现的自由”,“不得进行检查,并不得侵犯通信秘密”。“新保密法”明显地违背了宪法赋予日本公民的知情权、隐私权乃至人身自由权。

文章认为,“新保密法”不仅单单限制了日本民众的一些基本权利,也同时是一种“安倍式集权”的表示。日本共同社12月7日就刊文称,日本政府决定把监督秘密指定是否妥当的“情报保全监察室”设立在内阁府,但其成员均为“侧近”官僚,很难称之为能从独立公正立场进行检验的机构。再者,日本政府之前就通过了《国家安全保障会议法案》,随后又立即推出了与之相配合的《特定秘密保护法案》,这其实已经清楚地显示了安倍企图将权力高度垄断在手的野心。北京外交学院日本研究中心副主任周永生就认为,这两个法案结合将导致以安倍为核心的政府行政权力过分扩大和泛滥,使日本走向更加集权的体制。文章认为,在这样的两个新法案的规定下,日本和平宪法其实已经被架空,那么,安倍之前嚷嚷的修改宪法、推行集体自卫权很快也不再是遥不可及的事情。据资料显示,二战前,日本政府就曾颁布《军机保护法》,助长了日本军国主义政府打压国内反战之声。现在,日本政府又不考虑后果,无视国内民众感受,一味通过“新保密法”,架空日本和平宪法,企图推行集体自卫权。现在的日本,似乎又回到了二战时期的那个被军国主义领导的日本。

文章称,这一举措十分危险。就日本国内层面来讲,“新保密法”的通过让日本民众不能自由发声,一些原本应该公开的信息被政府藏匿,使得原本民主式的日本走向集权式。就日本与国际社会的关系来讲,日本此举似乎在向其他国家发出挑衅的信号,印证了安倍之前所说的“说我是右翼军国主义,就请便吧!”的狂言妄语。安倍需要认识到,日本不是他一个人的,他不能一手遮天,日本民众有权利发声,日本政府也不能因为其为所欲为重返军国主义的老路,彻底破坏日本与其他国家的关系,成为21世纪中唯一一个修宪扩军、好战的集权式国家。(乌元春)。

安倍 日本 抗战

上一篇: 中国海军第二十二批护航编队实战背景下动中抓建

下一篇: 朝鲜大阅兵展出洲际弹道导弹 核背包再度来袭



发表评论:
相关推荐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琪花分类网 版权所有 0.292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