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空军举行最重要“天龙演习” 三大主力战机出动


 发布时间:2021-04-10 04:17:42

东海舰队某航空兵师副师长代长虹—— “鹰击海天”贯长虹 精武星路:代长虹,湖南汉寿人,1971年1月出生,1990年8月入伍,海军特级飞行员,先后飞过9种机型,被评为“全军优秀指挥军官”,荣立二等功1次、三等功3次。初秋的一天,东海舰队某航空兵师副师长代长虹又一次驾战机腾空而起,直奔某海域进行海上超低空训练……类似险难课目训练,对他来说已是家常便饭。翻开代长虹24年的飞行履历,一串闪光的成绩跃入眼帘:飞行2000多小时,先后首批改装两型三代战机,是海军航空兵第一支三代战机“蓝军分队”的骨干成员,高标准完成了某型战机导弹试射及一系列重大演习演练任务…… 2012年7月,代长虹任某航空兵团团长不到半年,就迎来了导弹实射靶弹任务,这也是他们团改装国产某新型三代战机以后首次实弹射击。

该型靶弹飞行速度快,滞空时间短,反射面积小……首次实弹打靶便遇上这块“硬骨头”,几乎所有人都为他们捏了一把汗。演习当天,代长虹和副大队长王兴强驾机率先升空。茫茫海空,水天一色。由于空中有云,影响了目标搜索。谁知,刚出云层,他们就发现了高速靶弹。“靶弹速度太快了,连尾焰都能看到!”谈及当时情景,代长虹至今记忆犹新。他和王兴强密切协同,迅速调整飞机姿态,开足马力,从侧方攻击…… “锁定、发射!”一连串动作一气呵成,导弹如离弦之箭向靶弹直扑而去,打得靶弹空中开花。

在代长虹的带领下,他们取得了4发4中的优异成绩,实现该型战机实际使用武器的新突破。高难课目带头飞,急难险重任务率先上。去年9月,该团首次进行某型三代战机空中加受油训练。这个课目要求飞行员操纵战机的力度必须毫厘不差,难度很大。“没有平时风险的考验,哪能经得起战时生与死的搏杀”。面对挑战,代长虹又是第一个驾机升空。茫茫云海上,随着高度差越来越小,加油机尾涡气流对战机影响骤然加大。在加油机通信员引导下,代长虹紧紧压住驾驶杆控制战机速度,从一侧缓缓接近加油机。眼看就要对接成功,可是受气流影响,加油软管却“调皮”地飘走了。

代长虹稳稳握住驾驶杆,不断修正偏差,空中加受油接头慢慢地接近随风摆动的输油管。2米、1米……受油探头准确地与加油机完成空中对接。“对接成功,开始输油。”几分钟后,战机成功脱离…… 凭着这股敢于迎难而上的劲头,任团长期间,他带领团队驾驶国产某新型战机跨区机动演战法,飞赴远海闯禁区,转战陌生空域打实弹,并且边改装边执行重大任务,先后十余次完成上级赋予的重大演习和战斗值班任务。弯弓如满月,枕戈射天狼。极目海天处,不久前刚被提升为副师长的代长虹带领着年轻的飞行员们向着海天展翅翱翔! 精兵礼赞 长空铸利剑,碧海展雄风。

代长虹,你驾战鹰驰骋蓝天,展铁翼搏击云雨,用一次次攻坚克难诠释着海空骄子的铮铮誓言,在万里海天抒写新一代“海空雄鹰”传人的风采。(张恒 本报特约记者 代宗锋 赵海涛)。

迟迟得不到迫切需要的潜艇,却不得不接手价值有限的二手护卫舰,凸显了台湾在对美军购中缺乏主动权的现实。2014年初,美国众议院批准向台湾出售4艘二手“佩里”级护卫舰,时值美国国防部长哈格尔访问北京,美方此举引发中国大陆方面的抗议。实际上,美国对台出售护卫舰风传许久,反倒是台北方面对获得这些舰艇不是非常积极,它更想要的是潜艇,可是,相关选项似乎已从美台军购清单中消失。据台媒报道,美国批准售台的4艘军舰,是1984年服役的“泰勒”号和“卡尔”号,以及1985年服役的“盖里”号和“埃罗德”号。蹊跷的是,从台湾“国防部”公布的“未来防卫作战需求”、“国防预算书”看,其中只编制了两艘二手舰艇的采购预算,美方却硬要给4艘。联想到延宕多时而毫无回音的潜艇采购案,新一轮美台军售显得前景未明。美制二手舰艇的“养老院” 台湾海军向美国采购二手“佩里”级的目的,主要是替代现役的8艘“诺克斯”级护卫舰,后者都是上世纪60年代建成的,90年代以“先租后卖”方式转交台湾。虽然有人员编制多、维护困难等缺点,“诺克斯”级较为突出的远洋反潜能力让台湾海军满意,让后者舍不得淘汰它们。

此番向美国求购二手“佩里”级,台军的首要着眼点也是这批军舰能否保留原装的SQR-19拖曳声呐,这样才能弥补“诺克斯”级退役后被削弱的反潜能力。事实上,台湾一直积极向美国争取这项重要装备,迄今没有获得肯定答复。除了SQR-19声呐,这批二手护卫舰移交台湾时已服役30年,其性能升级也是外界关注的重点。例如,美国海军现役同型舰的MK13型导弹发射器都已拆除,而确定售台的4艘将重新安装该发射器,但配套的“标准”SM-1舰空导弹现已停产,未来无论是改装岛内自制的舰空导弹还是为美制导弹换装岛内自产的零件,都需要可观的预算和时间。与此同时,以两艘(或4艘)“佩里”级取代8艘“诺克斯”级,规模并不对等。即使考虑到台湾空军刚刚获得12架美制P-3C反潜机,岸基航空反潜力量获得显著强化,今后台湾海空军联合反潜作战的效能可以达到何种程度,仍需度过磨合期后才能见分晓。自制潜艇,关键装备难获得 撇开这批二手舰艇本身,台湾军界普遍相信,引进水面舰艇的急迫性远不如潜艇。鉴于美国缺乏对台出售潜艇的诚意,台湾当局已经开始认真思考自制潜艇这一问题。

众所周知,潜艇的建造难度远大于一般舰艇。对台湾而言,要害是诸如火控系统、声呐、武器系统等“红区装备”能否外购,而世界上能提供“红区装备”的厂商不多,主要来自美国、欧洲、俄罗斯和中国大陆。综合考虑外部环境,最有希望的来源无疑是美国(动力系统仍要靠欧洲)。在这种情况下,美国政府对台湾自制潜艇的态度就非常关键。潜艇隐蔽性高,比水面舰艇更富进攻性。有迹象显示,美国对台湾自制潜艇原则上无意见,但台湾欲建造的潜艇采取何种规格,将影响美方支持力度。如果是武器携带量、续航能力均有限的小型潜艇,华盛顿会倾向于将其定义为防御性武器而同意出售“红区装备”;如果是火力强大、续航能力强的大型潜艇,台湾恐怕无法顺利获得“红区装备”。长期以来,美台军售清单的内容都是由美方最终拍板。根据与中国大陆签署的“8·17公报”,美国对台仅提供防御性武器,也提供技术帮助台湾研制防御性武器,当年,台湾IDF战机得到美国大力支持,就是因为该机是专为台海作战环境量身定制的。作为反例,台湾研制攻击性武器时多次被美国干扰,最著名的要数核武计划被美方渗透而告吹;上世纪90年代研制巡航导弹时,依然无法从美国购得核心部件,使得“雄风”-2E导弹迟迟无法服役。

不难看出,台湾的潜艇自制计划必须获得美国同意才可落实,美方即便选择消极抵制,也会让这项计划步履为艰。目前,台湾朝野两党与军方都倾向于研制排水量约2000吨的潜艇。基于上述原因,美国对这一级别的潜艇颇有顾虑,认为其攻击性太强,并暗示:若研制吨位较小、性能较有限的潜艇,台方将更容易获得技术支持。因此,台湾自制潜艇,说到底还是要打通美国这关,否则将面临无法承受的不确定性。(特约撰稿 王环)。

战机 台湾 空军

上一篇: 解放军海防团搭建战备信息网 提升海岛防卫能力

下一篇: 中国海军舰艇编队结束访问塞内加尔 前往科特迪瓦



发表评论:
相关推荐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琪花分类网 版权所有 0.264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