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比亚拒绝联合国派兵保护工作人员


 发布时间:2021-04-23 14:05:33

24日,利比亚伊斯兰激进武装“利比亚黎明”部队夺取首都的黎波里国际机场后,公开向国民代表大会发起挑战,还指责埃及和阿联酋参与对其的空袭行动,埃及坚决予以否认。利比亚国民代表大会24日凌晨发表声明,将“利比亚黎明”部队和“安萨尔旅”列为恐怖组织。24日,埃及外交部否认参与过对利比亚的任何空袭行动。据埃及中东社24日报道,埃及总统塞西驳斥说,“我们没有在埃及境外采取任何军事行动,埃及军队只驻扎于埃及的领土上”。塞西还表示,埃及25日将举行一场“利比亚邻国大会”,寻找解决利比亚派系斗争的政治方案。(特约记者 余歌 候涛)。

美国将在保加利亚训练5000至8000名利比亚军事人员。人们不禁要问,向来精于算计的山姆大叔此番又有何盘算? 打击恐怖主义是直接目的。“9·11”后,恐怖分子一直是美国的心头大患,而战后的利比亚又成为恐怖主义滋生的温床,美国驻利比亚大使遇袭身亡便是力证。同时,羸弱的利比亚政府和东拼西凑的中央军队无法对愈演愈烈的恐怖势力进行有效打击。为此,美国无可奈何,甚至打破之前许下的“不派遣地面部队”的承诺,今年10月直接派遣特种部队在利比亚首都的黎波里逮捕“基地”组织领导人阿布·艾利斯·利比,引起利比亚当局不满。在此背景下,为了避免派遣地面军事力量给人以直接干涉的谴责口实,同时防止陷入利比亚战后动乱漩涡无法自拔,美国通过培训利比亚军事人员和组建专门的反恐特种部队来加强利比亚自身反恐力量,让利比亚人打利比亚人,无疑可减少己方反恐的成本和风险。

拉近与利关系是重要动因。美国通过帮助利比亚培训军队,一方面可以进行战略性感情投资,在利比亚军队精英中推销西方民主、自由与价值观念,培养亲美情结和扶植亲美势力,并使利比亚军队逐渐接受美国及北约的作战理论与实践方式,为美国军售打下铺垫;另一方面可以拓展美军军事存在,加强与利比亚的军事合作,促进双方友好关系的进一步提升,从而最大限度地为美国的政治和军事外交大局服务。与此同时,利比亚石油和天然气储量丰富,一个亲美的利比亚还能在很大程度上满足美国的经济诉求。左右地区局势是深层追求。众所周知,中东北非战略位置极为重要。从全球地缘战略大棋盘看,美国必须确保中东北非在其主导下的稳定,无论是早先的大中东民主改造计划,还是当前的对利比亚政策,都是这一追求的具体行动。利比亚的碎片化,即地方武装割据势力的频繁冲突与中央政府军力衰弱之间的矛盾是其实现稳定的最大障碍。

美国通过帮助利比亚培训军队,既能迎合利比亚政府加强中央军实力、尽快实现对全国实际控制的强烈需求,又可促进利比亚战后重建和民主过渡,从而确保地区局势向着有利于自己的方向发展。作为当今世界上最大的对外军事培训提供国,美国培训外军的理论和实践极为丰富,冷战后对外军事培训成为其推行“建设性接触”战略、维护与拓展国家利益的重要手段。其中很多成功的案例值得学习和思考,但也不乏“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的惨痛教训。早在利比亚战争中,美国与埃及的特种部队就对利比亚反对派进行秘密培训,但当时的反对派鱼龙混杂,甚至包括大量恐怖分子,虽然最后在军事战场取得了胜利,但恐怖分子的实力也在培训中水涨船高。当前,美国培训利比亚军事人员同样面临诸如此类的严重隐患,因此,美国的如意算盘最终能否实现,培训的表现和效果如何,还需拭目以待,前景不容乐观。(魏 来 卜东洋)。

利比亚国民议会投票通过了新总理阿里·扎伊丹提出的内阁名单,未来一年半时间里,扎伊丹领导的政府将履行职责。在前任总理沙古尔两次组阁失败被迫下台的背景下,扎伊丹虽然组阁成功,但其外交、石油、社会事务和地区管理4名部长依然备受争议,被认为“与卡扎菲政权有关系”。一年前,在北约战机协助下,卡扎菲横尸战场,统治利比亚40余年的强人政权轰然倒塌,利比亚似乎走向了建设现代国家的新起点。一年后,利比亚局势动荡依旧,政府频繁更迭,经济复苏乏力。在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学者田文林看来,强大的部落力量、地方的离心力以及战争中武装力量的残余,是影响利比亚国家重建的三个重要因素。

在部落势力与地方力量博弈中上台的扎伊丹,要寻找的国家重建之路,看起来那么近,却又那么远。忠于部落胜过忠于国家 利比亚目前有140多个部落和较大的家族,其中最大的部落瓦尔法拉约有100万人口,占利比亚人口的近六分之一。部落是以家庭为单位的个体,部落成员对部落的认同感很大程度上取决于长老的威望,人们对部落的忠诚胜过对国家的认同。田文林说,卡扎菲时代,政权通过强力压制部落力量使国家凝聚。在当前从西方嫁接过来的政权体系中,曾经的部落、民族矛盾又浮现出来,这些部落政党一方面要角逐议会的议席,另一方面也要寻求在政府中的职位,均希望在权力分配中有自己的“地盘”。

前总理沙古尔两次组阁失败正反映了当下利比亚政治的顽疾——党派利益、部族利益对当权者层层施压,希望实现利益最大化。地方势力离心严重 今年3月,曾经的“倒卡”战争大本营班加西及周边地区城市委员会(相当于市政府)通过决议,宣布利比亚东部的昔兰尼加地区实行自治,呼吁利比亚恢复伊德里斯王朝时期的联邦制。昔兰尼加自治事件尚未平息,利比亚第三大城市米苏拉塔当局也跟进宣布即将自治,严重威胁中央政府的权威。历史上的利比亚并非“大一统”国家,现在的利比亚版图是由的黎波里塔尼亚(西部)、昔兰尼加(东部)和费赞(南部)三个地区构成。

以班加西为代表的昔兰尼加要求自治的做法,无疑对其他两个地区构成示范效应。在权威缺失的分裂局面下建立稳定政权的困难在于,一方面,新组建的全国政权希望在利比亚境内实现有效统治,重新分配利益;另一方面,各地区幅员辽阔,石油和天然气富足,战争后各地拥兵自重,自成体系,对中央政府的归属感淡薄。可以预见,短时间内地方势力与新政府的关系难以真正实现缓和。战争残余力量威胁新政府 除部落组织和地方势力外,战争中不断壮大的民兵势力也是现政权面临的一个重要威胁。据官方估算,卡扎菲政权倒台后,约20万利比亚人持有武器。

为了解决这一问题,利比亚军方和民间组织在的黎波里和班加西发起了武器上缴活动。另一方面,被排除在现政权外的卡扎菲残余力量和其它势力也为国家重建带来了不稳定因素。卡扎菲政权被推翻后,曾支持卡扎菲的部落遭到了严重歧视与不公正待遇,这些势力排除在现行政治体制外,他们对新政权严重不满。在一些中东国家,伊斯兰势力经历“阿拉伯之春”后进入国家政权,但在利比亚,伊斯兰势力却并没有在卡扎菲倒台后进入现行政治体系。为实现政治诉求,其中的极端势力也频频发起恐怖袭击,威胁着国家的稳定。(罗朝文) 相关报道: 卡扎菲政权被推翻一周年 利比亚重建步履维艰          利比亚国民议会正式接权 回顾政治重建进程          利比亚新政府即将诞生 恢复经济重建任务艰巨          利比亚国民议会将正式接权 重建仍临诸多挑战          利比亚战争一周年 国家面临分裂重建之路迷茫。

利比亚 联合国 局势

上一篇: 罗援谈国家安全委员会:结构将是小核心大外围

下一篇: 波兰与罗马尼亚积极联合美国构建导弹防御系统



发表评论:
相关推荐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琪花分类网 版权所有 0.178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