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届世界军人运动会征集会徽、吉祥物和口号


 发布时间:2021-05-06 20:52:06

把依法安置随军家属的好政策落实好 近日,北京市“助力随军家属就业工程”试点启动实施任务部署会在京召开。据了解,为促进随军家属充分就业,帮助官兵解除后顾之忧,服务部队建设改革和战斗力提升,全国双拥工作领导小组今年年初就部署在全国开展“助力随军家属就业工程”,并赋予了北京这次试点任务。随军,是国家和军队为了照顾长期分居两地的军人家庭,允许符合一定条件的军人家属随部队生活或是到部队驻地就业的一种关怀性政策。之所以要对军属安置给予一定关照,是因为军人职业的特殊性给军人家属就业带来了许多特殊的困难。例如,军队战备训练任务多,家属的主要精力都被赡养老人、料理家务、教育子女等家庭重担占用,大多数部队驻扎在乡村、山区或者坚守在边海防线上,其驻地几乎没有什么就业岗位;军营相对封闭与社会交往少,军人在驻地就业市场上缺乏人脉资源,等等,这些都对军人家属的就业机会和竞争力产生了不少影响。

毋庸置疑,随军政策十分有利于解除军人的后顾之忧,使广大官兵能够安心和有更多精力投入部队建设。目前,符合条件的随军家属人数并不多。在2011年颁发的《关于调整军人家属随军政策的意见》放宽军属随军条件的情况下,全军现有随军家属仅34万多人,但截至2016年,这些随军家属中安置就业的只有17万余人,约占需安置人数的50%,形势并不乐观。“好政策”不等于“好落实”,虽然早在2013年国务院和中央军委就批准了有关部门联合制定的《随军家属就业安置办法》,前后还陆续出台了多个“红头文件”给予特殊关怀,各地也都制定了许多相关落实举措,但目前随军家属就业安置政策落地仍然存在一些问题。目前,社会用工制度改革不断深化,随军家属就业渠道变窄也是不争的事实。

近年来,党政机关、事业单位用人制度非常严格,地方政府精简调整,机关缩编增效、事业单位裁员分流,编制大多是“零增长”,有的甚至“负增长”,部分驻地政府可控岗位在减少,确实拿不出多少岗位来安置,这也让那些随军之前已经有稳定工作的企业和事业单位职工,特别是国家公务员岗位上的军人家属很难安排到驻地同样条件的岗位上去,生活的压力也让她们难以放弃现有工作待遇,致使这些军属往往随军不随队,迫不得已依旧两地分居。此外,很多随军家属年龄偏大,文化、学历层次偏低,没有技术特长,和新毕业的大中专毕业生相比,参与市场竞争的能力偏弱。加之企业适应市场经济发展的需要,在用人用工制度上享有高度自主权,政府无法下达指令性分配任务,这也使随军家属安置渠道越来越少。

同时,受驻地经济发展水平、择业项目、经营条件、资金及家庭原因等诸多因素制约,随军家属自谋职业之路也走得并不顺畅。不得不说的是,国家有关随军家属就业方面的优惠政策还存在着操作性不够强、约束力不够强、责任不够明确的问题,在实际执行过程中容易出现相互推诿的现象。长期的和平环境让社会上部分人员的国防观念和拥军意识有所淡化,部分企业和事业单位对政府下达的接收安置随军家属指标不够重视,重视招工标准而忽视社会效益,这也增加了随军家属求职谋业的难度。正是因为看到当前随军家属就业安置方面存在着一些困难和问题,全国双拥工作领导小组今年在全国开展“助力随军家属就业工程”,此次北京试点更明确提出,要求按照“部队提需求、多方拿岗位、军地共组织、政策作保障”的方法,探索建立“政策+协调”的就业安置工作模式,努力解除驻京部队官兵后顾之忧。

下一步,北京市、区两级拟同步集中组织首次随军家属定向招聘会,做好随军家属与就业单位双向选择协调工作。应当说,在全面疏解首都人口、社会就业压力较大的背景下,北京市政府聚各级之力、集多方之智为随军家属就业安置作出的努力值得点赞。做好随军家属就业工作,关系到军人及其家庭的切身利益,关系到部队建设与国防巩固,关系到社会的和谐稳定。所有机关、团体、企事业单位都有依法接收安置随军家属的义务。地方政府、驻地部队和军人家属也应当携手积极行动,促进社会就业,推动市场择业,鼓励自谋职业,扶持自主创业,实施灵活立业,合力破解随军家属就业安置难题,为国防和军队改革深化发展营造凝心聚气的和谐环境。(房永智 作者单位:陆军工程大学)。

美国靠使坏在幕后领导世界 美国的问题不是能否领导世界,而是应该如何领导世界?美国前国务卿赖斯用“leading from behind” 来形象地概括奥巴马的外交政策,直译就是“从后面领导世界”,即幕后操作,自己退居二线,实质是离岸平衡术。表面上保持欧亚大陆上各国力量的平衡,维持和平局面,实际上就是让各种力量相互争斗,相互牵制,避免在欧亚大陆出现美国的竞争者,以此确保美国的本土安全与对世界的领导力。领导世界一般有两种方法,一种是使自己强大,然后带领大家一起发展;一种是使别国动荡与衰退,自己由此维持强大。前者是在前台领导,即引领大家一起发展;幕后操作实际上就是在别人背后使坏。美国曾经是前者,但是现在美国越来越趋于后者。美国越来越倾向于把自身的安全建立在别国相互争斗的基础上,结果自然是地区的不断动荡与战乱,由此美国不仅是世界麻烦的制造者,事实上也成为自己麻烦的制造者。美国全球战略目标是维护其全球第一的地位和利益,而要做到此,美国必须控制欧亚大陆。

最好的方法就是让欧洲、亚洲和中东地区处于分裂,内部力量相互牵制,防止它们的一体化,以及在欧洲、亚洲和中东崛起主导性国家。否则美国将可能被挤出欧亚大陆,被迫回到美洲。眼下在搞乱了中东、欧洲之后,繁荣的亚洲和崛起的中国就成了美国的下一个战略目标。美国重返亚太,推行亚太再平衡战略,目的就是要遏制中国的崛起,维护美国在亚太的主导地位。对此美国的策略无非是鼓吹“中国威胁论”,引起亚洲国家对中国崛起的警惕和忧虑,特别是放出日本,挑起中国与周边国家的矛盾,将区域性及历史遗留问题国际化,此举可谓一石多鸟。美国的用意很清楚,一可使自己从困境中脱身,二减少投入,相反卖武器给日本和亚洲其他国家,还可发战争财,三可以肆无忌惮地指责中国,如果中国反制,就指责中国欺负小国,证明中国国强必霸的野心,并达到打乱中国和平崛起的进程。离岸平衡术一旦被识破,也就玩不下去了。可问题是世界需要一个稳定者,而目前只有美国可以承担。30年前法国著名政治学家和历史学家雷蒙·阿隆曾给美国的忠告:“进入20世纪,如果一个大国停止为一个理念服务,其力量势必受到削弱。

”但是,显然美国没有引以为戒。▲(作者是旅居加拿大华人学者 鲍盛刚)。

军人 世界 运动会

上一篇: 美称哈格尔参观辽宁舰重要设施 赞中国官兵很敬业

下一篇: 中国空军原副政委黄新将军书画展在厦门举行



发表评论:
相关推荐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琪花分类网 版权所有 1.004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