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斗精神来自战场:军官是激发战斗精神的关键


 发布时间:2021-05-04 05:41:48

据韩国《东亚日报》22日报道,据资料显示,恶名昭著的日本731部队多名军官竟凭“活体实验”的研究成果发表论文,还获得了日本某国立大学颁发的博士学位。报道称,日本滋贺医科大学名誉教授西山胜夫于2012年在《社会医学研究》刊物上发表论文,题为《731部队人士在京都大学医学部的博士论文查证》。文章披露,在1927年—1960年期间,731部队的主要军官当中,至少有23人凭借着活体实验发表论文,并取得博士学位。《东亚日报》称,西山胜夫教授在发表文章之前曾参阅了大量资料,上述事实可在日本京都大学以及日本国会图书馆的馆藏资料中得以考证。

据西山胜夫称,731部队军官提交博士学位论文一事还获得了当时的日本文部科学省的认可。媒体还披露,731部队军官提交的论文题目大都同“细菌战”有所关联:比如《活菌干燥保存方法研究》、《瘟疫菌保存方法研究》等等。个别军官甚至将在731部队服役期间的研究报告直接当做学位论文使用。据称,侵华日本陆军中将、731部队的创办人石井四郎就毕业于京都大学医学部。侵华日军第731部队是日本二战期间的细菌战特种部队,该部队在中国东北哈尔滨附近建造的基地就规模来说,算得上世界上最大的细菌工厂。

这支部队在中国犯下滔天罪行,基地内所开展的活体实验被世界多国批为“灭绝人性”。据统计,超过1万名中国人、朝鲜人以及联军战俘死于731部队的实验。日本投降前夕,军方为毁灭证据将基地工厂炸毁,细菌蔓延到附近,给当地民众造成了巨大灾难。而这支部队的首恶、本该作为战犯接受审判的“杀人狂魔”石井四郎却侥幸得以逃脱。《东亚日报》披露此报道后,韩国和中国的一些网友对此事表达了愤慨之情。有韩国网友留言称:“这些杀人不眨眼的战犯竟然能因此获得博士学位,简直荒谬至极。

”有中国网友表示,“在中国犯下滔天罪行,回到日本竟然摇身一变成为博士,实在不能接受”。还有网友认为,应该剥夺这些人的博士学位,“用沾满血腥的双手获得的博士学位是可耻的,他们根本没有这样的资格”。(刘皓然)。

经中央军委批准,圆满完成香港防务任务的驻港部队200余名陆海空军官,5日依依惜别守卫多年的驻地,经香港落马洲口岸返回内地工作。上午9时,驻港部队在新田军营举行隆重仪式,为奔赴新工作岗位的战友们送行。驻港部队领导对轮换出港的军官为驻军部队作出的成绩表示感谢,希望他们将驻军部队的优良传统和作风带到新的工作岗位,再接再厉、再创佳绩。这批军官大多是3年前从全军选调到驻港部队工作的。在港期间,他们忠实履行职责,认真贯彻“一国两制”方针,信念坚定、精武强能、严守法纪、爱港亲民,出色完成了中国人民解放军进驻香港20周年庆典和阅兵活动、海空联合巡逻、军营开放、“挂金牌、当标兵”比武竞赛等各项任务,树立了威武文明的良好形象,赢得了香港同胞和社会各界的高度赞誉。他们离开香港后,将分配到全军相关单位,继续为国防和军队建设贡献自己的力量。11时,轮换干部乘坐的车辆依次通过香港落马洲和深圳皇岗口岸返回内地。

据了解,从全军选调到驻香港部队工作的干部已于12月2日抵达香港,并接替了换出干部的防务职责,此前他们在内地经过集中培训,系统学习掌握了履行防务所需的理论知识、军事技能以及相关法律法规常识。这次部分军官轮换工作结束后,驻港部队的人员总数没有发生变化。

22日,来自世界58个国家的83名高级军官齐聚中国西安,参加第八届“军事行动国际规则高级研讨班”。研讨班由红十字国际委员会(下简称“国际红会”)发起,2007年以来连续举办八届,旨在通过法律讲授、研讨和案例分析、推演,让战场上的人道主义规矩深入军心。今年,研讨班首次由国际红会和中国人民解放军联合主办,在中国举行。《环球时报》记者现场采访中发现,中国军方视之为一次展示国家和军队形象的良机,外方人员则对“世界最大规模军队的经验”充满期待。在21日傍晚举行的非正式招待会是一场标准的西式冷餐会。国际红会东亚代表处武装部队合作代表彼得·埃文斯简单致辞后,身着58个国家军服的学员便散开,自由取餐交流。西安政治学院副院长陈耿说:“该研讨班的国际化程度和学员军衔之高,超过以往活动。”据介绍,83名军官学员由所在国部队和国防部选派,每年国际红会向其设有办事机构的全球80余个国家发出邀请函。埃文斯接受《环球时报》记者专访时透露,来自美国、中国、朝鲜、乌克兰、俄罗斯的高级军官今年都受邀参加。

“俄罗斯和乌克兰的学员会分在不同小组吗?”按惯例,研讨班七八十名学员要分组,每组十来人,便于充分交流。此届设6组,英语3组,俄语、法语、西班牙语各1组。埃文斯告诉《环球时报》记者,“他们当然都在俄语组,这次研讨不回避艰难话题,学员可以分享各自的实践经验。研讨班无政治目的,国际红会不持政治立场,我相信这些高级军官明白规则。而且,我们的关注点是乌克兰东部的平民吃饭保暖问题,不是它的政治归属。” 此外,研讨班尤其关注那些可能发生人道主义危机的国家,埃文斯说,“比如阿富汗和巴基斯坦,今年都有学员参加”。他还表示,“尽管中国并没有发生战争,但它是联合国维和部队的重要力量,因此也是研讨班的重要对象。此外尼泊尔有维和部队训练基地,这同样重要。” 22日上午,第八届研讨班在西安揭幕。解放军总政治部副秘书长晏军少将是第一位演讲嘉宾,他指出,中国军队和国际红会在军事行动国际规则领域的合作自上世纪90年代始。从第一届研讨班开始,中国每年都至少派出1-2名校级军官参加。

“这次不同在于国际化程度高,58国学员均为将校级军官,而以前活动多是校尉级。之前以讲座为主,这次有研讨、辩论、沙盘推演。” 研讨班的课程设计和系统流程由国际红会负责。埃文斯表示,最后一天设有中国军官的1小时演讲环节,“这在研讨班历史上是第一次”。多名外国军官也表达了对这次演讲的期待,“如何完成对200余万军人的培训”,“看一看中国军队解决问题的方式”。今年中国派出最大规模“代表团”。研讨班6名中国学员中1名来自国防大学,1名来自海军,其余为西安政治学院相关学科教官。“选派的基本要求是懂法,能英语交流。”总政治部一名干事这样总结。开幕式后,83名学员进入研讨班实质环节——为期6天的教官授课,小组交流,集体讨论,模拟推演。目的只有一个,让战场上的人道主义规矩进入学员意识,由他们回国后践行,融入其国家军队的行动中。埃文斯告诉《环球时报》记者,国际红会曾做过调查,高级军官大都掌握军事行动的国际规则和法律,“但在战场上,他们倾向于考虑如何扣动扳机达成目标,而忽视规则”。

“既然如此,你们如何在短短6天里影响这些军人的意识呢?”面对《环球时报》记者的提问,埃文斯解释说:“研讨班的对象是高级作战军官,即那些在战场上制订计划和下令的人。如果能促使这些人在制订计划和选择方案时虑及平民伤亡,在日常训练中就会把这种意识带给部队……” 每届研讨班都会请来有丰富实战经验的现役或新近退役高级军官做教官。“我们不是要军官们坐在那里当学生,而是鼓励他们发言和分享。”开幕式后,《环球时报》记者被请出会场。“请理解,我们的经验是,有记者在的场合,军官们难以畅所欲言。”埃文斯重视研讨班的自由交流氛围。“全程不记录、不录音,让信息自由流动。”。

军官 巴军 哨所

上一篇: 探日本文明和侵略思想根源:大陆强则忍弱则刀

下一篇: 总装某部士官选取推行“资格制”



发表评论:
相关推荐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琪花分类网 版权所有 1.681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