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男子私配朋友钥匙 进屋盗窃财物换锁住里面


 发布时间:2020-09-28 03:00:28

昨天凌晨零点左右,一名男子潜入丰台玉林东里南口附近一在建工地的工人宿舍,泼腐蚀性液体烧伤前女友及情敌后逃走。女伤者面部及胳膊局部被烧伤,男伤者上半身大面积烧伤,目前仍在重症监护室接受治疗。深夜事发 事发地为市路桥集团承建的一个电力工程工地的宿舍。工人杨先生说,他和两名伤者都是四川人,前天才来到该工地上班。当时,熟睡中的他被窗外传来的惨叫声惊醒,他随后和宿舍内的十余名同事一起偱声找去,发现2楼一间宿舍内,30来岁的张先生和孙女士正躺在床上不停喊叫,屋内弥漫着刺鼻气味。有工友发现,当时似乎有人从工地大门跑出,但没看清楚长相。杨先生说,当时孙女士的左脸和张先生的上身被烧伤。孙女士当时告诉他,她被人泼了“硫酸”,行凶者已逃走。杨先生立即拨打120及报警电话。10余分钟后,120急救人员和附近派出所的民警陆续赶到。

两名伤者被送到右安门医院抢救。昨天上午,据医院值班医生介绍,女伤者面部及胳膊局部被烧伤,并不严重,男伤者上半身大面积烧伤,目前仍在重症监护室治疗。医生说,烧伤两人的是强腐蚀性液体。前男友行凶 孙女士说,她和张先生是情侣,用“硫酸”泼伤他们的是她的前男友代某。孙女士称,她和代某在半年前曾谈过恋爱,后来因为性格不合分手,但代某一直纠缠不放。“其实这事早有征兆”,孙女士说,一个多月来,代某一直给她打电话称要报复她和现任男友。就在前晚,代某还约她外出,但被拒绝,她随即关掉了手机。事发时,她从睡梦中被“烫”醒,看到代某提着“硫酸”站在他们的面前,“他泼完硫酸就跑掉了”。张先生昨天称,他也曾听说过代某要报复他俩的扬言,“但没想到他会这么狠”。孙女士称,昨天上午,代某还给她打来电话,“假惺惺地问我们伤得怎样”,她当即挂断了电话。

嫌疑人在逃 事发后,孙女士已将代某的详细情况及随后曾打来电话的情节告知丰台警方。由于刚来到工地,孙女士等人并没有太多积蓄,目前仍拖欠着医院的医药费。他们希望警方能尽快抓住代某。截至昨天下午6点,嫌疑人代某仍然在逃,丰台警方正在进行调查。(记者彭科峰实习记者张剑)。

“张师傅的诚实,很让我们老两口钦佩。”徐女士激动地说。今天上午,张晓微师傅将3800元现金送到了石景山西王庄徐女士家。前些日子,徐女士的老伴潘先生将3800元现金放在了白酒的包装盒内,而后便将此事遗忘。除夕前一天,老两口将这瓶装着现金的酒送给了张晓微师傅,昨天张师傅发现包装盒内的钱后,立刻联系了徐女士。徐女士的家人开了一家小饭馆,平时采购工作便由徐女士负责。徐女士有时会先从老伴手里拿些钱,等买了东西算好了账再把钱交还给老伴。除夕之前一次采购后,徐女士清楚地记得自己已经将3800块钱“上交”,而老伴潘先生却不记得这事,硬说没拿到钱,两口子为这事儿还闹了小别扭。徐女士说,老伴脑子时常犯糊涂,肯定是忘了把钱收在哪儿了。趁着潘先生不在家,徐女士还把家里能放钱的地方都看了一遍,确实没有找到这3800块钱,而实际上装着酒的包装盒则是“漏网之鱼”。除夕的前一天,为了感谢一直帮忙运送食材的张晓微师傅,徐女士将两瓶孔府家酒送给了张师傅。张师傅说,前天晚上家里来了几个朋友,他便拿出了徐女士送的好酒,准备和大家分享。不料打开包装盒后,发现酒瓶子底下垫着一沓钱,拿出来一数,足足有3800元。“从没听说这酒有抽奖活动,就算有也不能把这一摞钱塞在酒瓶子底下啊!”转念一想,这钱肯定是徐女士老两口的。

“为了小饭馆的经营,徐女士忙了一年,这钱不见了他们老两口一定非常着急,我说什么也得赶快把这钱送回去。” 徐女士拿到失而复得的钱非常高兴,“钱是小事儿,关键是解开了我们老两口之间的误会。”徐女士说,张师傅是个特别朴实的人,这一年来有时候拜托他帮忙采购,张师傅连一毛钱都没有私吞过,每次回来这账目和眼前的货丝毫不差。这次的事儿更说明了张师傅的为人,我们老两口非常敬佩他。(记者景一鸣)。

记者从内蒙古乌兰察布市集宁区区委宣传部获悉,针对日前网民发帖称集宁区检察院工作人员田某及其子因交通事故与人发生争执,殴打对方一事,集宁区相关部门已组成联合调查组,对事件展开全面调查。连日来,一则关于“7.25集宁区集丰桥路段交通事故打人事件”的帖子持续在微博、微信等社交媒体上发酵,并配发多张图片,广大网民纷纷谴责打人者。发帖人称:7月25日下午六点,内蒙古乌兰察布市集宁区集丰桥路口,曹女士驾车与一辆私家别克轿车发生刮蹭,别克车主下车要求曹女士赔偿一辆新车或5000元现金,曹女士随即打电话报警。此时,别克车主打电话叫来几人,包括别克车主的儿子。几人下车后对曹女士拳打脚踢,导致其鼻梁骨骨折,右眼出血严重。后来得知,别克车主是乌兰察布市集宁区检察院一田姓工作人员。针对网上所发情况,中新网记者辗转联系到当事人曹女士,曹女士在接受记者采访时称,帖子是围观路人发上去的,描述的情况和当时的一样。

并表示不光是自己被打,自己18岁的女儿以及当时执勤的两位交警在拉架时也遭到殴打。曹女士称,目前自己还在住院,医药费都是自己承担。“现在还不能下床,头晕,鼻梁骨也肿的很厉害,眼里出血严重。” 对于车主的做法,曹女士很不理解。“我当时为躲另外一个车,不小心与别克车发生了轻微的刮蹭,这么小的事至于这样吗?” 针对此事件,乌兰察布市成立了由集宁区纪委牵头,区宣传部、政法委、检察院、公安局组成的联合调查组,目前正在对此事件展开全面调查。如网帖反映内容属实,将对责任人依法依纪给予严肃处理,并对调查情况及时给予公布。(完)。

女士 朋友 钥匙

上一篇: 货车猛撞摩托两人当场身亡 一死者刚结婚生子

下一篇: 北京安监夜查宾馆发现不少问题 配电室充当休息室



发表评论:
相关推荐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琪花分类网 版权所有 0.274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