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守儿童的“母亲节”:妈妈成最熟悉的“陌生人”


 发布时间:2020-10-27 14:37:09

清风徐徐,“少年智则国智,少年富则国富……”18日,山西省太原市永祚寺,明代文峰塔下,太原市综合高中150名高三生举办成人礼,18名学生代表加冠加笄,恢复古代文化传统,祈祷高考好运,金榜题名。18日,文峰塔下,古槐荫中,18名少男少女身穿各色汉服,长袍广袖,古意盎然。父母们轻轻将冠或簪子加在子女头顶,整理仪容,子女鞠躬答谢,双方互相拥抱,仪式庄重而神圣。据了解,男子冠礼和女子笄礼是汉民族传统成人礼,为适龄男子束发加冠称“冠礼”,适龄女子束发加笄(即簪子)称“笄礼”,意味着家庭中毫无责任的孺子正式转变为跨入社会的成年人,承担起责任和义务。谢完父母,谢恩师。数名高三班主任站成一排,接过学生献上的鲜花。在一名学生的带头下,学生们纷纷和老师紧紧拥抱在一起。

据了解,永祚寺有两座塔,一名文峰塔,另一名舍利塔,故永祚寺又名双塔寺。文峰塔始建于明万历二十七年(公元1599年),距今400余年。太原人傅山是明清之际的道家思想家、书法家和医学家,与顾炎武等人被梁启超称为“清初六大师”。文峰塔由傅山的祖父傅霖,协同太原地方缙绅、学士所建,为弥补太原东南方地势低造成的文运不足。此后,文峰塔成为祈求文运兴盛的风水宝地。古代学子赴京赶考前,往往会到文峰塔祈祷考试顺利。家长杜光观礼时数次热泪盈眶。他说,这种古代加冠成人礼非常有意义,是对传统文化的弘扬,也是人生中的一次美好回忆,“对孩子来说,18岁标志着成年,但在父母心目中,孩子永远是孩子,这个仪式告诉父母,有些时候父母应该放手,让孩子独立思考,给他一定的空间,让他在人生中实现自己的价值。

” 学生代表、1406班团支书葛志睿决定报考播音主持专业。她说,成人了,要报答老师,唯一能做的就是在高考中取得成功,对父母,要更加懂事,不让他们操心,要担当起责任,成为社会栋梁。太原市综合高中校长杜利平表示,举办成人冠笄礼,是想借太原悠久的文化历史,让孩子们在成为合格公民之前对成人礼留下深深印象,培养太原新青年,让他们将来承担起社会责任。他说:“要使下一代从小受到优秀传统文化的教育、合格公民的教育,成为社会上有用的人才,担当起报效祖国、建设国家的重任。”(完)。

为了将13.7万听障儿带进有声世界——透视我国听障儿童康复难点 “妈—妈—”第一次听到禹博费力但清晰地喊出这两个字,高利娜觉得,自己和丈夫这些年背井离乡为儿子治病、康复而吃的苦,都值了。禹博是一名听障儿童。婴儿时期的一场高烧引发的中耳炎,夺去了他聆听世界的机会。数据显示,6岁以下听障儿童在中国有13.7万,并且每年新增2.3万。事实上,通过配戴助听器、植入人工耳蜗,辅以专业康复训练,大部分听障儿童都有机会像禹博这样重回有声世界,过正常人的生活。然而,儿童听力健康知识的普及程度不足、治疗及康复成本居高不下,融合教育理念还未深入人心……这些因素成为一只只“拦路虎”,将我国听障儿童关在了有声世界的大门外。

康复机会:被手段匮乏和知识欠缺阻断 早发现、早干预、早康复,这是听障儿童治疗和康复的“三早原则”。发现得越早,干预得越早,康复效果就越好。在一些发达国家,对听障儿童可以做到出生即被筛查,3个月确诊,6个月配戴助听器,一岁以内进行人工耳蜗植入手术。“俗话说,十聋九哑。对于幼小的孩子来说,没有听力,语言的形成就十分困难。如果能够早期对听障儿童进行听力干预,接受声音的刺激,其言语能力会比两三岁被发现、被干预效果好得多。”中国聋儿康复研究中心办公室主任邢亚静介绍说。而在我国,手段的匮乏与知识的欠缺让很多孩子错失康复机会。

“在孩子出生以前,基因筛查就可以判断母亲是否对一些药物有反应,从而避免损伤胎儿听力;对先天性耳聋的孩子,新生儿听力筛查也可以发挥很大的作用。但由于我国各地区经济发展水平、医疗条件参差不齐,这些工作普及程度不一。”中国聋儿康复研究中心常务副主任龙墨说。早在2000年,我国就已将新生儿听力筛查纳入妇幼保健的常规检查项目;2009年颁布的《新生儿疾病筛查管理办法》也要求全国各地全面启动新生儿听力筛查工作。但是,一些经济不发达地区新生儿筛查情况仍不理想,缺乏必要的新生儿听力筛查设备设施。

国内外多项研究也证明:儿童早期发现有听力损失,在孩子6个月内选配助听器并进行科学的调试及语言训练,其语言水平、智力水平和正常儿童基本无差距。“孩子两三岁不开口说话,在中国被认为是贵人语迟,实际上,许多孩子是因为听力问题引起的语言发育障碍,也有些可能是自闭症等,如不及时诊断,这些孩子可能永远失去治愈的机会。”龙墨说。康复治疗:对于贫困家庭是天文数字 “国家免费提供了人工耳蜗,还免去了之后一年的康复费用,这已经减轻了我们很大的负担。”禹博妈妈高利娜说。经过在中国聋儿康复研究中心的康复训练,禹博的听说能力都进步明显。

负责他的老师表示,如果不看禹博头上的仪器,会觉得他和正常孩子没什么区别。不是每个孩子都像禹博这么幸运。对于听障儿童的家庭来说,孩子的治疗和康复是一条漫长而又昂贵的道路。一个助听器售价约10万元,一个进口人工耳蜗则高达20多万元,还不算手术和其他治疗;之后的康复机构每个月学费2000元至3000元不等,所有这些费用,对贫困家庭来说无异于天文数字。“很多经济状况不好的家庭会无奈选择放弃。”邢亚静说。1988年,聋儿康复作为抢救性工程就已被纳入我国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五年规划。

此后,与中国残疾人事业发展规划配套,国家连续制定实施了“八五”“九五”“十五”“十一五”全国听障儿童康复实施方案。2009年,中央财政启动贫困聋儿抢救性康复项目,连续3年每年为3000名听障儿童免费配戴助听器和康复训练,为500名听障儿童免费植入人工耳蜗并补贴康复训练费。“十二五”期间,中央财政进一步加大了聋儿康复的扶持力度,经费投入增加到了19.7亿元。一些地方进行了更多的尝试。据中国聋人协会副主席杨洋介绍,安徽等地已将人工耳蜗纳入了新农合医药费报销,极大减轻了听障人员家庭的负担。

但是,听障儿童的康复是一个长期而复杂的过程,需要专业人员和家庭双方紧密合作。而我国相关医疗、康复机构都集中在大城市,想要取得更好的康复效果,偏远地区听障儿童的父母需要放弃原有的工作,在城市里过“陪读”生活,这无形中又加重了家庭经济负担。“目前,我国的资助政策还集中以项目制出台,如果医保、社保等各种相关配套政策能跟上来,将能保证听障孩子得到永久性制度性帮助。”龙墨说。随班就读:期待全社会的宽容接纳 “为了禹博今年能在北京上小学,我得去办28个证件,有一些还需要回东北老家办。

”高利娜说。不过,能有一所普通小学同意接收禹博,这些繁琐的手续对她来说都是“甜蜜的负担”。否则,之前代价高昂的治疗和康复都将“前功尽弃”。“所有的治疗和康复训练,其最终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让听障儿童进入普通幼儿园和小学随班就读,与健听儿童一道接受教育,融入社会。”龙墨说。如果一个已经恢复听说能力的听障儿童,在不具备良好的语言环境中学习,其听说能力会逐渐退化,智力和性格都会受到影响。相关机构对接受了国家财政资助项目的听障儿童进行的跟踪调查表明,87%的孩子接受3年康复后可进入普幼小接受普通教育,95%以上的孩子经过5年康复可进入普校就读。

“因此,早期干预对于听障儿童是改变一生命运的机会,全社会应该形成无歧视的氛围,用更多的爱心和宽容,接纳听障儿童回归有声世界。”龙墨说。(记者施雨岑)。

儿童 父母 妈妈

上一篇: 大学生请假称姥姥患癌 老师拒批:将生死置之度外

下一篇: 黑龙江破获公安部督办非法经营烟草案 涉案360余万



发表评论:
相关推荐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琪花分类网 版权所有 0.329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