患者家属与医生斗殴:309医院称医生未动手打人


 发布时间:2020-10-27 14:13:34

针对“错换人生28年”一事,河南大学淮河医院院长张祎捷回复上游新闻记者称,该院正在自查,试图厘清当年这一错误是如何犯的。为保证调查结果客观公正,该院也会配合第三方的调查。52岁的许女士,曾随父亲在河南开封生活,后到江西九江。许女士向上游新闻记者介绍,1992年6月16日上午9时20分许,她在河南开封医专第二附属医院(现为河南大学淮河医院院)产下一名7斤重男婴。随后,男婴被抱进婴儿室,3天后她出院,护士将男婴阿斌送到她的手上。

在许女士和丈夫的精心抚养下,阿斌成家立业,一家人其乐融融。“没想到电视上才有的事情发生在我身上,一出接着一出。”许女士介绍,2020年2月17日,在景德镇岳父母家过年的阿斌身体出现不适,经医院确诊为肝癌。她和丈夫丢下工作,陪同阿斌四处求医。3月下旬,他们来到上海复旦大学中山医院,许女士告诉医生,她愿意把自己的肝脏捐给阿斌。但体检中发现,阿斌血型为AB型,她和丈夫是A型。父母均为A型血,孩子不可能是AB型血。许女士瞒着阿斌在江西神州司法鉴定中心做了亲子鉴定。

上游新闻获得的鉴定报告显示,许女士和其丈夫姚先生不是阿斌生物学上的父母。为找到亲生儿子,4月上旬,姚先生来到妻子当年生产的河南大学淮河医院。院方告知姚先生,与阿斌同期出生的还有3个男婴。几经周转,姚先生怀疑身在驻马店的郭郭(化名)可能是其亲生儿子。4月8日,在驻马店警方的帮助下,姚先生见到了郭郭和其养父老郭。4月21日,亲子鉴定报告显示:郭郭才是许女士夫妇的亲生儿子,而阿斌的亲生父母是老郭夫妇。据了解,被错换人生28年的阿斌和郭郭均在河南大学淮河医院出生。

河南大学淮河医院院长张祎捷对上游新闻记者表示,得知此事后,该院高度重视,成立了调查小组调查此事,“养了28年才知道不是亲生的,我知道后心里也不是个滋味。如果是医院的错,绝不护短。” 上游新闻记者了解到,目前开封市卫健委和开封警方已介入调查。河南江西两孩子被错抱28年。

躺在湖北省荆门市一医南院病床上的卢先生心里平静了许多。几个月来,关于肺部肿瘤的怀疑,让他和家人背负了巨大的心理压力,而“元凶”则是他孩提时吞下的一枚塑料口哨。据卢先生回忆,这个塑料口哨是他在26年前不慎吞下的,当时,他曾尝试将口哨吐出来,不想口哨不仅没出来,还滑入了“肚子”里。卢先生说,口哨进入“肚子”后,喉咙被卡的感觉消失了,只是有一点儿不舒服,他就没当回事,也没有告诉家人。此后的一年里,每当他大声呼气出气时,就感觉好像从喉咙里传出一阵口哨声。一年之后,口哨声也消失了,他什么感觉也没有了。一晃二十多年过去了,卢先生身体也没有感觉异样,没有生过什么大病。吸入口哨的事,早被他忘记得一干二净。2015年,卢先生感冒、发烧的频率增加,年底的一次发烧更是久治不愈。医生告诉他,肺部有一块阴影,怀疑肺部肿瘤。今年2月下旬,荆门市一医院心胸外科医生终于查出了病因。考虑到卢先生比较年轻,还要从事体力劳动,医生决定实施微创手术,切掉那片实变没用的肺叶。因为长达20多年的反复肺部感染,引起肺与胸腔广泛粘连。为了减小创伤,医生们花费4个多小时耐心地分离粘连,最终切下了卢先生实变无用的肺叶,并在支气管中找到26年前吞入的圆柱状塑料口哨。

医生说,卢先生误吞的塑料口哨,就现在的医疗科技,一般用纤维支气管镜就可以取出,不必手术。由于卢先生吞下的异物存在体内时间过长,引发病变,结果切除了一片肺叶。医生提醒,如果孩子不慎吞入异物,最好是尽快将孩子送到医院交给医生处理,家长不要擅自处理。(完)。

近年来,人工智能开始进入医学影像应用。这种黑科技会不会是炒作、炫耀,没有实际临床价值?如果有价值,能代替人工吗? 智能诊断综合准确率达90%以上 近日记者体验了一款全新研发的人工智能影像检测系统的真实应用——在北京影像云平台上,对基层医院上传的30名患者近9000张肺结节CT影像进行智能检测和识别,将第一轮筛查出的疑似结节标记出来,作为辅助诊断结果,提供给4名放射科医生进行审查。人机合作诊断肺结节的全过程仅用了30分钟,比传统途径所需的150—180分钟,效率提高了5倍以上。

经现场4位三甲医院放射科医生采用双盲方法进行验证,智能诊断的综合准确率达到90%以上。肺结节是早期肺癌的表现形式,在我国癌症死亡原因中,肺癌死亡率占第一位,肺癌的早期发现和治疗能极大提高病人的生活质量和存活率,对肺结节的筛查极其重要。万里云影像中心放射科医生、空军总医院主任医师李小坵告诉记者,肺结节在图像上用肉眼观察往往很容易被遗漏,影像医生平时需要在人工检测肺结节上花费大量的时间,致使临床工作非常繁重。“一家三甲医院平均每天接待200例左右的肺结节筛查患者,每位患者在检查环节会产生200—300张的CT影像,放射科医生每天至少需要阅读4万张影像。

”李小坵说。人体是一个黑箱,影像检查真正的价值,在于从中找出各种病症,并加以判断和解读,最后用规范化的文字描述出来形成报告,提供给临床医生作为参考。影像技术能帮助医生更深入地“窥探”人体内部的病变情况,从而能更准确地对病情作出诊断,提出更有效的临床治疗方案。伴随医学技术的发展,人们看病更依赖于医学数据,其中大部分来自医学影像数据。仅能作为诊断参考,仍需人工核实 在我国,随着老龄化程度不断加深,医学影像服务需求不断增长。但是相对于发达国家,我国放射科人才、设备、诊断能力都不足,基层更是缺人、缺设备,远远跟不上增长的需求。

有数据显示,目前我国医学影像数据的年增长率约为30%,而放射科医师数量的年增长率约为4.1%。人们要做医学影像检查只能去大医院,由于放射科医生数量不足,阅片工作量巨大,越来越多的医学影像检查需要排大队,甚至提前很长时间预约。如何让医学更精准、让影像检测更有效率?人工智能检测系统横空出世。当天记者体验的人工智能系统,将医学知识和人工智能技术结合,自动识别并标记可疑结节。由于背后依赖于全国最大的百万量级影像库存、日均入库4000多例的数据库,该系统形成的检测报告中,预测疾病几率精确到小数点后两位。

人工智能利用互联网技术,连接基层拍片的医疗机构,快速给出参考结论,基层百姓能大大降低看病成本。然而,这是否能代替放射科医生的读片工作?现场技术专家提出,目前仅能作为临床诊断参考,仍需要人工去核实,根据临床指南一一对照给出最后诊断结果。未来10年,人工智能也许能代替医生一半工作量。华中科技大学健康政策与管理研究院院长方鹏骞说:“现代医学早已转化为生物—社会—心理模式,特别强调人的情感情绪等引起的疾病变化,不可能完全依靠没有情感的互联网设备来治疗疾病。互联网只能是医疗的辅助,不可能完全代替。

”他认为,人工智能技术帮助做手术、检测影像,其结果也需要医生来核实验证,给出最后临床诊断意见。同时手术后康复、检查后的治疗方案,都离不开临床医生。此外,如何保证患者隐私并实现有监管的临床规范流程,仍需要政策予以明确。国家卫计委和工信部有关负责人指出,要加强医疗健康数据的安全保障。尤其对临床科研数据使用的个体诊疗数据,应实施脱敏去标识化,再积聚应用,并进行风险审核和安全审查。在医疗健康数字身份管理和安全体系建设中,强化标准实施、安全防范,确保医疗健康数据的安全。

医生 患者 医院

上一篇: 黑龙江破获公安部督办非法经营烟草案 涉案360余万

下一篇: 河北小兄妹多地上春晚 读书学戏两不误



发表评论:
相关推荐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琪花分类网 版权所有 0.341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