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山头私设缆绳出事 高空悬挂3小时后电话求救


 发布时间:2020-11-25 12:37:13

前天晚上,一对夫妻在通州区张家湾镇南大化村一处卸粪,丈夫韦先生入储粪罐内检查时沼气中毒,前来施救的男子也晕倒。两人被送医救治,目前,韦先生仍在重症监护室内,未脱离生命危险。昨天下午,记者在重症监护室门口见到韦先生的妻子,据她介绍,自己和丈夫做掏粪生意,前晚7点多,在通州区张家湾镇南大化村一处,两人开始将储粪罐内的粪卸掉。快卸完时,丈夫韦先生跳进罐内检查是否排放干净,而自己则去车头驾驶室内拿工具帮忙清扫。“我刚到驾驶室,就突然听到从罐内传出‘砰’的一声”,她迅速赶到罐外查看,发现丈夫已晕倒在罐内。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后,她马上大声呼喊求助,一名居住在附近的男子赶来,了解情况后,不顾恶臭,赶紧跳进罐内救人,“没想到几分钟后,他也晕倒在罐内。”发觉两人都可能是沼气中毒,她立即拨打120急救电话。随后,两名伤者被送往通州区潞河医院治疗,据医生透露,韦先生因吸入沼气近半个小时,中毒时间较长,经抢救后目前仍处于昏迷状态,未脱离生命危险。同时另一男患者也因沼气中毒肺部轻微受损,但无生命危险。

“我女儿感冒了,医生给开了两盒同名药,但是药房的医务人员说只剩一盒了,让我第二天再去。第二天我去了,医务人员先是说没货,后来又从库房调来了,可是我发现,药盒的规格小了一圈。我打电话问厂家,厂家说这药已经停产了。我去问药房,对方说不知情。我查了厂家官网上的包装图片,跟我买的药的包装不一样,这药会不会是假的呢?”今天上午,市民文先生拨打了北京市非紧急救助服务中心12345,希望相关部门能尽快调查清楚这种药的真伪。文先生告诉记者,他的女儿1岁半。前天孩子感冒了,他带女儿去了位于永定路附近的北京中西医结合医院看病,医生给开了两盒“小儿热速清口服液”。可是,文先生到药房取药时,却只拿到了一盒药,药房的医务人员说,这种药没有了,让他第二天再来取。文先生看到,在他前面大概有4名患者都取了这种药,他后面还有一位患者也要取这种药。第二天,文先生再次来到药房取药,排在他前面的一位老人也在取这种药,医务人员说没货了,轮到文先生时,医务人员又说问问库房还有没有货。两三分钟后,库房送来了这种药。但文先生发现,药的包装跟头天的不一样,规格好像小了一圈儿。回到家后,文先生发现,这两种药的厂家一致,便拨打了厂家的电话,没想到对方很不耐烦地说,“这种药已经全权委托给代理商了,我们厂家已经停产了,不要找我们了。

”厂家的态度和回复内容让文先生更加担心了,“会不会是假药呢?正规厂家怎么能这样对待患者呢?”文先生又登录到厂家的官方网站,结果发现,他手中的药的包装与官网上的包装有细微差别,比如,官网的图片中,左上角是一个人像图,而文先生买的药左上角是商标图。文先生赶紧返回医院询问,但药房的医务人员表示,他们不知情。“谁能告诉我,我买的药到底是不是假的?”文先生说,药品关乎人命,万一是假的,后果不堪设想。今天上午,记者根据药品包装盒上的联系方式拨打了厂家“吉林一正药业集团有限公司”的电话,记者表明身份后,对方表示“我们公司不接收任何采访”,随后就挂断了电话。记者随后联系到北京中西医结合医院,记者表明了身份,院办的一位工作人员询问了采访事由,她表示不能接受采访,但是可以就此事进行解释:“小儿热速清口服液”原来的大包装规格停产了,厂家换成了小包装规格,剂量没有变化。文先生拿到的第一盒药是在停产之前生产出来的,那是最后一盒。按照医院的规定,厂家更换药品规格后,医院要向厂家查看新的资质。文先生第二次来取药时,资质还没送到医院,文先生急着拿药,医务人员就只好先给了他。目前,新资质已经送到医院,小包装药品没有问题。

迟先生求助,希望家住南七路附近的市民,帮他找一找“离开出走”的梅花鹿。鹿妈妈集体出门不知去向 据迟先生介绍,他家养了很多梅花鹿,有大有小。这些鹿是19日上午丢失的。当日8时许,迟先生如往常一样给鹿喂料、添草,他先从最边上的小鹿圈开始,最后一个到的是成鹿的圈。送完所有草料后,就在迟先生转身打算离开时,手机响了。迟先生边接听手机,边离开鹿圈,可能是一时大意,鹿圈的门没插好。9时,迟先生外出办事,12时左右回到家。还没来得及给鹿去添草料,邻居就急急忙忙地来敲门。“你咋才回来?你家的鹿都跑了。”邻居说。一听说鹿跑了,迟先生也顾不上给鹿张罗吃的,就往鹿圈跑。经查看,其他的3个圈都一如往常,只有第三个圈,大门敞开,里面的15头成年母鹿都不见了。担心母鹿受惊撞伤行路人 20日,记者随同迟先生来到鹿圈。看到有人靠近,刚刚还挤在圈门口张望的小鹿们,立即跑到了圈的最里面(如图)。“走失的那些鹿,是这圈小鹿的妈妈。”迟先生说,现在已找回8头母鹿,还差7头不知去向。

可能是还没从出走的惊吓中缓过神儿,被寻回的8头母鹿显得格外胆小,都远远地躲在圈里。迟先生告诉记者,15头鹿跑掉后,他马上联系亲戚、朋友帮着四处寻找。因为走的都是荒草甸子,所以速度很慢。截至当天18时许,才找回4头鹿。天黑了,草甸子上本来就没路,而且鹿的胆子小,也怕惊到它们,所以,迟先生决定第二天再接着寻找。20日5时许,他们又开始寻鹿,一天找下来,又找到4头。21日上午,记者再次联系迟先生,得知剩下的7头梅花鹿仍下落不明。“这些梅花鹿一旦超过萨大路和西干线这个范围,自己能找回家的可能性就很小了。”迟先生说。(大庆网 姚忠源 谷淑敏)。

缆绳 先生 铁桶

上一篇: 上海男子患罕见马凡氏综合症 患者俗称"蜘蛛人"

下一篇: 八旬老人拿出5千元积蓄为贫困邻居送年货(图)



发表评论:
相关推荐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琪花分类网 版权所有 0.278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