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输给产妇的血太凉 医生抱在胸口暖了半小时(图)


 发布时间:2020-11-28 10:14:22

昨天清晨,首都机场摆渡车上,一名女子突然晕倒,没有了心跳。同在摆渡车上的来自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医院和陆军总医院的多位心内科专家一致确认女子是心源性猝死,心源性猝死的抢救成功率极低,业内一直有“黄金四分钟”的说法。几位医生立刻着手对患者进行有效的急救,经过短暂的心脏按压后,晕厥女子恢复了心跳,用时20秒。随后,医生、过来帮忙的乘客将患病女子以平躺的姿势抬到候机室,等待救护车到来。恢复意识后,患者说,在摆渡车上她只觉得眼前一黑,就没有意识了。她这时还不知道是这些医生干脆利落的急救,她才和死神擦肩而过。

一个很多人此前从未听说的专业词汇,占据了诸多网站热搜榜的首位。它就是“羊水栓塞”。两日来,湖南湘潭一位产妇之死,引发了国内舆论场的“大混战”。眼泪与口水起飞,谎言共真相一色。有人说,在这起不幸的产妇死亡事件中,“产妇家属、医院、媒体都是受害者”,但中青舆情监测室认为,这三方也是舆情事件的关键责任方。正是他们的不当作为,和社会矛盾中的成见,一起“导演”了这起真相未明的“罗生门”。媒体之责:舆论场为何48小时“剧情反转”? 8月10日,湘潭县妇幼保健院发生一起产妇死亡事件。8月12日晚,华声在线网站的首发报道被多个微博账号转发,引爆全国舆论场关注。

中青舆情监测室抽样了事件引起关注后24小时内的2000条网络舆情。统计显示,从8月12日21时至13日21时,56.2%网民明确将矛头指向了医院和医护人员“失职”,32.4%网民表示事实尚不明确,期待进一步公开详情。但在后续报道中,“产妇满口鲜血”、“医生失踪”等说法都被逐步证伪。随着“羊水栓塞”这个专业术语进入公众视野,舆论风向有了180度的转变。在新浪微博今日热门词汇榜上,“羊水栓塞”以106441次搜索位居首位,超过“湘潭产妇”的61057次。“科普、冷静、呼唤真相”,成为14日舆情的主流。一时间,微博、微信几乎都成了最高效的妇产科知识普及平台。

诸多一线医生出面解释,羊水栓塞是发生概率小、死亡率高的产科重症之一。中青舆情监测室抽样了舆情事件引起关注后48小时内的2000条网络舆情。统计显示,从8月13日21时至14日21时,33.1%网民认为如果产妇确患羊水栓塞,医院又已救治,则“不能都怪医院”。23.6%网民批评一些媒体报道“挑起事端、造谣误导”。网民“Cassidy小雅”批评一些报道跟风、“博眼球”:“以为大家喜欢骂医生,媒体就骂医生;大家又骂家属,媒体马上跟着骂家属。” 除了报道的失实部分,她还注意到了最初报道中的煽情成分:“我是不太懂媒体为什么要强调产妇裸身一人躺在手术床上,是为了渲染凄凉氛围么?在手术台上应该穿着衣服吗?” 什么原因导致了舆论场不同时间段、不同人群的极端反差对立?中青舆情监测室认为,正是信息的互相矛盾和误导。

在48小时的“产妇死因之争”中,媒体应负主要责任。网络给我们带来了信息量的极度膨胀,但也带来了信息的相对盲区。而在甲乙信息相互矛盾的前提下,只知道甲方、或乙方说法的网民,焉能不掐? 正如一名山西太原网民所说,产妇之死事件的“星星之火”为何“燎原”,正是“媒体浇的油”。家属之责:舆论为何从同情到指责? 中青舆情监测室抽样统计显示,从8月13日21时至14日21时,28.5%网民则把矛头转向了死者家属的过激作为:在手术室外带着摄像机,围堵、打砸医院,要求百万元赔偿…… 在新闻跟帖中,一名湖北省仙桃市网民表达了对家属的不信任:“如果是为了还一个真相,我支持。

如果仅仅是为了经济利益,而把舆论当枪使,愚弄群众,请注意,枪也可能走火。” 8月14日15时26分,新浪微博出现了认证为“湘潭产妇丧命医护失踪事件死者家属”的微博账号“张宇父亲”,称:“事情不是有些网友说的那样,晚上我们会把整件事情的经过罗列出来。” 在这条微博下,评论不是同情安慰,而大都是批评之声。如网民“柯南同学”质疑:“看到遗体才几分钟,婆婆就能对着镜头侃侃而谈,哪里像是为死了人而悲痛?” 触发这些批评的,又是媒体报道。视频中,产妇婆婆面对镜头的“切了子宫以后不能生孩子”的一句直接引语被截屏,广泛传播。失去前后文语境的这句话,被网民解读为“只要孩子,没人性”。

也有媒体报道“产妇丈夫及时签字做手术”等细节,则被诸多愤怒的网民“选择性忽略”。中青舆情监测室认为,这时,舆论的焦点已经脱离了产妇死因之争,而转移到了家属的应对之争上。舆论为何从同情到指责?家属自身的作为应负主要责任。虽然诸多评论也对新丧亲人的家属表示“理解慰问”,但暴力行为、赔偿额度,均触动了公众的另一个敏感痛点:频繁的医闹。医院之责:信息发布滞后和躲闪引发猜疑和误会 最初引发关注的报道中,最容易激起义愤的几个关键词是:“顺产转剖腹产”、“医生失踪”、“遗体无人理会”…… 这些小关键词,实际组成了一个大关键词,触碰了公众脑中最脆弱的一条神经:“医患关系”。

中青舆情监测室抽样统计显示,从8月13日21时至14日21时,12.7%网民认为,是医患之间的不信任,“激化了产妇之死事件中的医患对立”。其中超过半数网民提到了“医疗体制”。事件发生后,基层医院对“医闹”的警惕防范、对信息公开的闪避,又给这个舆情事件的“浑水”里滴了“墨汁”。网民“鞍山_漂妹”认为医院有“不敢面对现实和不敢担当之嫌”。医患矛盾的长时间积累,更使得不同人群愿意选择符合自己固有认知的信息,让舆论场的割裂更难调和,舆情漩涡更扩大。比如,在8月13日晚的同一个小时内,网民对医院责任就有截然不同的两种观点。一名湖南网民认为:“生孩子能顺产,绝不会说要你去剖宫产,在这样的医疗环境下,谁愿意无缘无故去开别人一刀。

”而另一名天津网民则认为:“现在许多医院诱导家属和产妇做剖腹产,即便可以顺产的,也诱导别人做剖腹产,一切都只为了钱。就像现在许多医院,一个普通的感冒都要求病人打吊针。” 另一方面,医学知识的网络舆论普及,还有待时日。即使在“羊水栓塞”已相对了解度提高的8月14日,直至记者截稿时止,依然有微博、网站在传播:“医院随后解释产妇死因是羊水栓塞,可产前检查一切正常,这样的说辞对于学过医学的人来说,简直是太荒唐的说法……” 正如一名山西网民呼吁的,“让信息飞一会,让愤怒慢一点”,让舆论场的水更澄清一些,真相会更快浮出水面。

本报记者 庄庆鸿。

姚路 产妇 医生

上一篇: 福建一科级干部在饮用水源地裸泳 管理处:没办法

下一篇: 电商平台对接率96% 苏宁成为政采客户首选平台



发表评论:
相关推荐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琪花分类网 版权所有 0.357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