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子下车买汉堡未熄火 两岁女儿松手刹倒车30米


 发布时间:2020-11-28 22:18:47

事发广西北海造成1死1重伤 女嫌疑人身份尚未确定 晨报综合消息 昨日上午10点左右,广西北海市发生一起砍杀儿童事件,犯罪嫌疑人持刀砍杀两名儿童,造成1死1重伤,目前犯罪嫌疑人已被抓获,伤者正在医院接受抢救治疗。据北海市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介绍,这名持刀女子将一名儿童砍死,另一名儿童受重伤,正在医院抢救。警方最终确认,死者为3岁男孩,伤者为9岁女孩,两人与犯罪嫌疑人均无血缘关系。据当地目击者称,事发时一女童满身是血地跑到路上求救,身后一女子手持菜刀追砍,村民大声喝斥,小孩方才解围。北海市边防支队下辖的高德边防派出所于9点52分接到报警,几分钟后到达事发现场。办案民警回忆称,到场时看到两名小孩躺在地上,嫌疑人已离开现场500米左右,“步态正常,看不出丝毫慌张。”经部分群众协助,民警最终将这名砍人女子制服,并缴获作案用菜刀和匕首各一把。随后这名40岁左右的女子被带往派出所审问,整个过程她均未反抗。记者从北海市边防支队最新了解到,犯罪嫌疑人被抓后一直闭口不言,“连吃午饭的要求都没提过,所以她的身份、与被害人的社会关系是什么都还不清楚。

”目前,警方同时在社会上排查其身份及社会关系线索,但因新吉车村地处城乡结合部,人员较为复杂,尚无重大进展。此外,对于坊间流传的“女嫌疑人是精神病人”的说法,北海市边防支队表示还不能确定。

监控视频显示,打人者在打伤人后,还提着钢管守在现场。警方供图 两家老乡摊贩,为争夺儿童游乐场“地盘”,上演全武行,其中一方一人被打破头,一人被打断肋骨。6日晚上,此事发生在柳州市体育公园内。目前,打人的3名男子已被警方依法行政拘留。抢“地盘”起争执 当晚6时许,在柳州市体育路体育公园广场处,40多岁的刘先生像往常一样,带着玩具到此,准备搭建一个简易儿童游乐场,以谋生计。但当刘到现场时,却看到自己先前摆摊的“地盘”被别人占用了。“占位”的不是别人,正是他的桂平老乡曾先生一家,曾家半年前才来此摆摊,而刘已来了两年多。在刘看来,这块“地盘”早就被他“默认”为是自己的了,如今的“占位”一事让刘有些不服气。于是,刘便和家人搬来凳子,摆放在了曾家游乐场的前面。不久后,曾家人也搬凳子摆在了刘家的前面,双方一来二去,便在口头上发生了争吵。抽钢管上演全武行 此时,天色已暗,来围观的群众也越来越多。其间,也不时有好心群众上前劝阻,让彼此坐下来“有话好好说”,可是刘、曾两家人并未理会,反而越吵越烈。不久后,刘妻和曾妻等人便起了肢体冲突,这也成为了事件的导火索。就在此时,曾先生家在场的3名男子见状,各自从旁边的玩具堆中抽出钢管,对着刘先生的侄子一阵猛打。

刘见状,匆忙上前劝架。可在双方拉扯当中,刘也被对方打倒在地。打人过程持续了10分钟左右,刘和他侄儿均不同程度被打伤。3名打人者被拘留 附近群众见事态严重,纷纷报警。柳东派出所民警知情后,立即调动了8名巡警来到现场维持秩序,并将涉事双方人员和3根长达1.2米的打人钢管带回调查。事后,民警审讯时,曾家一方辩解称,他们是见了刘先生的侄子拿出了一把刀后,才抽出钢管自卫的,而钢管则是他们用来搭建游乐场的支架,并非事先蓄意准备。民警在现场搜查时,并未搜到曾家人所提及的刀具。经柳州市人民医院医生诊断,刘先生的胸部左侧位置一根肋骨骨折,他的侄儿头部左侧耳朵处骨裂。因双方均来自桂平,一些老乡得知此事后,试图从中调解,但双方在赔偿问题上并未谈拢。昨晚,在警方依法审讯并取证后,曾家一方3人对打人事实供认不讳。警方对打人者曾某权、曾某辉兄弟两人处以15日的行政拘留,两人的表亲覃某则被处以10日的行政拘留。被打的刘先生一家表示,如果打人者拒绝赔偿的话,他们将通过法律途径解决。(南国今报柳州讯记者梁卫 通讯员赖显刚)。

济南阴雨绵绵。在济钢二宿舍区里的一条集市大街,水果摊主刘先生坐在小马扎上,眼瞅着街上不温不火,生意竟是一天不如一天。可以预见,随着二钢片区拆迁,附着其上的整个市井生活场景即将土崩瓦解。二钢的居民已经奔向了不同的地方,对他们而言,变化最大的是圈子、是关系,并且同以往的拆迁一样,他们也要提防“拆迁暴富魔咒”,避免坐吃山空。拆前一套房仅卖40万现在家家获百万补偿 曾经一到下午放学时间,济钢二宿舍区的集市就挤满了人,直到晚上七八点,买菜的人才逐渐散去。

“以前一天怎么也能卖上千块钱吧。”水果摊主刘先生说,现在的销售额仅及原来三成,每天才卖出三百多块钱。刘先生想靠延长摆摊时间来增加营业额,但无济于事,“人都走了,没人买,摆到晚上12点也没用。”他只能想法寻找新地方。旧城改造方案确定后,从4月中旬至今,短短一个月不到,二钢片区近三分之二的住户都搬走了。如今,收废品的小三轮少了,再也没有搬家公司的货车挤在路口,售楼人员、房产中介、银行拉储的也逐渐撤离。在邻居相继搬走后,70多岁的王先生挨到了10日才动身搬家。

他和老伴住在这儿已经十多年,老两口80多平米的房子算上地下室,仅拆迁补贴就有130多万元,如果不选择回迁,还有额外30%的现金补贴。再三思量,考虑到在这儿生活惯了,有感情,老两口选择了回迁,打算就在这里养老。跟老王一样,小区里多数人都能拿到百万元补偿款。一位办理搬迁手续的工作人员形象地把大量来办手续的老人称为“百万老人”,他说,这次搬迁的补偿金给得很足,该片区房价一直很低,一套房子想卖40万都没人买,如今一拆迁,家家能领到百万元。

不回迁的话,就得去寻找和适应新环境,年纪大的老人很多都不愿再折腾。不过,回迁至少也是30个月以后的事了,王先生得先去找个落脚地,好歹租的房子就在附近,他和老伴儿过起了每天坐公交接送孩子上下学的日子,补偿的钱留给了儿女添家置业。另一户居民老王搬去了另一个家,离二钢很远,他忙着收拾屋子,也在抓紧与新的邻居建立联系,尽快认路等等,跟熟人打牌唠嗑的日子得远离好一阵子了。年轻的拆迁户则看得很开,不少人拿钱去买了新房,上班近了不少,手里闲钱也多了。

眼见补偿款要吃空67岁老人去做保洁 二钢拆迁的财富溢出效应正迅速显现,拆迁户成了济南各个楼盘的贵宾。马女士已经跟邻居组团跑了东边多个售楼部,最后看中了市政府附近龙洞片区的一处精装修楼盘,当场定下了一套三室大户型。有意思的是,马女士买新房的地段,多年前也经历了跟她相似的拆迁过程。这座城市就在拆建中变大,其中的故事也在一遍一遍上演。当年龙洞庄的村民,在龙洞片区拆迁后,被安置在锦屏家园小区。离拆迁已过去八年,小区都显得有些破旧了,防护栏更是锈迹斑斑。

一到下午,不少居民就拎着小马扎坐到楼下聊天,有老人说,因为看病、家庭开支等等,当初每人35万元的补偿款项已经不多了,再加上物价上涨,刚拿到巨款后的安全感、优越感逐渐在心里消失、变味,取而代之的是深深的危机感。眼见要坐吃山空,信女士的丈夫选择外出打工,常年在工地一线。姜先生在把手头的存款分给两个孩子各20万后,没有多少余钱了,70多岁的他做回老本行,经常到附近山上捡回来一些木材,在家做成拐杖等物品售卖。为了给还没成家的儿子多攒钱,67岁的刘先生在全运村某场馆坚持做保洁员。

他说,八年前和老伴拿到60多万补偿款后,跟大多数村民一样,过起了悠闲自在的日子,“玩了两年多”。然而儿子技校毕业后,打工一个月才挣两三千元,考虑到孩子结婚、装修房子都要花钱,他就托人找到现在的工作,工资不多,但至少能应付老两口的生活开支,可是因为年龄问题,场馆已经考虑换人了。村民里有经济头脑的,就拿着补偿款做起了小生意。在锦屏家园小区周边,或开家小超市,或摆个小摊,但人流量就这么大,竞争颇为激烈。小区居民告诉齐鲁晚报记者,当年拿着拆迁款去投资而大富大贵的人屈指可数,只听说小区有个老板在泺口服装城把生意做得很大,还有个别干工程的,赚了些钱。

也有胆子大的拿拆迁款放高利贷,沦为居民谈资的是,有人高息揽来拆迁款再去放高利贷,一度赚了不少钱,光路虎车就添了好几辆,但后来资金链断裂,车又全被抵押了。根据小区居民的统计,拆迁后多数人都去当了保安、保洁员。“没有什么知识,又不会做别的工作,只能去干这些。”刘先生说,中老年人只求个温饱,能养老就行,剩下的只能让年轻人去闯了。找工作不容易不少人靠出租房挣钱 齐鲁晚报记者调查了济南不少回迁小区,一个明显的特点是,相当一部分人处于无业状态,常年闲在家里。

他们中以四五十岁以上的中老年人居多,并且逐渐出现了年轻人的身影。47岁的拆迁户张先生两年没工作了,他想去当保安,但单位更愿意用年轻人。“这个年纪,以前啥也没干过,学习能力又差,谁用你啊!”他说。稍清闲的工作竞争不过年轻人,搬迁之初过惯了安逸富足的日子,现在再去找一些比较辛苦的活干,很多人又不情愿。“你让他去当清洁工人,一天到晚扫大街,他肯定受不了,不愿意去干。”锦屏家园小区回迁户刘先生说。作为“拆二代”,小赵才三十出头,他在小区开了家小超市,赚得不多,但求小康。

据他介绍,小区不少年轻人常闲在家中,打一段时间工就回来休息。“有些是爱玩的,有些家里有点底子,觉得在外面干活累,就三天打鱼两天晒网。” 龙洞庄以前地少,村民靠开山采石挣钱,如今龙洞片区已经禁止采石,有段时间,不少人开起了黑出租,后来查得严了,也没人敢开了。“很多人拆迁拿了不少钱,但不知道能干什么。”刘先生觉得,长久之计,应该引导和帮助拆迁村民持续取得收入,为他们提供更多的工作机会。齐鲁晚报记者调查发现,但凡因拆迁分到多套房的,几乎都将房屋出租作为拆迁后的主要收入来源。

在锦屏花园小区,很多人靠分房就能富余出两套来,房子少的也在拿到拆迁补偿款后又去买了房子,然后将闲置的出租。在贤文花园小区,墙上贴满了房屋出租广告。小区居民张女士介绍,当年房屋搬迁补偿按原有面积等值置换,大部分村民家都有两三百平米,一户分到两套房很常见,每人每月还能再领500元钱的补偿款,为期20年。不少人都闲在家里,出租房屋。高女士就将一处90多平米的房屋租了出去,一个月能收到2000多元租金。因为搬迁,村民都住上了楼房,逐渐与城市生活的步调一致,也有拆迁户觉得自己职业上没什么发展,只是游走在城市边缘,视自己为打工者。

好在这些片区配套了好的教育资源,他们把希望放在了年轻人身上,坚信他们能成长为城市人。

女子 刘先生 女儿

上一篇: 电商平台对接率96% 苏宁成为政采客户首选平台

下一篇: 北京600小区年底前实现全部厨余垃圾分类运输处理



发表评论:
相关推荐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琪花分类网 版权所有 0.383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