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远征军后代盼迎忠骨回家:不要让忠魂变孤魂


 发布时间:2021-01-22 13:45:49

杭州市民吴缘给自己父亲吴其轺上坟,同时他也给四伯吴其璋上香。吴其轺(1918年——2010年)作为中国优秀飞行员,毕业于黄埔中央航校,抗日战争时期,加入素有“飞虎队”美称的中国空军美国志愿援华航空队第五大队,击落过5架日机,4次成功飞越死亡之线“驼峰航线”,自身也曾被击落过3次,幸而大难不死,获得盟军司令部的特别嘉奖,被授予“飞行优异十字勋章”和“航空奖章”。但吴其轺在其后多年是杭州的一名三轮车夫,1980年获得平反。2005年,吴其轺荣获中共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为纪念抗日战争胜利60周年颁发的纪念章。而四伯吴其璋,清明节的家人的祭拜,只能是一柱清香遥拜。作为中国远征军的烈士,四伯已经长眠在千山万水之外的缅甸快70年了。“我母亲1954年和我父亲结婚,我从小到50岁,居然都不知道父亲在飞虎队以及抗战中的经历”。今年58岁的吴缘说,由于历史的原因,好多年老兵对于抗战的经历都是缄口不谈。

父亲如此,四伯吴其璋更是多年来沉睡在黑暗之中。不过随着美国和台湾地区的资料渐渐浮现,中国驻印军独立步兵一团重迫击炮连长吴其璋少校的历史也渐渐清晰。吴缘的祖父是马来西亚华侨。如果不是抗日战争,精通中英文的四伯吴其璋是祖父的接班人,会成为当地的庄园主。但1938年,29岁的四伯还是义无返顾地返回国内参加抗日战争。吴家现在还保存一张当年四伯返乡前的欢送照片,照片中四伯一袭白西服,英姿勃发。吴缘透露,四伯吴其璋回国后,先是进入黄埔军校成为12期学员。毕业后,他立志专攻化学武器,随后他进入军政部化学兵团,并随军来到泸州纳溪军校特科,任该校的防毒处教官。1942年,四伯随中国远征军进入印度,其后从印度反攻缅甸,一去不复返。吴缘现在是杭州关爱抗战老兵的志愿者负责人,他告诉记者,四伯还有战友现在浙江,他也通过战友开始接近遥远的四伯。四伯被编入中国驻印军独立步兵一团。这是一支由美军指挥的部队,成员大多以美籍为主,装备上算是远征军中最好的,英语出众的吴其璋备受重视,在这里任重迫击炮连长,参加了多场战斗,1944年12月牺牲在缅甸密支那。

杭州富阳赵荣惠也是远征军队员。老人曾是吴其璋的学生,跟随吴其璋到了缅甸。老人在2011年告诉吴缘,吴其璋讲得一口流利的英文,为人也很好,很受官兵们的爱戴。1944年12月的一天,他们部队驻扎在密支那,当天日军再次反扑,吴其璋和战士们在一座观察所里执行任务。面对日军疯狂扫射,上观察所顶楼侦察的任务,几乎成了死亡任务。吴其璋一马当先,他说,“你们都不用去,我去。”于是爬上顶楼,就在执行任务时,不幸中弹身亡。由于军功卓著,四伯牺牲后美军对其非常重视,单独为他建墓安葬在缅甸密支那。很多年后,在台湾发现一组四伯的老照片,遗容照上看,吴其璋头部缠着绷带,头枕军毯,躺在担架上。吴其璋的墓建在缅甸密支那,墓下方刻“吴其璋之墓”,墓上方在国民党党徽下刻有“浩荡英风”四个大字。吴缘说,在印缅战场上,数以万计中国军人永远留在了异乡,但像吴其璋这样留有遗容照,并建有这般讲究坟墓的并不多见。而1948年一次偶然的机会,吴缘的大伯吴其玉出差到缅甸。

千辛万苦找到了墓地,并拍下一张珍贵的照片。但以后的历史风云变幻,四伯一直没能回家。“文革”结束后,吴其玉拿出照片,交给六弟,也就是吴缘的父亲吴其轺,交代他继续自己未竟的事,接兄弟的遗骨回来。吴缘回忆,大伯吴其玉去世前还写了封信给父亲吴其轺,把这件事作为临终托付,又说了一次。但吴其轺年事已高,去世前,他把照片交给吴缘,嘱咐他要继续完成。吴缘说,没能把四伯接回家,这是父亲最大的遗憾。每年清明上坟,他都要把四伯的事进展说给父亲听。转机在2007年出现,吴缘通过云南作家晓曙在缅甸密支那找到当地一位老华侨艾元昌先生。艾老得知吴缘的意图后,说了一句话,“你们终于找来了,我都替你们看了60多年的墓了。” 艾元昌说,四伯的墓地就在现在密支那小学里,但是在上世纪60年代已经被毁。艾元昌2007年12月在电话里告诉吴缘,吴其璋的墓碑上名字“其”字,里面不是两横,而是一个人字。吴缘对照老照片一看,果然。

2011年,四伯的回家路已经无限接近可能。当年9月,19名中国远征军无名将士遗骸被送回家,安葬在云南腾冲国殇墓园。但由于当时签证问题,吴缘未能进入缅甸,四伯未能回家。吴缘至今还是坚信,四伯一定还躺在密支那小学里,那里也曾经是远征军50师的墓地。他准备最近要去一次密支那,去找四伯,带他回家。“当年四伯他们是为国远征,现在能不能以国家名义接他们回家?”吴缘又觉得这不仅仅是四伯一个人回家那么简单。志愿者孙春龙前不久去缅甸,他今天告诉记者,目前还有10多位远征军老兵在缅甸,这一次他们志愿者去看望了老兵并送上了慰问金。同时他们又去远征军墓地遗址祭拜了烈士,在密支那小学,他们还特地为四伯吴其璋上香。志愿者孙春龙说,中国远征军在缅甸牺牲10万以上,曾经有10多个墓地安葬了上万烈士,但现在一切都荡然无存。“在五十师、新三十师、第十四师墓地,知道他们就在地下,离我们不远,可没有任何标志.。可他们就在那.。

谁惊动了他们?谁打扰了他们?谁还记得他们?没有墓碑、没有姓名,他们活在我心中.。各挖了一块石头带回.。悼念.。”此次重返缅甸战场的志愿者雅馨在微博中说。而当时的盟军,英军墓地管理井井有条,美军现在也开始寻找阵亡将士遗骸。当时的敌人,日本在二战后陆陆续续将阵亡者遗骸接回国内,还在缅甸到处建纪念设施。“到处都有,估计有上百处”,志愿者孙春龙说,在缅甸他们到处能看见日本的慰灵碑纪念塔,甚至连军马都有。此次重返缅甸战场项目负责人志愿者雅馨在微博中说,“沉痛且悲伤的一天.。几度失控的一天.。英军有自己宏伟壮观的陵园,日军有自己安静雅致的墓地,而我们.。什么都没有.。我们只能在学校的操场、菜园、以及居民院子的角落点上白烛、插上清香、献上菊花,祭奠我们的英烈.。我哭,为我们的健忘、麻木和无知”。不过孙也得到好消息,民政部门已经准备在缅甸建设中国远征军陵园。“不要让忠魂变孤魂”,吴缘说。(完)。

四伯 吴缘 吴其璋

上一篇: 机场打车遭软件加塞 机场已向交通管理部门提交报告

下一篇: 派出所附近大楼火苗蹿起5层楼 消防10分钟扑灭



发表评论:
相关推荐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琪花分类网 版权所有 0.151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