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500余各界人士追忆航空烈士:秉承遗志珍爱和平


 发布时间:2021-02-24 03:54:57

2018年“航空嘉年华”文旅系列活动将在7月27日至9月9日在宁夏盐池县举办。据介绍,跳伞运动是一项亲近自然、挑战极限的运动,它与众不同的竞技方式和观赏方式,深受人们喜爱。盐池机场软硬件设施均已具备举办国家大型航空体育赛事的各项要求,是举办航空赛事的绝佳地方。届时2018年中国(盐池)定点跳伞大奖赛、全国模拟飞行锦标赛、2018哈巴湖露营大会、2018年德商汇社群精英大漠长城徒步赛、2018沿长城中国·盐池国际自行车邀请赛暨环宁夏自行车联赛等系列活动将精彩上演。本次“航空嘉年华”文化旅游系列活动创新性地将国家级体育赛事、房车露营大会等活动与航空飞行表演有机融合,有效提高了活动内容的丰富度和群众的参与度。届时全国6支代表队的52名跳伞运动员为现场观众奉献一场精彩的空中表演。

就开始踏上为烈士寻亲之路。父亲节来临之际,王艾甫表示,希望可以尽快帮自己已阵亡的兄弟找到亲人,好让他们的子女在这一天也尽到孝道。义无反顾地踏上了为烈士的寻亲之路 王艾甫说,由于自己是收藏爱好者,再加上自己有一种部队情结,而且收藏的就是战争遗物系列,所以常去古玩市场、旧物市场去翻拣,在翻拣的过程中偶然发现阵亡通知书。当时一看就傻眼了,所以什么都没考虑,月薪只有不到300元人民币的我花了3000元买到了这些通知书。身为军人的王艾甫表示,我当过兵,我知道战争的残酷,知道战争死了很多人。那些人的付出,换来了我的生命,而他们不在人世了,家人却不知情,所以我想送战友们回家。

10多年的时间,王艾甫花光了所有积蓄,足迹遍布山西、河北、内蒙古、河南、甘肃、安徽、湖北、湖南、贵州、广东……目的就是为让英灵回归故里,为他们和亲人找回原本就该属于他们的荣誉。烈士儿子寻亲:我并不是来找钱 而是来找我的父亲 寻找过程中,王艾甫经历了很多让他泪流的场面,王艾甫说,每次家属在得到通知书一刹那的表情让我深受感动,那种情景是难以用语言来表达的。因为他们几十年一直在寻找,在寻找几十年后得到这个讯息,并不认为是感情的收尾,而是感情的征服。凤阳的一个烈士家属,作为儿子,当别人劝他说“你已经超过60岁了,也没有什么补偿,没什么待遇,你找他有什么意义,你浪费的是自己腰包里的钱”,他说,“我并不是来找钱,而是来找我的父亲。

”这些情景都让王艾甫非常感动。王艾甫去内蒙古的时候,我给一个家属一句一句念他父亲所在的烈士名册,最后他有半个小时说不出来话,只是一种喘气。当他能够说话的时候,说的第一句话是“我感谢政府”,这是我记忆最深刻的,所有在场的人都震惊了。王老希望尽快让故人在父亲节“感受”到子女孝心 到现在已有15个年头了,王艾甫说,现在我已帮46个兄弟姐妹找到了他们的儿女亲人,又是一年的父亲节要到了,还有38个战友依然在他乡漂泊,我会一直找下去,希望可以在最短的时间里帮助所有的战友找到亲人,在每年的节日里都不再孤单。此外,王艾甫表示,还有《太原战役阵亡将士登记册》、《烈士功劳登记册》等登记册中发现866名在太原战役中牺牲的战友,这866名烈士中已有109人的家属已找到,还有七百余人的家属不知是否了解到自己亲人的阵亡消息,这84为阵亡烈士的家属找到后,我会一一回访这七百余人,确保他们的亲属全部了解到自己家人的阵亡消息为止。

父亲节是一年中特别感谢父亲的节日,源自美国,中国官方没有设立正式的父亲节。内地习惯上使用6月第三个星期日当做父亲节。(完)。

即到连丰烈士陵园前。门口“革命烈士永垂不朽”的8个大字,在蓝天白云和苍松翠柏的衬托下,显得格外醒目。扫墓、默哀、鞠躬、献花……清明节前夕,与陵园毗邻的中国空军93257部队的官兵们像往常一样来到陵园,瞻仰陵墓,看望陵园内的无名先烈。修建于1990年的连丰烈士陵园 里长眠着69位烈士,全都是在解放战争时期中牺牲的。据墓碑碑文记载,1946年,中国人民解放军原辽南独立二师与盘踞在该部驻地狗门子一带的国民党反动派军队展开激战,负伤的指战员中有69位因伤势过重在当时的连丰后方医院抢救无效牺牲,遗体被掩埋在连丰村周围。战斗结束后,部队即刻南下,但却来不及细致记录每名烈士的具体情况。1990年4月,当地政府开始动工修建“金州连丰烈士陵园”。然而,由于烈士坟墓几经迁移,已无法确认尸骨姓名,这里也逐渐成了无名烈士陵园。烈士陵园里总共69座墓,只有1座墓碑有名有姓。“早些年,还经常有地方人员到烈士陵园里放羊、挖树,加之烈士陵园年久失修,地面、墙体多处已经开裂损坏,破败不堪,更是没有人来祭奠。

”陵园的管理员王师傅告诉记者。2013年,在得知这一消息后,空军93257部队的官兵们主动承担起修缮烈士陵园的任务,官兵们更换了陵园大门、纪念碑,整修地面墙体,挖通通往陵园的田间小路……烈士陵园得以焕然如新。每当节日来临,部队官兵们还会来到烈士陵园,代表烈士们大江南北的亲人看望这些无名英雄。然而,烈士真正的后人又在哪儿?由于年代久远以及行政区划的更改,为烈士寻找亲人困难重重。为帮助这些无名英雄们寻找到亲人,在5年多的时间里,部队官兵多次利用出差或探亲休假的时间寻找烈士生前的部队,档案馆以及故乡,先后行程约1万余公里,走访了大小10余个省市、乡镇,希望找到烈士的亲人,遗憾的是因为种种原因,至今还没有找到烈士的亲人。寻亲未果后,部队开始开展“认领无名烈士,争当烈士后人”活动,官兵们自愿当起了烈士后人,成为了一群默默无闻的“守墓人”,认领官兵将自己的名字写在烈士墓旁,将无名烈士视作自己的亲人。当有战士退伍时,再和新兵在烈士陵园进行烈士传人交接仪式,将自己管理的无名烈士墓传承给新兵。

“部队每一名官兵认领一名烈士,虽然他们当中的人换了一批又一批,但为烈士守墓的事业却从未中断,这也是一种传承。”部队长周忠耀说。这群空军官兵为烈士守灵、寻亲、当“后人”的举动在当地引发了热烈反响。如今,连丰烈士陵园已经成为了当地有名的爱国主义教育基地,每年都会有地方学校、党政机关、驻地部队等单位组织人员前来扫墓拜祭,往来的人群络绎不绝,聆听那段烽火岁月,感受浓浓的爱国之情。(完)。

烈士 航空 陈怀民

上一篇: 江苏镇江民间发现罕见宋定窑紫釉葵口盘

下一篇: 成都市质监局将开展机动车安检机构专项整治



发表评论:
相关推荐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琪花分类网 版权所有 0.203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