遭父暴打离家出走 14岁男孩“认贼当妈”


 发布时间:2021-02-24 08:44:55

日前,笔者带外地客人到天下第一泉景区游玩,因为天下第一泉包括趵突泉、大明湖和五龙潭等景区,考虑到开车会遭遇堵车,我们购买了景区游览通票后,便去游客中心办理了骑用便民自行车的手续。骑着便民自行车游览起来是比开车方便,但便民自行车的外观卫生、闸线和轮胎充气量不足等问题却让本来便民的自行车打了折扣。在笔者的印象里,天下第一泉运营之初,为方便大家,除了在趵突泉、大明湖、五龙潭之间开通直通车外,还特别引进了数量不少的便民自行车。但随着时间的推移,目前的情况是,每个景区门口只有几辆这种便民自行车了,也很少见到游客使用。为何便民自行车流行不起来?笔者觉得,除了有宣传不到位等客观情况,现有自行车的卫生和车况不佳也是制约便民车没有被游客认可的一个重要原因。以前听一位去过欧洲旅游的朋友讲,荷兰人30%以上的外出活动是靠骑自行车完成。

市政部门管理下的专业公司,在全市设立多个自行车租用维修站,保持自行车完好无损。因此,笔者认为,作为著名的天下第一泉景区,在便民自行车的运营方式上,除了不断加大对绿色出行的宣传,还应加强管理服务,让便民自行车保持良好的车况,如此才能让便民自行车真正起到便民作用。(辛木)。

定州市一名7岁男童在结冰的湖面上玩耍时,突然掉入冰窟。危急关头,一名90后少年挺身而出伸手施救,最终在周围群众的帮助下成功将男童救出。当男童的父母赶到现场时,这位90后少年却已悄然离开。冰划破了手,他还是紧紧拽住男童 1月19日下午,定州市叮咛店镇新城村7岁男童龙龙,跟着爸爸出来玩时走散了。他就自己跑到附近的中山公园滑冰玩。不料冰面破裂,他一下子就掉进了冰窟窿里。“救命啊,快来人啊,有人掉到冰窟窿里了。”旁边有人看到后,急忙叫喊起来。正在附近的一名少年见状,疾奔过来。他趴在冰面上,向冰窟里的小龙龙伸出手,紧紧拽住了小龙龙。此时,正在公园广场上扭秧歌的老人们闻讯后,也急忙跑到湖边。看到少年抓住了小龙龙的胳膊,他们赶紧从附近找来了一根木棍,将木棍伸向少年。这名少年右手紧紧拽住小龙龙的胳膊,左手抓住了木棍。正在这时,由于压力过大,少年身边的冰面突然破裂,他也落入了冰冷的水中。即便如此,少年的右手始终紧紧拽着小龙龙的胳膊。之后,大家齐心协力,终于将他们两人拉了上来。上岸后的小龙龙由于溺水和寒冷,身体几乎冻僵。

而这名少年的右手也被冰划破,鲜血直流。众人上演爱心大接力 看到小龙龙几乎冻僵了,许占英和张跃良两位老人连忙脱下自己的外套裹在他身上,并把小龙龙抱到了旁边的宇涵水世界商店。商店老板温宇飞赶紧拿来电暖气给孩子取暖,路过的高素英老人特意买来火腿肠和面包给小龙龙吃。由于始终找不到孩子的父亲,温宇飞报了警。定州市西城派出所副所长马亚辉带领两名警员及时赶到,几经辗转联系上了小龙龙的爸爸妈妈。一个小时后,小龙龙的家人赶到了现场。见到孩子安然无恙,小龙龙的父母感动得热泪盈眶。当他们想向那位救人的少年表示感谢时,才发现他早已悄然离开。后来,人们经过多方联系,终于找到了救人的少年。他叫李佳昊,今年只有16岁,是定州中学高一(12)班的一名学生。对于自己救人的壮举,李佳昊显得很平淡:“当时,我没顾上多想,就是一再告诉自己千万不能放手,一旦放手那个小孩儿就没命了。我只是做了应该做的事情。下回遇到这样的事情,我还会这样做的!”(通讯员高龙、杨梦来 记者潘文静)。

前天是母亲节,不少妈妈都收到了孩子的礼物,但身陷囹圄的姚美芳却在忐忑不安中等待着即将到来的判决。为了帮宝贝儿子还赌债,身为会计的她一次又一次将手伸向所在公司,至案发时总计侵占公司钱款达200余万元。昨天下午2时,普陀区法院当庭宣判,以职务侵占罪判处姚美芳有期徒刑9年,没收财产10万元。儿子迷上赌博 姚美芳出生于1949年,今年刚好60岁,虽然早已逾退休年龄,却仍然在本市一家贸易公司担任会计。1983年10月,34岁高龄的她生下了宝贝儿子小龙(化名)。望子成龙的姚美芳对儿子的要求总是千方百计地满足,只希望他能读好书,然后找个好工作。但是小龙还是只念到高中,目前在本市一家广告公司工作。2004年,小龙迷上了赌博。从小赌赌到急于翻本而一掷千金,从此母亲姚美芳俨然成了小龙的取款机。开始,他开口向母亲要几千元,后来加码到了数万元。借钱的原因,永远只有一个,还赌债。据小龙说,他平时赌博时没钱就借高利贷,母亲给的钱他也大多直接还了高利贷。他每次开口,母亲几乎总会满足他。

有时候他要的数额大了,母亲就会分几次给他,最多一次给了4万元,给钱的次数达几十次,他自己也记不清了。母亲贪污钱款 虽然姚美芳也曾苦口婆心地劝过儿子,小龙每次借钱时也总会跟母亲保证是最后一次。但“最后一次”却总是无休无止,无法搞定儿子的母亲姚美芳竟开始转而动脑筋搞定公司的账户。2004年9月至2006年1月,姚美芳利用自己担任公司会计的职务便利,采用虚构经济业务,提取现金不入账等方式,以支付税金、差旅费等名义,多次从公司账上提取现金,侵占公司钱款共计人民币200余万元。2006年1月,公司察觉后,姚美芳承认了自己的犯罪事实,公司即向公安机关报案。家属得知后代为退赔了50万元。据小龙说,这50万元是外公将自己的房子卖掉后筹得的款项;而自己的父亲一直蒙在鼓里,直到事发。孽子表露悔意 “我妈妈拿公司的钱都给我还了赌债,我害了我母亲,我现在很后悔。”26岁的小龙在失去母亲羽翼的庇护后,显得十分脆弱。他表示,自己只知道母亲给自己的钱是家里的,并不知道是公司的。

“你家有这么多钱吗?”法官问道。小龙答:“以前我奶奶是做生意的,有点钱,而且外面亲戚挺多的。”“设想有200多万元,你妈妈退休后还会工作吗?”“我妈妈说在家空着不习惯,所以要出去工作。” 对于尚未归还公司的150余万元,小龙表示,自己虽然现在没有能力归还,但今后会努力工作代母亲还债。(郭剑烽)。

自行车 鲁某 小龙

上一篇: 南京“虐童案”养母:不相信孩子受伤那么重

下一篇: 围串标项目185个标的57亿 一起大案暴露多少腐败密码



发表评论:
相关推荐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琪花分类网 版权所有 0.221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