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晚是百姓桌上的一道菜:南北兼容老少咸宜


 发布时间:2021-02-25 19:40:20

5日出席在北京宋庆龄故居举办的第八届海棠文化节活动,欣赏海棠花,品鉴中华文化。当天,宋庆龄故居的庭院里,海棠树开满鲜花。在悠扬的古筝乐曲声中,嘉宾们与插花、剪纸等艺术家交流互动。中国宋庆龄基金会常务副主席杭元祥向来宾介绍了宋庆龄的生平事迹,以及中国宋庆龄基金会在增进国际友好方面做出的努力。杭元祥表示,2017至2018年度正值中国担任上合组织轮值主席国,中国宋庆龄基金会将与上合组织相关国家开展人文交流活动,为各国间的友好合作创造更加坚实的民意基础。上合组织副秘书长王开文表示,能够进一步了解宋庆龄的生平事迹和中国宋庆龄基金会在民间外交方面的积极工作,非常感动,希望能够与基金会有进一步的合作。上合组织秘书长夫人扎米拉·阿西莫娃(Zamira Asimova)是第一次到访北京宋庆龄故居。此次与上合组织妇女俱乐部的成员一同来这里体验中华文化,瞻仰和缅怀宋庆龄为中国建设作出的贡献,她感到十分高兴。扎米拉·阿西莫娃表示,宋庆龄是杰出女性的代表,为中国的建设和发展付出了毕生的努力,我们非常敬仰她,应该以她为榜样,向她学习。

据了解,宋庆龄故居第八届海棠文化节3月28日开幕,将持续至4月18日,活动期间还举办纳兰词赋展等展览。(完)。

乙未新春,中国各地兴起众多“新年俗”。网购年货、春运“逆向迁徙”、微信“抢红包”、家人同看老电影……红红火火、热热闹闹,让新春佳节过出别样趣味。在电商经济发达的浙江省,农贸市场、超市商品依然丰富,但往年节前抢购年货导致街道水泄不通的场景却已不再。“现在流行上网买年货啦!”嘉兴桐乡市同福乡建胜村村民徐良说,从进口的车厘子到土产的山核桃,想吃什么就买什么,头天晚上下单,第二天上午就送到家门口,“比去市场还方便!” 随着信息网络逐渐发达,越来越多中国农村接通了宽带互联网,网购年货也不再是城市居民的“特权”。

鸡鸭鱼肉、糖果炒货……“趁着过年,还有乡亲干脆上网买了山地自行车、钓鱼竿。”江西省上饶县田墩镇流源村村民杨盛春说,这些非生活必需品平时买难免纠结,顶着“年货”的名头就买得“理直气壮”了。今年春节另一项引人注目的“新年俗”无疑是春运大潮里的“逆向迁徙”。为了拥有更多的团聚时间,越来越多“50后”老人踏上了前往北上广的列车,奔向在大城市里打拼的子女。“春节假期就一周,再加上路远,孩子要是回家的话,一共也住不了几天,还不如我们老两口去北京和孩子们一起过年呢。

”家住青海省西宁市的退休干部王成贵,早在农历腊月二十就和妻子一起赶往北京,与女儿女婿相聚过年。他的女儿王宇说,原先每次回家,还要走亲访友、同学聚会,真正与父母共处的时间少之又少。“今年父母可以在北京住上半个多月,我们也可以好好聊聊天了。返程我坚持给他们订了机票,实在不忍心让他们路上太辛苦。” 专家点评说,在中国当下人口老龄化加剧的大背景下,“逆向迁徙”体现了老人对亲情的诉求,相对而言也更适应现代人追求简单的生活方式,是对原有子女回家过年的有益补充。

待到春节长假,微信“抢红包”几乎成了全民参与的“过年主业”。除夕当夜,微信运营商与中央电视台春晚合作推出“摇一摇抢红包”业务,据统计,在春晚播出的四个多小时里“摇一摇”互动总量达到110亿次,最多时达到每分钟8.1亿次。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张颐武认为,“抢红包”作为“新年俗”之一,突出了互动感和分享感,也紧跟移动互联网发展的潮流。除了边看春晚边“抢红包”,家人同看老电影也成为过年“新时尚”。在西宁一家影院里,影片《甲方乙方》的片尾曲响起时,年过半百的张文霞眼里饱含泪花。

“这次和女儿一起来看老电影,看着看着,我就回想起20年前带着她一起看电影的情景。” 为了迎合“陪父母看场老电影”这个充满温情的市场需求,不少影院在春节期间适时推出了“老电影”专场。“随着中国社会老龄化,丰富老年人文化生活就显得越来越重要了。”西宁某影院值班经理刘冰说,“‘老电影’专场刚开的时候还害怕没有观众,没想到陪父母来看老电影的人还真不少,我们又临时增加了放映场次。” 尽管“新年俗”形形色色,万变不离其宗。“追求团团圆圆、和和美美,是过年不变的主题。

”张文霞说。(记者:庞书纬 沈洋 程迪吴锺昊)。

潘石屹日前与哈佛大学方签订协议,捐资1500万美元(约9300万人民币),设立SOHO中国助学金。消息传出,引发热议。有网友惊呼“为何不是中国高校”,还有人抨击潘石屹夫妇“吃里扒外”忘本。根据报道,SOHO基金会是由SOHO中国有限公司出资并全权管理运营的公益慈善机构,自2005年成立以来,一直在国内开展助学等慈善项目。此次设立助学金,旨在帮助世界一流大学中的中国贫困学生。除哈佛外,与其他一流大学的合作,尚在洽谈中。就像支持者所说,潘石屹捐资助学,只要资金来源合法,去向符合基金管理程序,怎么捐,捐多少,捐给谁,别人并无权利过多干涉。更何况,设立“SOHO中国助学金”协议上早就写得明白,受益者还是中国学子,从本质上来说,这与该基金在国内开展的助学项目,其实没有太大区别。随着中国大国崛起,越来越多的中国学子走出国门,展开自己的求学之路。就像潘石屹的夫人张欣所回应,“如果没有资助留学,就没有当年的胡适。

如果不能给贫困学生资助,以后的胡适就只能来自富二代”。按照现阶段收入水平,就中国大多数家庭而言,留学欧美国家,每年多达数十万元的各类学杂费用,仍然是一个庞大的支出。和国内的贫困学子相比,他们中的困难群体,同样需要社会关注,当然也欢迎更多SOHO中国这样的民间资本参与。退一步来说,即使捐助的不是中国学子,也无须耿耿于怀,心怀芥蒂,更不必以狭隘之“爱国”、“不爱国”论之。慈善原本就没有国界,捐资助学当然更是如此。事实上,在中国的教育发展历程中,外国企业家为中国捐资办学助学的事例不胜枚举,历史上,司徒雷登就曾为筹建燕京大学在美国募款25万美元。我们能坦然接受外资捐助中国高校,又如何不能平静面对中国人捐资助学外国高校? “为什么不是中国高校”,其实也隐含了对于中国高校的某种失落之情。因此,与其耿耿于怀潘石屹夫妇在哈佛的一掷千金,还不如对中国高校多做反思。从这个语境出发,中国高校有必要更多借鉴世界一流高校的做法,不断练足内功,勇于参与国际竞争,增进办学影响力,吸引全世界更多优秀学子,当然,同时也吸引世界上知名企业财团,来支持自己办学发展。

而就企业方来说,在通往世界的道路上,以参与捐资助学等慈善事业等方式,来提升自己的公益形象,从而增强对世界一流高校毕业生尤其是“海归”的吸引力,增进世界眼光和国际情怀,未尝不是一着高明之举。仅从这点来看,潘石屹捐资哈佛助学,有何不可!(涂建敏)。

节目 中国 文化

上一篇: 武汉50余男女民工混居地下室 空气浑浊垃圾遍地

下一篇: 山西省将设立小微企业贷款补偿金制度



发表评论:
相关推荐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琪花分类网 版权所有 0.516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