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海淀鼓励垃圾分类 分类投放厨余垃圾可积分返现


 发布时间:2021-04-24 01:18:47

曾轰动一时的太湖垃圾倾倒案在苏州市姑苏区人民法院公开开庭审理。被告人王菊明、陆小弟等人因涉嫌犯污染环境罪等罪名被提起公诉。庭上公布的数据显示,事件中,苏州市为防止污染扩大、消除污染及弥补损失,共计花费850余万元(人民币,下同)。其中,购买除臭药剂一项就花费了63万余元。公诉机关指控:2015年11月,被告人孙秋林等人与江苏省太湖强制隔离戒毒所(以下简称“戒毒所”)签订绿化工程的《供土协议书》后,将供土工程转包给被告人王菊明、陆小弟二人成立的昆山市锦鹿建筑工程有限公司。施工期间,被告人孙秋林虚构能承揽戒毒所内宕口(采矿形成的积水坑)填埋工程的事实,骗取被告人王菊明、陆小弟建设保证金人民币25万元,用于个人支出。5月底,为便于供应商提供垃圾,被告人王菊明、陆小弟变造“接收土方证明”,明知有有害物质产生,依旧在未经处理的情况下将大量垃圾从上海、杭州等地运至太湖西山岛,倾倒至戒毒所宕口内。

事后统计,被告人王菊明、陆小弟倾倒垃圾合计23336.3吨,另有8艘载有垃圾的船只因被及时查获而未倾倒。西山岛地处国务院审定的国家级风景名胜区内,同时系国家地质公园,属于太湖流域生态一级保护区。且倾倒点距离金庭镇取水口直线距离仅2公里,邻近太湖寺前(吴中区、工业园区)取水口,一时在苏州当地引发了轩然大波。事件发生后,中新网记者曾赶赴现场,看到一座高约7、8米的垃圾“山”突兀地矗立在了太湖岸边。倾倒地四周恶臭弥漫,混杂着垃圾的烂泥黏在脚上就难以拭去。根据环境保护部南京环境科学研究所评估,被告人王菊明、陆小弟倾倒的固体废物主要成分为生活垃圾和建筑垃圾,系有害物质,严重污染环境、破坏景观和自然风貌。经检测,现场采集的11个渗滤液样品均检出挥发酚,且含量明显超出标准限值,部分采集点超标达50至180倍。苏州市为防止污染扩大、消除污染及弥补损失,共计产生费用人民币850余万元。

其中,固体垃圾开挖清运费达268万元,购买除臭药剂花费63万元。庭审中,被告人及其辩护人就花费问题展开了反复的辩论。公诉机关表示,本次事件系突发状况。在特殊情况下,应急处理和专业处置的费用都要高于正常情况。对于清理垃圾、恢复环境所花费的各笔款项,绝大部分都有付款的相关书证予以证明,属合理花费。由于案件重大,证据较多,庭审将持续一天半的时间。(完)。

零废弃,光靠“咬牙坚持”不行 早上7点,家住朝阳区甘露园南里一区的刘雯出门上班时,将两袋垃圾带走,一个垃圾袋中装着果皮和剩菜,一袋装着其它的生活垃圾。分类投放垃圾的习惯,刘雯已持续了三年多。刘雯所在的小区是朝阳区生活垃圾分类达标小区,小区中的每个垃圾桶旁,都有一块宣传板,上面标有“厨余垃圾”、“其它垃圾”、“可回收物”的分类明细。尽管这块宣传板已经伴随小区居民生活了很久,但打开垃圾桶,不同垃圾混杂的情况仍旧出现。同为垃圾分类试点的枣营北里小区情况类似,虽标明了垃圾分类的类别,但厨余垃圾与生活垃圾经常混杂在一起,每天需由专人进行二次分拣。作为垃圾分类的试点小区,许多小区十余年前开始进行垃圾分类。记者对多个试点小区进行实地调查,记录下多个小区垃圾分类的情况。

走访了相关专业人士,探究“零废弃小区”还需要几步才能完成。激进型 垃圾分类能换积分 劲松五区,一间绿色小屋旁,有专门的工作人员为居民的厨余垃圾进行称重。在这里可以进行厨余垃圾、可回收垃圾及其它垃圾回收。居民可以通过垃圾称重后获得积分,1公斤厨余垃圾积2分,1公斤可回收垃圾积10分,30分以上就可兑换卫生纸、洗衣粉等生活用品。一名工作人员表示,在后端处理中,他们还全程进行监控,避免出现混装混运的情况。在居民高女士看来,这样的方式给小区居民带来了一些分类的动力,让自己愿意参与其中。在昌平区的金榜园小区中,过期药品回收箱、废旧电池回收箱、废弃灯管回收箱……摆放在小区几个主要出入口处。打开过期药品回收箱时,里面满满地堆放着各种过期药品。

对生活环境污染较大的荧光灯管等也分类回收。居民张女士是小区环保志愿者,积极参与到小区的垃圾分类中。在她看来,小区中常对居民进行垃圾分类培训宣讲,让居民参与其中。不断地宣讲,形成垃圾分类的氛围,使居民开始有所行动。“通过对落叶与酵素混合进行堆肥,形成的肥料可以改善小区土地质量,也可以让居民领走,感受到分类、环保带来的效果。小区中的生活垃圾,也在居民分类的基础上,进行二次分拣,而后分类运输。最终的目的就是达到‘零废弃小区’目标。” 维持型 专职人员每天都要二次分拣 枣营北里小区同样为垃圾试点小区,悬挂着“生活垃圾分类达标小区”的牌匾。小区东门旁,7个垃圾桶一字排开。2个绿色厨余垃圾桶,5个黑色其它垃圾桶。几个标着“其它垃圾”的垃圾桶,字迹略有些模糊。

桶周围散落着一些垃圾,垃圾分拣员站在垃圾桶旁,开始对垃圾进行二次分拣。“我在这儿干两年了。” 分拣员翻出其它垃圾桶中的一个饭盒,将剩菜倒进了厨余垃圾桶中,再将塑料盒塞进身旁的三轮车上。“有人分着扔,但是多数还是混一起。”小区中一共有三名垃圾分拣员,每天上午和下午对小区中的垃圾进行分拣。分拣员打开厨余回收桶中的垃圾袋,多个袋中既有厨余垃圾,也有生活垃圾。“基本上分类都是在我们这儿完成的。”一名居民表示,不会分类,不愿意分类的居民在小区中仍有很多。“居委会有时候会搞垃圾分类的宣传活动,参加的一般都是老年人。” 分拣后,厨余垃圾每隔一两天便有专门的运输车辆运送至南宫堆肥厂,其它垃圾则被运送至高安屯垃圾焚烧厂进行处理。“挑出来能卖的,就攒着一起卖废品了。

” 停滞型 仅厨余垃圾还在分类 甘露园南里一区,作为朝阳区垃圾分类达标小区,垃圾分类已在该小区中实行多年。每栋楼前都有一块存放垃圾桶的区域。一块宣传板上写着“垃圾分类,从我做起”。二黑一绿是每个区域的标配,绿色垃圾桶为“厨余垃圾”,两个黑色的垃圾桶均标注为“其它垃圾”。在垃圾桶后方,宣传板上对应地写着“厨余垃圾”、“其它垃圾”、“可回收物”,并将分类明细列在其中。小区中,应该放置三个垃圾桶的地方多处只放置两个。垃圾桶中,只有标注为厨余垃圾与其它垃圾,并未设置可回收物垃圾桶。掀开多个厨余垃圾桶,散落的花生壳覆盖在最上层。满满一桶垃圾已经和桶边齐平,稍微翻一下,果蔬皮、剩菜剩饭……这些厨余垃圾躺在其中。记者采访时,正遇到一名居民将厨余垃圾倒入绿色垃圾桶中,再将垃圾袋扔进了黑色桶中。

“我们一般情况都直接把厨余垃圾装在袋子里,然后再把袋子扔了,保证在厨余垃圾桶里没有别的垃圾混在里面。” 但在黑色的“其它垃圾”桶中,记者发现垃圾混杂的情况较为明显。在一些塑料袋中可以看到生活垃圾与厨余垃圾不分彼此地挤在一起,有的垃圾袋中还包裹着可以回收的塑料瓶。在居民张先生看来,小区中分类做得较好的多为老住户,而近两年小区中一些新搬入的住户对这方面有些不在意。“之前社区都给我们做过具体的讲座,告诉我们怎么分,分了之后对环境有什么好处,很多老人在时间精力允许的情况下,都把厨余垃圾单独扔。” 观点 垃圾分类不能光靠意识 北京师范大学环境史博士、北京零废弃发起人毛达认为,仅靠社区和居民的自觉,很多社区在被定为试点小区一段时间后,垃圾分类就很难再坚持下去了。

从2002年推广垃圾分类以来,垃圾分类后被混装的问题仍颇为常见。毛达表示,垃圾分类的直接目的是减少垃圾清运量,如果这一目的不明确,没有量化目标用于指导相关工作,就可能让垃圾分类流于形式。垃圾分类变成简单把垃圾分到垃圾桶。“所以,接下来的,我们不能再延续过往的某些状态。垃圾分类决定了垃圾处理的成效。相关部门应多做公众沟通的宣传教育,告知居民垃圾分类运输的相关流程,以得到民众的支持。” 从事环保研究的陈立雯表示,要真正落实垃圾分类,不能只靠道德来约束,道德约束的前提是长期而成熟的垃圾分类教育,本质问题在于需要有根本性的制度性约束措施来实现。毛达认为,投放、收集、运输、处理是一个连贯的链条。可以通过多方配合,提高居民分类投放参与率和准确率。

收运企业在运输过程中,应保证分类收运信息完全公开。处理设施保证分类处理, 分类处理设施必须包含餐厨处理厂,相应信息也应完全公开。制定进料准入标准, 按照标准接收或拒绝交运来的垃圾。“按照其他城市的分类经验,提高源头分类效果,需要遵循谁产生、谁付费,多产生,或者没有按要求分类的居民应承担更多处理费。多方努力才可以最终实现‘零废弃’目标。” 市政协委员、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巫永平在调研垃圾分类问题时发现,垃圾分类观念的形成仅靠自觉是不够的,既需要教育、引导和鼓励,更需要强制,建立奖惩机制十分必要。本报记者 赵喜斌 文并摄。

垃圾 厨余 分类

上一篇: 内蒙古鄂尔多斯举办草原风情艺术展

下一篇: 西藏依法保障民众“舌尖上的安全”



发表评论:
相关推荐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琪花分类网 版权所有 1.532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