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进一线反扒队员 乔装是“江湖”里永久不变主题


 发布时间:2021-04-10 03:57:33

一中年男子突发奇想,在车来车往的高速公路边坡花台上,用尼龙袋和床单搭建起一个简易的“家”,既可遮风避雨,又可欣赏滚滚车流,“家”里锅碗瓢盆一应俱全。昨日上午,高速路执法支队七大队的执法队员就在渝宜高速发现了这样雷人的一幕。更雷人的是,该男子自称因为看到飞驰车辆经过就兴奋,才突然想到把“家”安在高速路边。床单当蚊帐高速路边安家 昨日上午11点左右,高速路执法支队七大队的执法人员袁格平、秦伟像往常一样在例行巡逻,当他们开车巡逻到渝宜高速长寿晏家附近时,发现高速公路边坡花台上有一个人影在晃动,旁边花枝上还有一张床单一样的东西。执法人员随后下车查看发现,一名衣衫褴褛的男子睡在花台上,几张尼龙口袋铺在地上当床睡,将床单架在花枝上当蚊帐,旁边还摆了一些锅碗瓢盆。男子自称一见飞车就兴奋 考虑到该男子的异常举动和存在的交通隐患,执法队员试图将其劝回家。“师傅,你家在哪点哟?你这样呆在高速路边很不安全哟。”听到执法队员的问话,该男子丝毫没有回应。依然躺在自己精心“设计”的床上,悠然自得地抽烟。

“哗哗哗!”一辆货车急速从旁边驶过,只见该男子迅速起身,瞪大了双眼朝货车驶过的方向望去。见车走远,该男子又躺了下来,丝毫不理睬身旁的执法队员。随后,每当有快速且动静较大的车辆驶过,该男子都会做出同样兴奋的反应。在执法队员再三询问下,该男子自称姓刘,今年31岁,家就住在晏家。刘某称,自己特别喜欢看那些飞驰的汽车,在飞一般的感觉中能得到很大的满足,以前就喜欢在镇上的省道边观看,后来觉得不过瘾,就直接从家里拿了些床单和尼龙袋,偷偷跑到高速路边安营扎寨,被执法人员发现时,刚好只住了一天。执法人员送男子到救助站 执法队员告诉记者,以前在高速公路上也出现过类似的这种情况。当时高速公路刚开通,附近的个别村民专门带上凳子,在高速公路的人行天桥、边坡上欣赏滚滚车流,觉得比较稀奇。随着高速路的普及,最近几年观看车流的村民比较少了。“这种行为比较危险,容易让过路的司机分散注意力,引发交通事故,而且高速路本来就严禁行人上道。”执法队员告诉记者。为了防止事故发生,执法队员将刘某带下了高速路,并送到了长寿区救助站。

记者随后从救助站了解到,昨日下午3时许,刘某的父母赶到救助站将其领走。父母称他从小爱车成怪癖 据刘某的父亲称,刘某从小就喜欢车,每天都会在家门口端起小板凳坐着,一看就是一两个小时,久而久之就形成一种怪癖,到现在连对象都找不到。3天前,孩子又莫名其妙离家出走,没想到是到了高速路上安“家”。“这或许是一种行为强迫症作怪。”新桥医院心理门诊部的戴光明教授告诉记者,刘某的行为很可能是精神疾病的症状。刘某对车的特殊偏好,应是在一种强迫思维指导下才做出了这类异常行为。戴教授建议刘某应到医院接受心理干预,对自己强迫性的行为进行治疗。(重庆商报 邱竹 朱堂宗)。

昨天早上8:40,84路公交车上,一位市民携带八瓶白酒上车,司机发现后与乘客一起劝阻,他坚持不肯下车,耗时30分钟后,这位市民被警察带走。“早上8:40,正是早高峰期,车上人很多”,30岁的丁万盛师傅告诉记者,84路公交车行驶至光卡路时,上来一位大概50几岁的市民,他拉着一辆装货物的小车,装着一箱零两瓶白酒,一共是八瓶。“在上车的时候我就注意到他了,告诉他白酒不能带上车,是易燃物品,非常危险,但是他硬是刷了卡,坐到了挨着前门的座位上。”丁师傅随即打开了双跳灯,将车停在路边,与乘客们一起劝他下车,他不理。“为了全车人的安全,我只好让乘客们乘坐下一辆84路。”丁师傅打了110报警,20分钟后,警察将他带走。公交车恢复正常运营。据了解,这位市民原本计划坐车到南京南站乘火车。记者在此再次提醒乘客们,为了您和他人的安全,不要携带易燃易爆等危险品乘车。(通讯员 任贵林 实习生 万文颖 记者 徐媛园)。

处理死鸭。近日,有市民称位于省道206旁的宜宾平滩村附近的路边上,上百只死鸭被丢弃,并发出了阵阵臭味。不少居民担心这些鸭因疫情而死,所以都绕道而行。当地畜牧兽医站负责人表示,这些死鸭可能是因为长途运输挤压致死,居民不必恐慌,他们将采取深埋的方式进行处理。昨日上午,记者在位于省道206旁的宜宾市翠屏区赵场街道办平滩村处看见,一只塑料口袋,口袋外有近20只鸭,在20多只鸭子旁边还有一堆被挖过的泥土,泥土中还露出了鸭脖子和鸭腿。“这些鸭子是17日晚上丢在这里的,第二天我们就向街道办汇报了,汇报后街道办也来到这里对于这些不明死亡原因的鸭子进行了处理,大约有200只。至于具体怎么处理的就不是很清楚了。”家住平滩村,每天上班都要路过这里的市民范宴华说,很多村民都怕是因为“禽流感”死亡的,所以就绕道而行。在上周路过的学生都很好奇,但是大家都害怕,在发生后他们路过这里都绕的很远的地方。“其中8口袋已经埋了,但是埋得不是很深,其余的还有20多只没埋。”一位村民说。翠屏区赵场街道办畜牧兽医站站长说,在17日接到通报后便带人来进行了处理,经检查该死亡的100多只鸭属于长途运输中挤压死亡,不是禽流感导致,对路过市民影响不大,这些死鸭从何而来将进一步追查。

(记者 曾江 摄影报道)。

反扒 队员 市民

上一篇: 西安:正风肃纪真抓实干 以优良作风开好局

下一篇: 评论:哪些“重量级人物”在为山寨学会站台



发表评论:
相关推荐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琪花分类网 版权所有 1.366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