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子候诊室与女童抢电视 大声咆哮将其眼角戳伤


 发布时间:2020-09-30 16:10:54

据台湾媒体报道,台湾一名会有癫痫疾病的小学女童,日前开学后家长向校方请假2周,不料却在26日清晨,发生女童从住处坠楼身亡的悲剧。根据警方调查,女童的父母因为工作关系分居两地,平日女童跟母亲住,前2天才由父亲接回,但女童事发前曾向父亲表示想回去找妈妈,母亲得知后泣不成声,父亲则是自责不已。这起案件发生在26日清晨6时左右,38岁的陈姓男子和35岁的黄姓妻子结婚10多年,2人感情不错并育有1名9岁、就读小三的女儿,但女儿患有癫痫。夫妻两人原都在高雄市永安区工作,3年多前陈男在楠梓区购屋后坚持搬过去住,黄女不愿将时间往返在交通上而住在娘家。女童因为有癫痫,黄女在24日上午带着女儿到荣总就医,医师表示控制还不错,交代要持续服药多休息,母亲因此向校方请假2周让女儿专心休养,并要丈夫带女儿到楠梓照顾。

26日凌晨6点左右,女童向父亲表示想回去找妈妈,当时他在厨房准备早餐,女童说完话后转身离开。不料陈男却发现女童爬上阳台,他见状吓了一跳随即冲过去,但女儿却已经坠楼,送医后仍不幸身亡。母亲得知后无法置信,几乎泣不成声,直说“她年纪那么小,怎么可能会自杀??而父亲在侦讯时也六神无主。学校师长得知后难过不已。

发生在15年前、震惊台湾社会的空军作战司令部谢姓女童性侵命案,案情出现大翻盘。检警专案小组重新监定当年军方扣案证物,发现遗留在案发现场窗户的半枚掌纹,与曾在空总服役的士兵许荣洲吻合,28日至新北市三重住处逮人,许坦承犯下此案,与已遭伏法的江国庆无关,台北地检署以许嫌杀人罪嫌重大,且有逃亡之虞,漏夜向法院声请羁押获准。在检警逮捕凶嫌许荣洲那一刻,当年军方火速枪决上兵江国庆,等于确定是冤案。但始终相信江国庆清白的江某父亲江支安,却来不及等到儿子沉冤得雪,就已在去年过世。1996年9月12日,5岁谢童被发现陈尸在空军作战司令部福利餐厅厕所外水沟旁,法医解剖验尸,证实女童先被闷死后,遭钝器插入下体造成撕裂伤。

10月4日,空军以上兵江国庆自白宣布破案,江国庆在审理时翻供,指遭刑求才坦承犯案,初审被依强奸杀人罪判处死刑,来年3月,台湾军方覆审,以证据不足及江国庆被刑求,撤销判决发回更审,但空军作战司令部仍交由前次相同的三位军法官审理。事实上,就在江国庆有罪定谳前2个月,许荣洲在1997年5月间趁着当兵休假时间,犯下台中大中保龄球馆性侵女童案,遭收押并“自首”是他和友人性侵并杀害谢姓女童。当时许嫌能清楚描绘犯案现场、犯案细节,对于性侵动作、血迹泼溅高度、女童所穿衣服,都能清楚描述,但之后又全盘翻供,称“是别人告诉我江国庆如何性侵女童”。由于相关细节从未披露,也让检方认为他涉嫌重大。

军方最后仍判处江国庆死刑定谳,并在1997年8月13日火速执行枪决。台“监察院”历经7年调查,去年纠正军方,并公布调查报告,认定是军方非法取供,怀疑真凶是许荣洲,函请法务部门重启调查。去年6月,台“最高检察署”督导台北、台中地检署与军高检署组成专案小组,一并追查军方刑求取供、以及怀疑许荣洲所涉及的谢童遭奸杀案、台中女童竹竿性侵案。专案小组自去年7月间起,密集召开专案会议,就案发时间曾在空总服役的士官兵逐一清查,并会同刑事局监识中心检视当年军方所有扣案证物后,将案发现场留存之指、掌纹,与当年营区士官兵采集之指、掌纹重新监定比对后,发现当年案发厕所窗户横隔木板上擦拭血痕下方所遗留之掌纹,与许荣洲相符。

而且横隔木条上之血迹,也检出谢童DNA,专案小组勘查发现,谢童当年遭凶手杀害后,系由厕所窗户之横隔木条间隙推落至厕所后方空地,与当时犯下多起女童性侵案在台南军监服刑的许荣洲自白大致相符。去年9月,许荣洲服刑期满出狱,专案小组调阅全部卷证资料,全面清查,并逐一传唤当年在营区餐饮部、理发部工作的员工、服役士官兵,还原现场迹证。经台中地检署承办检察官黄如慧半年多的搜证后,认为许荣洲涉嫌重大,昨天指挥台中市警局传唤许荣洲到案。据了解,许荣洲到案后,当庭坦承是他犯下谢童性侵命案,对于性侵动作、血迹泼溅的高度,也一一说明。台中地检署认为许涉嫌重大,当场逮捕,将许嫌移送北检侦办。

彰化一名12岁、读小六的女童偷拿家中的钱后跷家20多天,到处流浪。五天前她在屏东市一家网咖涉嫌偷店员5000元,跑到新竹、台中等地玩了一圈后,前晚又回到偷钱的网咖店,被店员认出扭送警局。在派出所女童假报八名同学名字耍警员,被警员识破,最后因再也报不出其它名字,才坦白说出自己的名字,警方将女童依窃盗罪嫌函送少年法庭,并核对协寻人口资料后,通知女童在彰化的家人。女童父亲接获警方通知表示,女儿从五年级就常跷家,上月13日女儿偷拿了家里3万多元离家,只得报警协寻,夫妻俩对女儿都很头痛。办案的刘警员说:“真是人小鬼大,干警察二十多年,还没遇过这么鬼灵精的孩子。” 警方调查,黄姓女童父母务农,有一个哥哥,可能是父母忙于工作,忽略管教女儿。女童则向警员说:“因妈妈只会骂我,哥哥只会欺负我,所以才跷家。” 女童长得十分瘦小,却穿着高跟鞋,带着一个小皮包,一副小大人打扮,离家后便搭客运车一路南下,走遍中南部各主要都市,晚上多半窝在网咖过夜。

五天前她到了屏东市,因身上钱花得差不多了,涉嫌偷一家网咖曾姓女店员皮包内5000元,过程被监视器拍下。女童有了钱便回头往北走,最北到新竹市,然后再度往南,前晚又回到屏东市她偷钱的网咖店,被曾姓店员逮个正着。女童还骗曾女家住东港,害曾女带她到东港才知受骗,将她送交警方处理。女童在派出所又假报同学名字和电话,警员查证发现被骗,女童又再报另一个同学的资料,如此一连报了七、八个,其中一名赖姓家长接到警方电话,还以为是诈骗集团,痛骂:“我女儿就在楼上,你说什么鬼话。”女童无法再编名字后,向警员吐实自己的名字,警方对照协寻人口资料,确认身分,通知女童家人。美和技术学院社工系王秀美教授表示,女童爱偷窃、跷家、说谎,是长期缺乏关怀,或被大人责罚所致,故女童易将大人视为敌对对象,以谎言当武器,即便面对警方追问身分,明知自己犯错,但心理上却选择逃避,因而谎话连篇。

女童 林妇 眼角

上一篇: 郑立中谈两岸两会协议执行四点经验

下一篇: 厦门向台湾人才推出近3000个就业见习岗位



发表评论:
相关推荐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琪花分类网 版权所有 0.568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