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去年对大陆出口1147亿美元 再创历史新高


 发布时间:2020-11-30 09:30:04

两岸娱乐圈风靡“小鲜肉”,从大陆“捉妖记”的井柏然,到台湾“我的少女时代”的王大陆,吸睛又吸金,随这批颜值高、人气旺、钱景好的新生代男星水涨船高,台湾知名制作人、经纪人柴智屏预言“将掀起一场抢占小鲜肉的市场风暴!” 柴智屏挖掘、捧红多位小鲜肉,从当年F4到现在的柯震东、王大陆,她的群星瑞智国际娱乐公司也被称为小鲜肉制造工厂,创造的“小鲜肉经济”惊人。如F4主演的“流星花园”,版权热卖海内外12个地区,柯震东演出“小时代”在大陆窜红,一下子多了十多个代言。柴智屏透露,发掘新人,关键是找到一部适合的戏,让他们的特质和魅力被看到;现今微博、脸书发达,已没有塑造形象这件事了,而是更要接受他们原本的特质,朝自然性格去开发,培养艺人的手法也须翻新。以下为柴智屏专访摘要。问:如何解读“小鲜肉”现象? 答:我第一次听到,是在大陆监制“小时代”时期,直觉不雅,艺人干嘛用小鲜肉代称?但近2年“小鲜肉”已成为新生代受欢迎年轻男星的代名词。小鲜肉男星的特征有,长相帅、许多在25岁以下、不能太娇小、瘦弱,要有点肌肉。问:挖掘、捧红年轻偶像的诀窍? 答:通常看新人,首先确认五官长相要上镜头,再来观察和确认个人特质魅力,把比较让观众喜欢的特质做开发,再以培养演员为前提,做表演训练和形象包装。

如王大陆,原本皮肤白、牙齿大,笑起来开朗,但男人味不够,所以建议他晒黑,呈现有点酷酷坏坏的形象。艺人定位很重要,第一眼符合制片和导演想象的角色,才易拿到演出机会,艺人长相特质和状态也要让观众觉得好看,在脑海形成印象。电影尤其如此,年轻男星毕竟经验不丰富,外界不会期望演技多厉害,而是呈现他讨人喜欢的特质。问:比较今昔小鲜肉的差异? 答:年轻有魅力的男性一直是吸睛焦点,可以为戏剧加分,古今最大差别在,观众和粉丝看待他们的想法、态度已经改变。之前的F4,看起来比较有神秘感,但现在网络、手机、微博等发达,明星私下生活全都露,观众开始接受原来明星生活和一般人一样,我们培养艺人也要更接受他们原本的特质,朝自然性格去开发,已没有塑造形象这件事了。问:造星成功方程式? 答:就是天时、地利、人和。当年拍“流星花园”,华人地区甚至日本除外的亚洲都没有男偶像,我是第一个用这么多帅哥拍出观众喜欢看的偶像剧,红遍亚洲12个地区,流星花园和F4营收就有上亿元,不包括F4出唱片、演唱会等。在台湾影片不景气时,我们拍“那些年,我们一起追的女孩”,成为青春片的经典,在香港票房打破华语片纪录。这些都是我们在对的时间点,第一个做出这些事情,很容易被记住。

人物名片 蓝博洲,台湾知名历史作家,统派人士。大学时认识台湾左翼作家陈映真,从此开始关注台湾“白色恐怖”时期的历史事件,开启写作生涯。代表作品《幌马车之歌》(电影《悲情城市》部分情节来自此书)、《沉尸·流亡·二二八》、《共产青年李登辉》及《台共党人的悲歌》等,在两岸影响深远。在台湾名导侯孝贤眼中,他是“咬住历史不松口的大牛头犬”;在熟悉他的大陆学者眼中,他是“文化界的福尔摩斯”;而他也这样描述自己:“为了掌握历史细节,我的写作过程就像特务一样,只是目的、动机有所不同。”他,就是台湾知名作家蓝博洲。在蓝博洲笔下,湮没于荒野的台湾历史片段一点一点地呈现在世人眼前,显露出鲜活的生命力。昨日上午,蓝博洲来到厦门大学台湾研究院,讲述自己的写作生涯,讲述新作《台共党人的悲歌》。《台共党人的悲歌》有望明年在大陆出版 20多年的写作生涯,留给蓝博洲的不是功名利禄,只有一部又一部分量十足的作品。最新这本《台共党人的悲歌》,据蓝博洲介绍,被经历过台湾“白色恐怖”的“政治犯前辈”评价为“比以前写的都好”。

他也自嘲,“这本书当然不会得奖,因为台湾没人敢研究台湾共产党的历史,也没人敢写有关台共的书”。《台共党人的悲歌》的封面上,印着一个旧痕斑驳的信封,这象征着蓝博洲在完全没有史料的情况下,深入海峡两岸民间找寻线索的艰辛与执着。他介绍,这部报道文学作品透过张志忠、季澐及杨扬一家三口的悲剧故事,“从历史的积土中,挖掘1950年代‘白色恐怖’下牺牲者的群像,诉说一段不为人知的悲壮台湾近现代史”。虽然1998年中共中央组织部追赠了张志忠夫妇“革命烈士”称号,但张志忠是谁?他与台共是什么关系?他经历了怎样一段与中国近现代史紧密相连的革命生涯?对此,不仅大陆人不了解,台湾人也大多不知道。但蓝博洲偏偏就掘地三尺,从家书中找资料、探访各种可能的相关者,直到拼出一个完整符合逻辑的历史故事。而写作过程中向大陆相关人士查证史实的往来书信,无意中也成为了独一无二的史料。蓝博洲说,自己希望尽量掌握历史细节,把革命志士的人性化一面写出来。据悉,这本《台共党人的悲歌》明年有望在大陆出版。想写“台共三部曲”扭转被诬蔑的历史 提到台湾共产党,因为其发展历程曲折,又遭遇1950年代“白色恐怖”禁忌,普通人对此不甚了了。

听说过“台湾共产党”这个名词的,多半也是因为前民进党人士王老养近年来成立的同名政党。蓝博洲认为,台共研究之所以“没成果”,就是因为在“台独”势力兴起所谓“台湾史”热潮以来,研究台共始终是一件很冷门的事。即使有一些民进党人士曾做过相关研究,也刻意将台共与中共切割,“但事实上,1945年台湾光复之后,台共就在组织上回归了中共”。因为关注“白色恐怖”时期的历史,因为常年研究台共、写作相关作品,蓝博洲笑称自己因此被扣上了“统左派”的帽子。在他看来,民进党利用“二二八”事件抢夺意识形态话语权,误导大众对当时台湾青年的身份认同问题。“其实当时的台湾青年是从对‘白色祖国’的失望,转而对‘红色祖国’的向往,并非大量转向主张‘台独’。”为了让这段被诬蔑的历史反转过来,蓝博洲说自己想要写“台共三部曲”(按照台共不同历史阶段划分),让大家了解真实的台共党人。两岸深化交流须清理意识形态糟粕 据蓝博洲介绍,1949年之后,台湾的进步历史彻底结束,日据时代留下来的社运传统亦彻底断绝。

而在“白色恐怖”的漫长年代里,台湾民众接受的是“反共”、“恐共”的思想教育。以至于台湾社会的“反共”痕迹无所不入,这种意识形态至今没能得到彻底清理。“在台湾,骂一个人‘阿共仔’是非常狠的话。”而这种声音,似乎又常在绿营人士嘴里听到。这种意识形态糟粕作祟,为两岸交流深化带来的是无形的顾虑与偏见。“台湾的中国人认同比例在下降,但一边又希望在经贸领域大陆能对台让利。”在蓝博洲看来,虽然许多陆客最大的愿望就是能去台湾看一看,但在台湾,还是有人对陆客怀有偏见。要解决两岸交流领域的深层次问题,蓝博洲特别强调,“清理旧有的意识形态非常重要”。(海峡导报记者 燕子)。

台湾 大陆 历史

上一篇: 美国务院官网中国版图包含台湾 台当局又跳脚了

下一篇: 台湾游览车事故又1人宣告不治 死者增至33人



发表评论:
相关推荐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琪花分类网 版权所有 1.271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