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八仙尘爆医护人员津贴超伤员医疗支出 外界抨击


 发布时间:2020-11-23 10:40:24

适逢炎热夏日,全台飙高温,依据台当局“卫福部”统计,今年5月至7月14日全台因热伤害就医人数已突破千人。“卫福部”呼吁民众多喝水、穿宽松衣物避免热伤害。全台热得像颗烤番薯,台湾“气象局”预报中心主任郑明典14日表示台北天气已接近“热浪”。根据“卫福部”统计,全台因热伤害就医人次,今年5月有330人、6月527人,7月截至14日共有216人,短短2个半月已有1073人热到送医。依据台湾“气象局”未来一周天气预报显示,各地大多属于高温炎热的天气。尤其今明2天大台北地区气温恐突破37度,东南部地区也有焚风发生的机率。婴幼童、65岁以上长者、慢性病患、服用药物者、户外工作者、运动员或密闭空间工作者及过重者等,都是热伤害高危险群。(高旭)。

遭年近八旬黄姓男友割下五官的47岁祝姓女子,经急救和初步修补受伤组织,昨天病情稳定,只是还不知道已被严重毁容,昨天还说“他对我很好”,令医护人员更加为她难过。祝女告诉医护人员说,黄男先在她的脸上淋不明液体,她手脚被绑住,动弹不得,她痛得闭上双眼,想不起来发生什么事。彰基司法精神医学中心主任王俸钢表示,祝女受到很大惊吓和创伤,出现很典型的重大创伤症候群,会选择性的记忆一些事,遗忘一些极痛苦的事,因此无法清楚记住被重伤害当下的每一个环节。整型科医师施博淳说,祝女的伤口覆盖纱布,她大概知道受伤,没办法感觉受多严重的伤,不幸之大幸是视力应该没受损,昨天可以看见光与人影。

“唇部的表现肌肉群全部受损,以后难有灿烂笑容。”施博淳表示,嘴唇周边肌肉与笑容有密切关系;祝女颜面损伤部位多,重建难度颇高,大修补至少五到十次,精细修补数十次,这样的严重损伤,再怎么修补都会留下永久性伤痕,外观不自然。祝姓女子平日保养得宜,容貌和身材看起来比实际年龄年轻,前天下午从手术麻醉中醒来,相当关心的是整型后疤痕尽量不明显,医护人员和她的家人都没提及严重毁容,都安慰她先好好休养。医护人员昨天关怀她,祝姓女子谈起平日与黄男相处情形,语气平静地说“他对我很好”,然后又问整型手术和修补疤痕的事,让医护人员感觉她似乎没怨恨黄男,祝女的家人虽很气愤黄男手段凶残,但怕激动情绪被祝女察觉病情严重,都保持和缓态度。

王俸钢表示,祝女不知容貌被严重毁伤,心里想着全是修补脸部伤痕,还没对黄男产生很大恨意,这样的情况对祝女反而好,希望、乐观的正面情绪能使身体较快复原。

台当局“卫福部”稽查公文外泄案,“闯祸”的屏东县府早在17日检方传讯时就知情,直到昨天“立委”费鸿泰爆料才“认了”,但说法一日数变。屏东县卫生局等五个局处长因9月爆发的馊水油案原定今天下台,昨天又发生泄密案。县府昨上午举行记者会,由副县长钟佳滨和涉嫌泄密给顶新的食卫科稽查员蔡青蓉出面说明。蔡青蓉会中出示“卫福部”电邮内容,称“不小心误传”,直到屏东地检署找上门,她才知道“疏忽了”。钟佳滨则强调,从强冠油案至今,“县府与‘卫福部’往来的电子邮件、公文都没有机密级标示”,都不知道“卫福部”转来的是机密文件,县府并没有泄密。钟佳滨表示,“卫福部”公文指顶新进口越南大幸福饲料油品,要求稽查顶新取得该公司油品相关数据,因电子公文未标注机密等级,蔡青蓉才将公文传真给顶新。下午国民党屏东县党部到地检署申告县长曹启鸿、钟佳滨和卫生局长李建廷等人渎职,钟佳滨在1小时后,到地检署送件自请调查。钟佳滨表示,外头有人认为县府有“门神”,为澄清此事,特别带着与“卫福部”往来电子邮件,希望地检署调查清楚。昨晚7点半换曹告费鸿泰,对于国民党按铃提告,曹启鸿回呛,“要告就让他们告吧,我已经被国民党告过N次了”。

只狡辩不道歉 屏县府疑涉渎职 台湾《联合报》今天发文说,台湾食品安全风暴未平,屏东县府继之前老农检举馊油五度碰壁,昨又传出稽查人员泄密,屏东县府一再“出包”原因何在,县府该给社会一个交代。彰化检方前天起诉魏应充,检方与魏的辩护律师在接押庭上激烈攻防的过程中爆料,指检方搜索顶新、味全时,发现味全总公司的计算机数据里,竟有“卫福部”要求稽查顶新屏东厂的文件外泄。顶新混油案搞得全台人心不安,受波及的厂商几乎每日一爆,民间不满情绪反映在抵制顶新的“灭顶”行动上,在这种氛围下,竟还有官方稽查文件外泄给顶新,已有渎职之嫌,不能只以乌龙搪塞。昨天真相浮出,文件外泄的竟是负责稽查的屏东县府卫生局科员,屏东县先说是一时“疏忽”,把不该传的文件传给顶新,之后又辩解外泄的文件不是“机密”公文。到了下午,看这把火无法平熄,副县长及县长纷纷到地检署按铃,“自清”动作之大少见,但从头到尾不见县府官员为“一时疏忽”说声抱歉。姑且不论外泄文件是否属机密,顶新屏东厂是被稽查对象,负责稽查的人员,竟把签文先打印再传真给顶新,这么“周到的服务”,不是一句“疏忽”就能敷衍过去。检视屏东县府处理食品安全“不作为”的态度,可说让台湾民众印象深刻。

馊水油案,老农四年五次向县府检举没有下文,县府的不作为让老农寒心,只好自行搜证交给台中市警方,才让黑心油商接受司法制裁。事后屏东县府迫于社会观感,同意包括卫生局长在内的5名局处首长请辞,却又“拖泥带水”把生效日订在11月1曰,也就是今天,“带职请罪”的结果,是卫生局又出包。“屏东县府到底怎么了?”之前坐视馊油检举,如今更变本加厉,把公文外泄给被稽查顶新。这种行为恐已非疏失,背后是否有不为人知的因素,县府及屏东检方都该给个交代。令人遗憾的是,屏东县府面对各方质疑,只急着撇清自己不是混油案的“门神”。县府是不是门神,得接受社会公评。泄密案只见撇清不见检讨,难怪自馊油案后,“屏东是馊油故乡”就成了全民共识。

津贴 医护人员 卫福部

上一篇: 民进党台南县党部遭窃 初步分析与政治无关

下一篇: 桃园周末举办联合婚礼 80对新人将拥吻99秒(图)



发表评论:
相关推荐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琪花分类网 版权所有 0.146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