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受刑人自制卡通厕所成“娇点”(图)


 发布时间:2021-01-14 03:30:18

陈姓出租车司机今天(3日)清晨被发现猝死在台东火车站厕所,医生抽血检验,有低温、缺氧现象,台东市清晨摄氏15度,池上则是9度低温。今天清晨6时左右,台东火车站女清洁工前往厕所打扫,残障厕所打不开,疑似有人在里面,清洁工等到约8时,厕所尚未打开,于是她以自备钥匙打开,吓了一跳。清洁工说,她打开厕所门时,看到1名男子倒在地上,她赶紧报警通知铁路警察,警察发现男子已无心跳,于是通知救护车将男子送到医院。台东县消防局表示,男子被发现时已无心跳,且身体冰冷。台东基督教医院表示,抽血检验,男子出现缺氧低温、心律不整状态,还有肝硬化。台湾气象部门台东气象站表示,台东市区今天清晨摄氏15度,火车站靠近山区,温度更低,台东纵谷温度这几天都是10度以下,池上乡清晨9度。

前高雄监狱典狱长陈世志的女儿在网上贴文为父亲叫屈,她表示爸爸真是白卖命近40年了。前高雄监狱典狱长陈世志的女儿今天凌晨在网上贴文,“我知道他是怎样的人,他是教会我正直与正义是什么的人”。高雄监狱2月11日发生6名受刑人夺取枪械挟持陈世志等人事件,经14小时谈判后以6人持枪自杀收场,一度传出陈世志是自愿换为人质,外界也视为英雄,但“法务部”26日的续行调查报告,指陈世志是被挟持,将他与副典狱长赖政荣各记一大过并调职。陈世志的女儿说:“认识我的人就知道我是黑羊,我最讨厌自家人挺自家人这句话,我连选举都跟自家人选不一样。” 她表示:“我父亲任公职,最近好像新闻多了点,他是原高雄大寮监狱典狱长。我知道他近40年的公职生涯中总是戮力从公,始终清廉有原则,有些事我还在生他的气,很多事我们的立场不同,但我知道他是怎样的人,他是教会我正直与正义是什么的人。

” 她在网上透露日前父亲说了一件事,“他说他今天偷偷的把车擦干净。我问干嘛要偷偷,擦车很好啊,被看到刚好证明你勤劳又节俭。”父亲说:“被看到可能会说我这种非常时期还闲到可以擦车。一件事会有很多种叙述方式。”。

高雄监狱挟持事件落幕,熟悉人质谈判的警官认为谈判过程有检讨空间。他说,全世界面对歹徒挟持人质谈判时,有五项要求条件是不能妥协,包括枪械武器、毒品、酒精、释放其他囚犯及交换人质;这次的谈判决策者,显然没能做到上述规范。他说,自己虽不在现场,无法体会狱所人员、人质的感受,不过客观上看起来,当天同意交换人质是一个错误,尤其还是重要人质;他认为身为指挥官的典狱长自愿换囚,虽然是英勇负责表现,却给了歹徒更大的谈判筹码,无形中增加了后续援救困难度。提供酒精不允许,是因酒精和毒品一样,会影响歹徒心智,可能让对方做出冲动决定;他认为高雄监狱挟持事件中以提供高粱酒换取戒护科长获释,是指挥官基于“人质优先”的权宜考虑,属于紧急状况,是否合宜见仁见智。“有条件才能交换条件!”这名警官说,挟持典狱长对六人来说是很大的筹码,狱所和警方必须提供更多的利益才来和对方谈判,在这样的条件下,犯嫌最后仍无法成功逃脱、人质均安,算得上很不容易。

“法务部长”罗莹雪表示,谈判SOP(标准作业程序)建议不该给绑匪酒精饮料和毒品,以免绑匪绪噪动,误做判断伤害人质,第一线谈判的检警知道此一规定,直到典狱长陈世志告知生命受威胁,且郑立德在电话中口气明显不安,谈判人员才决定提供啤酒,被退回后才再提供两瓶高粱,这是不得已的作法,目的是安抚六人情绪,确保人质平安,事后证明没有错。典狱长陈世志与戒护科长王世仓与电视政论节目电话连线,也被批评不恰当。罗莹雪表示,当时是高雄市前市议员李荣宗进监,在受刑人旁与外界通电话,顺便请典狱长沟通,让外界知道他们的情形,有助缓和内外紧绷的情绪。谈判折冲过程,因受刑人先要求“署长”念完诉求就放一人却食言,致与检警后来协调不顺。她说,后来六名受刑人不想见家人,拒绝“矫正署长”吴宪璋带家属入监,且因误认警察会跟着进去,开枪制止。

她认为,情势瞬息万变,稍一不慎就有生命危险,不是在场的人无法体会。

高雄监狱六囚夺枪挟持典狱长事件,“法务部”惩处报告昨天出炉,调查认定,受刑人砸坏枪械室抢夺枪弹时,戒护科长未向典狱长陈世志报告,让受刑人仅花20分钟就取得枪弹,显见陈世志平日督导无方,行事轻率,记大过调职。调查指出,挟持人质事件爆发后,戒护科以电话通报“矫正署”说明监狱发生收容人持枪胁持事件,“矫正署”即命监狱密切通报,以掌控现场状况,但监狱却未派专人联系,副典狱长赖政荣还指示同仁以“在演习”为由,搪塞媒体查证,显见赖督导不力,应变处理能力不足。事件落幕后,“法务部长”罗莹雪一度称赞典狱长陈世志“勇于任事,处置得宜”,但陈世志却被爆料是持枪脱困,赖政荣还对媒体撒谎。“法务部”坦承陈世志处置过程有不为人知的疏失,要求“矫正署”尽快提报惩处名单,昨天惩处名单出炉,依据受刑人脱逃路线,共分为四阶段对不同人员奖惩。首先是“工场至卫生科阶段”,受刑人郑立德等六人以左手骨酸痛为由,于2月11日申请看骨科门诊,受刑人离开工场通过管制点时,管制哨主管刘员麟、中央台主管吴德晋未落实检查,导致受刑人持预藏剪刀、尖锐钢条胁持人质,刘、吴涉有疏失。其次是“窜逃接见室、中门阶段”,受刑人冲入接见室,奔向物检室途中,不但攻击调查官郑惠仁等人,还用剪刀猛刺接见窗口,企图脱逃,但发现不易破坏,转往接见室。

当时支持的管理员赖文源应变能力不足,未积极抵抗反遭胁持,导致受刑人顺利抵达中门,最后因无法破坏第二道门,只好离开转往戒护科,赖因此涉有行政疏失。第三是“破坏械弹室及抢夺械弹过程”,受刑人胁持赖文源进入戒护科后,再胁持江姓替代役男当人质,接着再用尖短钢条、灭火器等物品,连续破坏械弹室三道铁门,取得长短枪十把、子弹223发。事件发生过程中,中央台人员、戒护科长、副典狱长皆未向典狱长陈世志报告,显见监狱指挥体系散乱,纵向联系不良,足见陈世志平日督导无方,紧急事件无法有效领导指挥,最后连自己都被胁持,涉有疏失。最后是“窜逃至车检站阶段”,高雄监狱教诲师张俊冠违背指挥官不让任何人进入现场之指示,擅自引导前议员李荣宗携带小型电视给受刑人,导致受刑人利用李的手机与媒体联络,引发人质受现场节目访谈争议。

受刑人 厕所 典狱长

上一篇: 台媒称“杜鹃”登陆台湾1死24伤 逾7千人紧急撤离

下一篇: 原"竹联帮"大佬护送郭冠英 曾"护驾"陈云林(图)



发表评论:
相关推荐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琪花分类网 版权所有 0.140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