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父母照杀不误 台北捷运凶犯在牢房语出惊人(图)


 发布时间:2021-04-18 22:02:20

台湾云林县惊传杀人弃尸案,凶嫌黄翊桥(33岁)疑因金钱纠纷,在斗六市一家汽车旅馆内勒毙从事按摩工作的女子苏家祺(29岁)后,将尸体弃置到嘉义县番路乡触口村偏僻地点,凶嫌随后南下高雄躲藏,因受不了良心谴责企图自杀时,向赶到处理的警察坦承杀人,案情才曝光。警方24日下午将凶嫌带回云林模拟行凶过程,全案正由云林地检署指挥侦办中。高雄市苓雅区23日深夜有一名男子企图跳楼自杀,警察赶往劝阻,这名男子突然向警察透露他是因为犯下了杀人弃尸案,受不了良心谴责才想寻短,而尸体就丢弃在嘉义县山区。警方于是将黄嫌凶嫌连夜带到嘉义,果然在番路乡触口村,与阿里山公路相连的一条产业道路旁,找到了被弃置多天,用被单包着的被害人尸体,警察打开一看,尸体全身赤裸,头部以毛巾包住、外面再用胶带和多达七层塑料袋套住。被害人身分确认是1984年次在斗六市从事按摩工作的女子苏家祺,被杀弃尸时间是5月15日,尸体已经开始腐烂,但因连日阴雨,并没有发出强烈恶臭。

警方调查,凶嫌黄翊桥是到按摩店消费,结识苏姓死者,二人往来密切,死者经常向凶嫌借钱,进而衍生金钱纠纷,5月15日相约外出前往斗六市一家汽车旅馆,又因一笔25000元(新台币 下同)的欠款爆发口角,凶嫌愤而痛下杀手将女子勒毙,并以被单包裹载往斗南镇另外一家汽车旅馆清洗,随即弃尸到嘉义县番路乡山区。黄姓凶嫌24日被带回命案第一现场模拟行凶和尸体处理过程。旅馆业者表示当天凶嫌近9点入住,下午1点左右离开,只说要出去买东西没说要退房,事后清点,房内短少了二条床单和一个枕头。由于命案发生第一现场和被害人住处都是在云林县,目前全案已经移交云林地检署指挥警方继续侦办中。

台湾两名初三女生毕业前夕对同班三名女同学不满,趁实验课偷走硫酸铜、硫酸锌粉末,掺杂粉笔灰后对同学的水壶加料,同学饮用后腹泻、肝功能异常,住院十余天。高雄警方获报调查,下毒女同学坦承恶作剧,但不知会那么严重,讯后7日依杀人未遂、伤害罪送办。高雄警方指出,下毒的涂姓(16岁)、朱姓(15岁)少女,今年3月就读阳明初中三年级时,因与同班王姓、李姓、徐姓三名女同学(均15岁)不和,决定教训三人;涂与朱女趁理化实验课时,偷偷将硫酸铜、硫酸锌粉末以纸包裹后带走。两人上网发现,两种粉末误食会呕吐、腹痛、腹泻,认为不会有重大伤害,4月3日下午上体育课时,自愿当值日生留守教室,将粉末掺杂粉笔灰加入三人水壶内。下课后,徐姓少女返回教室喝水发现异味,吐掉不敢再喝,但王、李则喝下不少化学毒水。王、李两女当天剧烈腹痛被家长送医,出现恶心、腹痛、腹泻、消化性溃疡、肝功能异常,住院十余天;导师获报后,从同学口中得知涂、朱两人曾向同学炫耀在三人水壶中加料。受害家属共求偿300万元(新台币,下同)不成,上月底愤而提告。承办警官说,朱女因不满王女在网上谩骂“你去死”,涂女则是不满徐女在毕业旅行时,塞一张“去死”纸条在涂女棉被下,所以才会决定在三人水壶下毒;警方侦办后昨将全案依杀人未遂及伤害罪,移送高雄少年及家事法院审理。

律师叶铭进指出,此案须看下毒者是否有蓄意致人于死犯意,若有便涉及杀人未遂罪,可处五年以上有期徒刑,若单纯恶作剧,可能是普通伤害罪,可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

16岁林姓少年想替摆路边摊的父母分担家计,到便利商店做大夜班。10月21日他请清寒同学吃店内下架、禁止贩售的过期食品,总金额105元(新台币,下同),店长得知大发雷霆,怒告少年“业务侵占”,吓得少年不敢工作、不敢上学,担心背上前科,整日郁郁寡欢。少年的父母表示,超商店长与他们谈和解,和解金从3万变成2万,“吃100元的东西,也很有诚意道歉,却要赔2万元,我们实在无法接受!”警方受理报案,由于业务侵占罪属公诉无法撤告,若家属与超商和解,仅能作为少年法庭日后裁处衡量。林姓少年的母亲说,儿子就读夜校,希望为摆路边摊小吃的父母分担家计,9月主动到中坜市某全家超商打工大夜班,10月领到生平第一份薪水1万余元,很有成就感。她10月底突然接到超商电话,指孩子请同学在凌晨偷吃仓库的过期食品。少年母亲说:“店长直接要和我们谈和解赔偿,我吓得都慌了!”她与先生带小孩道歉,看了监视器画面,小孩果真邀3、5个好友吃过期食品,小孩自己吃一口面包,还递给同学分享。她希望超商给小孩改过机会,不要让少年留下污点。

店长自行调查,发现林姓少年支持其它分店大夜班时,也请同学吃下架的过期食品,总共4次,连他在内共7名少年偷吃,总金额不到1000元。店长先提告,又要求3万元赔偿,后协调至2万元,但双方对金额有歧异,尽管由桃园县议员梁为超出面协调,仍没共识。少年父母上周三带儿子与其它同学到警局,再次向店长鞠躬90度道歉,少年在警局“罚站”半小时,听父母与店长激烈争辩。事后叹气说:“自己不懂事,给爸妈带来困扰,真的很不应该。”少年事后被辞去工作,因学校老师也知情他闯祸,一度不敢上学。少年说,他同学都是单亲或清寒家庭,他出于好意,心想过期食品也只能当饲料或丢弃,不如趁同学来探班,当宵夜请客。他们真的只是“充饥”,吃了豆浆、面包,没再多吃其它东西,他被提告的10月21日那次,甚至只吃了105元,却被要求赔2万。他看了父母为他低声下气,之后又为和解金吵得面红耳赤,心里更愧疚。少年母亲则说,她在中坜邮局附近卖炒饭小吃,即日起让清寒学生花10元享用“爱心晚餐”,宁愿亏钱帮弱势,也不要把钱赔给狮子大开口的超商。

郑捷 同学 杀人

上一篇: 证严法师:岛内媒体让台湾失去信任

下一篇: 蔡当局遭民调“打脸” “最会沟通”成讽刺



发表评论:
相关推荐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琪花分类网 版权所有 0.235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