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平:“时代力量”与民进党未来将矛盾不断


 发布时间:2021-05-04 04:34:52

国民党“立委”为了抗议“前瞻”,连续两晚夜宿议场,谁料今日晚间竟传出与民进党达成协议通过“三读”。消息一出,即引发支持者不满,批评国民党太过软弱,台湾“中时电子报”报道,不少国民党“立委”办公室“电话被打爆”,“蓝委”助理接民众抗议电话接到手软。对此,国民党团召开记者会解释,“前瞻条例”“三读”通过只是第一阶段,下周国民党将在“立院”会中严审“前瞻”预算内容,届时才是真枪实弹。据台媒报道,“立法院”临时会7月3日起处理“前瞻基础建设特别条例”草案。国民党“立法院”党团搬睡袋夜宿议场3天2夜抗争。经过密集协商,朝野今同意,将8年8800亿(新台币,下同)的预算,缩为4年4200亿。

尽管“立院”通过的“前瞻条例”中,无论是预算金额还是时长,相较民进党所提的最初版本,都遭到“腰斩”;但此前已“拼前瞻”拼到“红眼”的台当局领导人蔡英文,听闻“前瞻”过关后仍长出一口气,向“行政院”、“立法院”一通“感谢”,随即下令称,要把钱花在“刀口”!让“前瞻”发挥最大效果。“前瞻条例”过关引发蓝营支持者及部分网民、媒体对国民党“监督失职”的疑虑。国民党“立法院”党团书记长林为洲随即召开记者会强调,对于结果虽不满意但可接受,且这是“前瞻”的第一阶段,下周台“行政院”要把“前瞻”的计划和预算送进“立法院”,届时国民党会严审预算,也呼吁民众继续给民进党施压。林为洲指出,大家都知道民进党想做超过4年的轨道建设,但以民调来看,蔡英文连任机会不是很大。

他表示,“前瞻计划”送进“立院”时很草率。如今预算减半、期程减半,“先把总预算跟期程设定好,总额就是4200亿”;民进党想做超过4年的轨道建设,如果期满的时候,有一些工程未完成,必须经过那时的新“国会”同意。国民党团首席副书记长李彦秀抨击,民进党对“前瞻”的说法根本是呼拢所有人,将来是否延长期程与追加预算,要由四年后新的民意、新的“国会”,乃至新的领导人来决定,现在怎能断言4年还是民进党说了算? 国民党团总召林德福也强调,民进党若想再增加预算,必须经过4年后新的民意和新“国会”来确认。民进党现在采取的策略是混淆视听,未来“行政院长”林全还得到“立法院”报告与备询,所提预算内容送“财委会”审查后,再交付“院会”二、三读后才能真正生效。

目前只是第一关,“前瞻”还没结束,国民党会持续努力。“蓝委”王育敏指出,期程、预算减半是国民党最初审“前瞻”时的要求,如今通过的条例与原先版本的数字不同,国民党已达到阶段性目标,始终坚持要替人民看紧荷包。她呼吁,所有关心“前瞻”的朋友先别焦虑,第二次临时会将审查“前瞻条例”预算,届时才是真枪实弹;第一次临时会大家看到国民党“委员”夜宿议场,抵制道具也早有准备,国民党绝对强力监督预算内容,不合理的预算别想强度关山。此外,林为洲强调,“前瞻计划”已改为4年4200亿。国民党要求“行政院”原先编定的“前瞻基础建设计划核订本”须退回重拟,且必须在林全来“立法院”报告前,将新计划书送达“立院”,否则林全别想上台报告。

王育敏则表示,对于没有事前评估的新兴轨道计划,国民党会提案全数删除;若“行政院”提报过来的新计划和减列前的一样,将会反对到底。她强调,轨道建设预算如果占4200亿的二分之一,国民党绝对誓死捍卫,让预算通过不了。(中国台湾网 王思羽)。

台湾《联合报》28日社论指出,台湾“立法院”开议,“时代力量党”新人问政,获得超乎比例的曝光度。然而,从洪慈庸的绯闻,林昶佐的“我是台独”论,黄国昌的核废质询,徐永明和柯建铭因交换委员会引发的争执,都暴露该党“立委”的问政光鲜有余、而深度不足的问题。时代力量如何拿出与其社会期待相符的问政实力,将是它的大挑战。时代力量趁着洪仲丘事件及太阳花学运的风云而起,成立不到一年,即突破5%的不分区门槛,并扳倒多位国民党资深“立委”,跃居第三大党。如此快速的崛起,显示它的确抓住年轻世代的主流思维,不愧“时代力量”之名。然而,观察其与闻政治的表现,却不禁令人忧心:这股力量代表的究竟是什么样的时代?什么样的社会思潮? 不可否认,时代力量的表现深受岛内各界期许,因而能吸引这么大的关注。但也正因为期待甚深,外界对该党的整体或个人表现也会放大检验,这也是洪慈庸的绯闻、林昶佐未服兵役,徐永明和柯建铭互控等事件不断浮现的主因。

进一步说,一个新政党的问政表现,恐怕不能仅系于咄咄逼人的质询秀,而必须在专业议题上拿出够水准、够深度、够持久的立法表现;就这点而言,时代力量的“阿喀琉斯之踵”恐怕正要浮现。时代力量急于找民进党商讨交换立院委员会,主要原因,正是该党“立委”多人抽中的委员会均非他们所长。黄国昌想进交通委员会,却抽中财委会;林昶佐想去教育委员会,却抽到“外交国防”;洪慈庸也想进教委会,却抽中卫环会。问题是,“立法院”的生态就是如此,热门的委员会抢破头,冷门的委员会乏人问津;国、民两党自己内部都不够分,哪有多余之粥与新政党分享? 以黄国昌为例,他之所以要进交委会,是因为希望推动“反媒体垄断法”,以遂其媒体改革之夙愿。然而,“立委”职志只为推动一法,会不会太窄化了问政面向?进一步看,时代力量之崛起,一路上是靠着民进党或其他阵营的“让贤”而来,包括黄国昌当选,是民进党中央强迫沈发惠礼让;林昶佐出线、洪慈庸胜出,均是如此。

而如今挑选委员会,这些人还摆出一副他党有义务礼让的姿态,这种心态难道就是时代力量的民主信念?或者,它已经把“被宠坏”当成理所当然? 这也难怪,民进党“立委”段宜康在脸书上嘲讽说:“从前我们的天下,得自己打出来。现在进入21世纪,社会文明得不得了,叫别人让出来就行了。”此话虽酸,倒也道出了民进党对时代力量“天之骄子”心态之不以为然。务实地说,被林昶佐打败的林郁芳,被黄国昌打败的李庆华,被迫礼让黄国昌的沈发惠,被洪慈庸击败的杨琼璎,乃至多年来推动环保、人权等价值的“绿社盟”成员,如果有机会进入“立法院”,其表现未必输给时代力量这些“立委”;他们缺乏的,只是像时代力量那样的人气光环加持罢了。讽刺的是,时代力量竟然也向国民党团私下探询交换席次的可能性,且在被揭发后才被动承认。这种作法,岂不落入时代力量口口声声要打倒的“反黑箱”窠臼?黄国昌同一天还在脸书宣称自己如何峻拒远传前来说明中嘉案,要求一切都到公听会上说;但对于委员会交换,与国民党的私相授受却暗地进行。

外界对时代力量的期待,是希望它能扮演“立法院”的“防腐剂”,并大胆为年轻世代的生存与发展代言。若以此标准观察,时代力量的表现令人失望。原因是,他们最近的质询,多半不脱台湾社会讨论已久的议题,其发言亦未提出新的见解或创见;而在委员会中挑三拣四谈交换,却见其黑箱手法不输“立法院”老将。更严重的是,他们在大剌剌高唱“我是台独”之际,对年轻世代的问题竟丝毫未提,让人失望。

时代 力量 民进党

上一篇: 上海回应“双城论坛”举办事宜:愿与台北市进行沟通

下一篇: 自嘲高雄像“死城” 台网友疾呼:谁来救救经济?



发表评论:
相关推荐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琪花分类网 版权所有 1.366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