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攀岩走近青少年 将成为这项新兴运动的发展方向


 发布时间:2020-10-19 19:13:22

2014巴西世界杯如火如荼地进行着,世界杯重回足球王国。在这片足球已经融入民众血液的土地上,处处都能感受到足球的魅力——无论是大街小巷还是公园社区的平地上,只要有人在的地方,就有人在踢足球。在巴西圣保罗市,记者看到一对父母带着仅仅1岁3个月大的儿子来到公园的草地上,让刚刚学会走路的孩子踢上几脚足球。而在皇宫博物馆旁边的草地上,一位妈妈在孩子踢球的时候也会偶尔来上一脚。在巴西,几乎所有的父母都会和孩子一起分享踢球的快乐。而每一个男孩子都必须拥有的玩具,也是足球。对于孩子来说,有时候不需要玩伴,自己一个人也能沉浸在足球的世界里。虽然很多时候没有像样的足球场,但只要有平坦的空地,爱踢足球的巴西人完全不会受到场地限制。可能并非人人都有一双像样的足球鞋,但是赤脚的他们可以为了足球忍受痛楚,痛并快乐着;又或许他们不能时时刻刻踢上真正的足球,但是他们可以简单地用各种材料制作一个圆球作为足球,同样享受踢球的快乐。足球,这是巴西这个足球王国最纯粹的精神存在。记者手记 拼命赚钱留给儿孙,不如亲自带他踢一场球 第一次知道巴西有个叫圣保罗的地方,还是因为车神塞纳,在这名F1有史以来最受欢迎和最成功的车手故去20周年的时候,走在他成长的地方,颇多感慨。

巴西有三个比较出名的塞纳,但另外两个踢足球的,反而不如这个玩赛车的埃尔顿·塞纳名气大。在足球王国,似乎这是很不合情理的事情;但实际上,巴西不单单是足球王国,她更是体育大国。这个国家在足球、排球、篮球、柔道、田径、帆船等等奥运会常设项目上都有非常不错的成绩,而在一些小众但更受年轻人喜爱的赛车、自行车、轮滑等等项目上,更是进步神速。根据2011年的数据,Esports Clube发布的一项调查报告显示,巴西人偏爱的运动分别为快速行走、足球、排球、游泳、跑步、自行车、冲浪和武术。其中,快速行走的参与度达到了47%。在圣保罗现代艺术博物馆所在的公园里面,有上千名群众聚集在那里进行各式各样的体育运动,不仅仅是足球。足球是巴西人随时随地可以进行的运动,在特定的场所中,他们更热衷于滑板、轮滑和小轮车。而巴西人的体育热情,也培育出了快速成长的体育用品市场,连带令中国外贸企业受益。一个国家的足球人口多寡,必然受限于体育人口,而体育人口的来源则在于全民体育运动。巴西政府为鼓励全民健身,无论是在城郊还是在市中心,都保留大面积的绿地,公园不会收费,而绿地上更不可能竖起“禁止踩踏”的牌子。

几年来走访多个国家,记者发现一个貌似没有内在逻辑但却很有意思的现象:但凡鼓励民众使用公共草坪的国家,必然是体育大国;而但凡是体育大国,必然是足球强国。由于世界杯期间巴西增加了很多公众假期,记者几乎每天都能看到家长带着孩子在公园的绿地上打球,一玩就是一下午。而期间,家长甚至从未从口袋里掏出手机看上一眼,只专注于天伦之乐。既增加了亲子关系,也让孩子养成亲近自然、热爱运动的习惯。我想,给孩子留下再多的财富,总不如给他一个强健的体魄、坚毅的精神和独立的人格更为重要吧? 在看世界杯的球迷朋友们,在痛骂国足的同时,是不是也应该想一下,自己有没有身体力行给孩子留下一生中最宝贵的财富:亲情、体格、个性? 走在巴西的街头,记者深深地感受到,成为一个体育赛事的强国没有什么了不起的,而成为一个体育大国才是真正造福百姓、利在子孙的大事业,也是实现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的重要精神内核。社会和个人,每人都有一份责任在其中。信息时报特派记者白云 发于巴西圣保罗 □专题文、图 信息时报特派巴西记者 陆明杰。

在涌现出郑洁、李娜等一流的网球选手后,中国网协自2008年开始,在全国十个城市举行了“明日之星”活动,旨在从中发现一些好的苗子,这项活动更被冠以“2016之旅”,用意也很明确,就是为2016年奥运会培养好的人才。近日,这项活动来到杭州,美国著名网球教练苏·伯克负责担任今年“明日之星”的辅导教练,苏·伯克女士是美国国家级著名网球教练,她曾执教WTA双打冠军丽莎·雷蒙德长达9年。但是当记者真正走入这些“明日之星”的孩子当中,才发现,所谓的“草根网球”只能是一个美好心愿,网球不是足球或者篮球,一片空旷的场地就可以赤膊上阵。即使是对于中产阶级家庭,网球也仍然是需要再三思量的教育投资;在目前的中国,也许只有富裕阶层,才能完全凭借家庭的经济实力,真正不计投入地去培养未来中国的网球明星。

“普及网球运动、重视青少年的培养是发现网球人才的基础,这不是一个因果关系——有了网球基础未必一定能出现最优秀的人才,但想有源源不断的好选手出来,则一定要有青少年网球的基础。”苏·伯克这样表达了她的观点。所以自2008年起,中国网球协会与梅塞德斯·奔驰合作,开始进行一项庞大的青少年网球普及与推广活动,每一年在全国的十个城市,走进小学、大学进行网球教学的推广,选择已经在进行网球训练的青少年,进行“明日之星”的集中培训与选拔。杭州站是此次活动的第四站,经历了前三站的观察后,苏·伯克认为,杭州站的孩子们整体素质最高,“杭州站的选手整体素质非常高,他们和美国同一年龄的小孩子应该处在同一水平线上。

”“我来这里之前,就听说浙江是中国经济较发达的地方,所以这里的小孩子应该比其他地方的更容易接触到网球运动。也有很多家长问我,他们希望自己的小孩子以后能成为一名网球运动员,问我有什么办法?我要告诉他们的是,不是每一个孩子都能成为职业运动员,除了昂贵的训练费外,天赋、自身的条件更重要些。”张雨是杭州的一名11岁男孩,6岁开始学习网球,如今家里已经为他付出了三十多万的开销,“一天练两小时,场地费用是二百,教练费用是三百,这只是很普通的,如果要带他去专业一点的培训机构,甚至出国学习,这个费用还要成倍的增长。”让张雨父母担心的并不是学习的费用,而是孩子的未来,如果一心想培养孩子成为职业选手的话,势必要放弃学业,而如果最终孩子靠打网球成不了材的话,他的未来将让人担忧,这种担忧也是很多家长担心的事情。

苏·伯克称,其实网球的这种青少年培养模式,即使在美国也是非常昂贵的。“除了教练费用,我们还有很多的比赛,必须让孩子们多参加比赛,才能提高成绩。所以家长们把孩子送到比赛地点,食宿开销再加上训练和器材,很多家庭是承受不起的,他们所能做的,也就是竭尽所能。即使在美国,一个家庭在孩子从事体育运动并准备把它当作未来事业时,也必须考虑风险问题。我见过太多孩子,他们放弃学习,追求网球梦想,但最终没有达到他们的目标。我认为这和那些追求梦想但失败的奥运选手是一样的,网球在这方面并没有什么特别。”。

攀岩 青少年 孩子

上一篇: 北京男排放手一搏:抓紧寻找默契 放低姿态去拼

下一篇: 红魔逆转莫耶斯大言不惭:我们可以与任何队竞争



发表评论:
相关推荐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琪花分类网 版权所有 0.190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