尴尬失分!沃兹尼亚奇头发缠球拍错失击球良机


 发布时间:2020-12-05 00:53:43

一次击球之后直接双膝跪地,中国金花彭帅捂着自己的胸口,由轮椅护送离开了赛场。在2014年美国网球公开赛上手感大热、刷新了自己历史最好成绩的彭帅,以如此悲情的方式提前结束了这场女单半决赛,她的对手、前世界第一沃兹尼亚奇轻松晋级决赛。这是丹麦姑娘沃兹尼亚奇生涯第5次进入大满贯四强,她曾在2009年跻身美网决赛,此后又连续两年闯入半决赛;而彭帅则是首次闯进大满贯四强,经验上比对手稍逊一筹。从两人交手记录看,彭帅也处于下风,6次对垒,彭帅1胜5负,唯一一次胜利还要追溯到2007年多伦多站。但本届美网,彭帅一直保持一盘未失,先后挑落A-拉德万斯卡和萨法诺娃这些顶尖高手,显示出绝佳手感和掌控力。今日面对前世界第一,彭帅开局并不落下风,她充分利用自己击球稳定和反手犀利的特点和对手展开周旋,一度占据上风。首盘比赛尾声阶段,纽约高温烘烤下的彭帅暴露出体能的不足,在6比5领先时惨遭回破,最终在抢七中接连失分,以6比7丢掉第一盘。彭帅在第二盘开局利用沃兹的松懈,取得2比0的领先。两人屡次的多拍相持,对选手体力要求非常高。此后,彭帅的节奏明显放缓,在艰难止住连丢4局的颓势,将比分追至3比4进入第8局时,彭帅突然抽筋,勉强坚持后症状更加加剧,最终申请医疗暂停离场进行治疗。

在观众的加油声中,彭帅重返赛场再度开战,当沃兹尼亚奇挽救3个破发点而迎来局点后,彭帅再度抽筋,一次击球之后直接双膝跪地,捂着自己的胸口,表情痛苦不堪。最终,伤心飙泪的中国金花无奈选择了退赛,必须依靠轮椅离开赛场,以如此悲情的方式结束了个人首次大满贯半决赛。虽然遗憾,但彭帅今次美网之行仍然创造了个人大满贯最佳战绩。时隔5年重返大满贯决赛舞台的沃兹将与小威和马卡洛娃间的胜者争夺美网女单冠军。(完)。

花游运动员曼妙的身材,艳丽的姿容,漂亮的发型,让人感到美不胜收,但谁又知道她们为这项运动付出的艰辛?北京时间昨天凌晨,23岁的黄雪辰为中国夺得巴塞罗那世锦赛花游单人技术自选银牌之后,这位上海姑娘和她的队友、四川姐妹花蒋文文、蒋婷婷,向记者讲述了她们鲜为人知的训练和场外生活。头发的故事 黄雪辰6岁就开始接触花样游泳,是中国队的绝对主力,在上届上海世锦赛上,她就曾夺得了单人技术自选项目的亚军。“如果说平时训练中还可以用泳帽来固定头发,到了正式比赛中就绝不能如此对付了,梳头是我们花游运动员最为繁琐的准备工作,每次都至少要花费半个小时。”黄雪辰说。通常教练员要先将队员的头发梳拢在一起用力往上拉,这是关键的一个步骤,如果头发扎得不紧,在水里做动作的时候就容易散开。然而这一“提拉”对姑娘来说却非常辛苦,“我经常感到眼睛都被吊起来了。”黄雪辰感慨道。头发扎好后就要固定,“水有浮力,碎头发很容易出来。

”小黄解释道,“即使是发胶到了水里也根本不行。现在我们发明了用果冻粉固定头发的方法,就是那种制作果冻的原料,用水搅拌后就像是藕粉、黑芝麻糊的样子,然后把它涂抹到头发上,一般在水里一个小时发型也不会变。每个人固定一次发型要用去两袋果冻粉,因此头发都是黏的,甚至还有一种臭味儿。”而赛后洗头更是一件十分头痛的事情,每次她们必须用热水将紧紧粘在一起的头发泡开,这个过程往往又是半个小时。黄雪辰说:“比赛下来,头发被这么一弄,往往断得厉害,而且还会严重脱发,整个头发都不成样子,难看极了。” 皮肤的故事 蒋文文、蒋婷婷姐妹从事花游运动至少有16年了,两人各讲述了一个皮肤的故事。姐姐文文说:“我们整天泡在泳池中,消毒液对姑娘们的皮肤有很强的侵蚀作用,一天训练完,大家经常会感到皮肤发痒。时间长了,不少队员还患上了皮炎,皮肤的油脂也完全不见了踪影。有的时候,姑娘们会请求游泳馆的管理人员不要再添加药剂,还有时大家就在下水前涂一层鱼肝油,多少起到些保护作用,但效果不大。

” 妹妹婷婷的故事是这样的:遇到室外赛的时候,每个人的皮肤都晒得黝黑,强烈的紫外线照射也会伤及娇嫩的皮肤。比如2009年的罗马世锦赛,训练和比赛都在室外,太阳光照非常强,气温通常达到40℃,大家都晒黑了,当时来自北京队的队友,号称“黑珍珠”的常思更是比别人还黑了不少。比赛时大家颜色不一样就会显得很不协调,甚至影响成绩。教练汪洁就让常思在训练时在训练服内再套一件能够覆盖全身的衣服,走在街上也要穿着,以此防止皮肤进一步晒黑。可这样常思就苦了,比队友们都要累、要热得多。常思就对汪洁说,“汪指,能不能把它脱了啊?”汪洁回答,“穿着。”常思就再也不说话了,一直老老实实穿着这件“累赘”,直到世锦赛任务结束。手机和爱情的故事 手机与青春、爱情有什么关系呢?由于备战全运会、世锦赛,训练要求严格的原因,花游队的姑娘们一天要在水中泡十个小时以上,最多时会达到13个小时,再加上陆上训练,手机不接听不打出,完全成了摆设。

每周训练六天,通常在地方队,年轻队员的手机是要交给教练员统一保管的,只有周日的时候才会回到姑娘们手中。婷婷、文文、黄雪辰尽管都是老队员,但也要每天晚上训练结束后才有资格用自己的手机。姑娘们的交友范围很窄,更没有充裕的时间。黄雪辰说,“你问问年轻队员们手机中储存过男孩子的电话号码吗,大多数人都没有哪怕是一个男孩子的联系方式。”记者问文文婷婷是这样的吗,姐妹俩回答,“我们俩倒是各有一个,是我们未婚夫的。我们俩认识他们都有十年以上的时间了。” (刘艾林)。

头发 球拍 沃兹

上一篇: [新浪彩票]陈华双色球第20064期:红球双胆11 28

下一篇: 皇马“斑马”同进欧冠四强 “小豌豆”奉献绝杀



发表评论:
相关推荐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琪花分类网 版权所有 0.32582